中國警察平均壽命短的驚人(圖)
 
玉清心
 
2010-11-7
 
【人民報消息】不久前偶然看到一則報導,說中國一線警察平均壽命為48歲,遠低於中國人72歲的平均壽命水平。也就是說,中國一線警察的平均壽命僅是中國人均壽命的三分之二。與日本、德國、法國等世界長壽國相比,中國的人均壽命業已少了10年,而警察的更短。為何中國警察的壽命這麼短?

本想對比一下外國警察的平均壽命,但在網上沒查到,不做特別專項統計,可以推斷這些國家警察的壽命趨於正常。這事要發生在德國,那還了得?別說一批人短壽三分之一,就是十分之一,早就輿論大嘩了,更況且是社會的“守護神”警察出了問題。

提起中國的短命群體,會讓中國人立時想到因輸血而感染上愛滋病、因污染而得癌症的絕症村民們。令人不曾想到是,中國警察這個有權勢的職業也進入了中國“最短命職業”的排行榜。

警察,作為一種社會職業,職能就是執法、維持治安、保護民眾生命財產。猶如國家各類公務員一樣,是國家機器的一個組成部份。近年來,隨著中國社會治安狀況日益惡化,警察隊伍在不斷擴充,有的地方警察人數已經占到當地公務員的一半。

百萬人的一個龐大職業群體,平均壽命縮短三分之一,這一現象不能不耐人尋味。為什麼偏偏中國警察成了國家機器上磨損最快的一個部件?

有報導稱,中國警察的傷亡率從上個世紀五六十年代始節節攀升,到了九十年代呈直線上升。這一說法有道理,因為這個發展趨勢正好和中國的國情吻合一致。近些年來,當局腐敗到無以復加的地步,官商勾結,不顧老百姓死活,強行占地、強力拆遷、掠奪百姓財富、迫害無辜,隨處可見。群眾稍有不滿、不配合,當局動輒就調警察暴力鎮壓。在大大小小的警民衝突中,民眾起來抗暴,“暴力襲警”時有發生。公安局被圍困,警車被掀翻,警察被暴打,手刃惡警等等。

另有報導稱,警察過早死因並非都源於暴力侵害,越來越多的癌症、心臟病和自殺,是造成高死亡率的原因。比如,2009年初,大連市南關嶺監獄100多名警察體檢,結果查出各種癌症十幾人。有人查出癌症後,當場就嚇癱了。警察們私下裏議論紛紛,個個心裏打鼓。

得病的警察,難道真的是因為職業特殊引發出的壓力過高,積勞成疾以致摧毀健康,甚至早亡?我們不妨看看警察這個職業的風險系數。

職業風險系數的大小,或許可以從工資待遇上做個評估。崗位工資的高低,依據的是多方面因素,如飛行員、空姐的高工資,是因為有高空作業的高風險在內。而中國警察的工資標準不高,低於軍隊、公務員等。與此相對照,德國、美國警察的工資福利待遇都與公務員相差不多。從工資的定位上,看不出普通警察職業(非特警)含有怎樣過高的風險。

或許,國情不同所致?都知道全美民間存有約2億多支槍,而中國老百姓有槍當屬違法,在敏感時期,連菜刀都要搞實名管制,不可謂管制不嚴。中國警察需要做的只是恫嚇老百姓,甚少動刀動槍。然而在美國這樣一個槍械泛濫的國家,每年警察非正常的死亡數字卻並不高,德國警察也是如此。

亦或者是老百姓“鬧事”的多,導致心理壓力大、心理障礙多,從而引發疾病?中國的國情是,“鬧事”的不少,但只有老百姓怕警察的份,哪有警察怕老百姓的?身為權勢群體,耀武揚威的,他們比一般老百姓活得自在。有著如此心理優勢的警察過早患上致命的惡病,的確反常。

都說中國警察最累,專家學者也說,是積勞成疾把警察累死的。為什麼累?僅舉一例。剛結束的上海世博會期間,對象馮正虎這樣的居民、被強拆的訪民、其他異議維權人士,實行24小時嚴密監控。上海調集各方警力,二人一班,白天跟隨人家購物、訪友、甚至進澡堂,夜晚找個躺椅睡在人家門口。警察如此侵犯人權,這樣的累法,怎麼說?

警察抱怨執法環境惡劣,面對太多的刁民。民眾對警察怎麼說?過去土匪在深山,現在土匪在公安。 民眾對警察怎麼看?普遍充滿了防範、躲避甚至想報復的厭煩情緒。

官民衝突,警民衝突,官員和警察都站在了民眾的對立面大打出手,這正常嗎?是和諧社會嗎?警察成了少數利益集團的打手,豈是社會的“守護神”?中共治下的社會是個反常的社會,病態的社會。對老幼婦孺也濫打濫殺的警察,自己是不是也反常、病態?很多警察時常感到內心孤獨、恐懼,總感到自己被一種無形的敵對力量所包圍,時刻處於一種莫名的緊張不安和焦躁中,而且難於疏解。

中國警察的短壽,來自於中國特色的職業病,施害者的心病,更是病入膏肓的社會病。一個欺壓百姓、放任貪官污吏、處處與民為敵的政權之下,警察又如何能健康長壽?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