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奧塞斯庫“打字機執照”與中共“實名制”
 
許茹
 
2010-10-11
 
【人民報消息】現在中國大陸特別流行實名制,不過,這在共產黨國家也不是什麼新鮮事兒。上個世紀80年代初,羅馬尼亞共產黨總書記齊奧塞斯庫頒布的《大羅馬尼亞打字機法》大概就是典型一例。

根據該法,每一個羅馬尼亞的公民、企業、事業、機關、學校等單位,凡擁有打字機必須要得到警方的許可,領取使用執照;要成為打字員也必須照此辦理,並且要將所打字的樣品同時上報。如果打字機需要修理,其使用者及其打字機都需要更新執照。任何繼承打字機的羅馬尼亞人,都必須將此上交政府當局,或尋求取得使用它的資格;如果不把打字機的鍵盤上交警方,即使損壞的打字機也不得私自處理,否則嚴加處罰。

在那個尚不知電腦為何物的時代,齊奧塞斯庫這樣做的目的,顯而易見就是要控制輿論,鉗制思想,讓所有企圖危及其安全的因素消弭於無形之中。究其根本原因,是其恐懼人民對政權的不滿。

三十年後的中國,打字機早已為電腦所取代,而3.4億的網民、210個網站和超過一億個博客更是讓謊言滿天飛的中共欲“鉗”之而後快。於是中共頒布了一項新的措施:網絡實名制。即要求任何人上網都不能匿名。據稱“實名制”是為了防止網民在網上“散布謠言”、“製造恐慌”和“惡意侵害他人名譽”等,但其目的與當年的齊奧塞斯庫並無兩樣。

而除了實行網絡實名制,中共政府還推行手機實名制,甚至在某些敏感時期連購買菜刀都要實行實名制。尤為可笑的是,今年5月,西藏拉薩市政府不僅對打字複印業營業資格進行嚴格審查,而且還推出了打字複印業主實名制度。也就是說,在複印業主接受印件時,對單位委託複印的,應依據托印單位出示的憑證,登記單位名稱、地址、經手人姓名、印件名稱及數量;個人托印的,應登記托印人的姓名、住址、身份證件編號及印件名稱。如果出現問題,公安機關除對打字複印店依法予以停業整頓或查封外,還將依法嚴肅追究複印業主的法律責任。

看來,中國人的自由是越來越少了,網絡發言要實名,購買手機要實名,連複印個東西都要登記,難道不是滑天下之大稽?這不正說明中共的恐懼心理日益加深嗎?

中共在怕什麼呢?也是,做了那麼多的壞事,能不害怕嗎?當然是害怕曾經的謊言被揭穿,害怕越來越多的人了解真相。而網絡、手機、複印機正是傳播真相的媒介。在中共看來,無論機器還是人,都只能成為替極權者歌功頌德的工具,絕不可作為民眾揭露事實真相的武器。因此只要將這樣的媒介封鎖住,就能夠達到阻止真相的目的。老百姓不知道真相,中共就可以繼續保有權力;而保有權力的中共就可以再繼續欺騙百姓。

只是中共也只是一廂情願。隨著海外破網軟件的推出,越來越多的人們還是透過“翻牆”了解了什麼是謊言,什麼是真相。可以說,網絡業已成為中共的一塊心病。

而且,共產極權者無法了解的是,人們嚮往自由的思想是永遠無法被鉗制的。即便在沒有網絡、實行《大羅馬尼亞打字機法》等嚴密封鎖措施下的羅馬尼亞也曾不乏勇敢的反抗者,如2009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來自羅馬尼亞的穆勒就拒絕與其秘密警察合作;在今天的中國,雖然中共的封鎖力度更甚於以往,但一個個勇者如高智晟、胡佳、郭泉、陳光誠、譚作人、力虹等,秉持著良知並身體力行地以自己的精神魅力感召著世人。

二十年前,齊奧塞斯庫領導下的羅馬尼亞極權統治在人民的怒吼聲中被埋葬,那麼,同樣迫害民眾的中共政權難道不會有這一天嗎?或早或遲罷了。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