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廣高鐵如何使百姓“被高速”(圖)
 
李天笑
 
2010-1-7
 
【人民報消息】中國大陸武廣高速鐵路12月26日通車後不到兩週,人們進入高鐵時代的喜悅徒然化為沮喪。

武廣高鐵號稱“世界上里程最長、速度最快、投資最大”。這對什麼都是以奧運的“最”來表示強大和崛起的中共當局來說,當然是顯示政績的機會。但對企盼交通便利的民眾來說,高票價和縮減普通列車反而使民眾在“望房興嘆”之外平添“望車興嘆”,自我解嘲為“被高速”了。

“被高速”意味著被宰。武廣高鐵票價一等座780元,二等座490元。這不僅遠遠高過普列硬座(3倍多),與機票相比也無優勢。廣州至武漢的機票平時400元左右,淡季時才300元左右,12月26日甚至降到180元。加上武廣兩頭始發點遠離市區,連同接駁的交通費用,總費用委實不菲。坐武廣線火車的人,大部份是湖北、湖南等地農民工。每逢春運,對“差錢,不差時間”的千萬農民工而言,在凜冽寒風中排幾天幾夜隊,就是為了買到一張價格便宜的火車票。高鐵上呼嘯一來回,被消費了一個月生活費,這一刀宰的不為不痛。

“被高速”也意味著被剝奪乘車選擇權。高鐵開通後,武廣線上13對短途普通列車將停運。同時,武漢至廣州、武漢至深圳、武漢至長沙的所有點對點列車也或將漸次面臨停運。這明顯是利用行政權力強迫買單。這意味著中低收入群體面臨要麼放棄回家過年,要麼勒緊褲腰“被高速”的兩難窘境。被宰被剝奪後體驗風馳電掣的感覺實在不好玩。

“被高速”的結果可想而知。武廣高鐵開通4天,平均乘座率不足4成。每天早8時之前和晚6時之後的車次剩餘票最多,均在1000張以上(共1200座位)。車廂裏空空如也。

這就提出了一個發人深省的命題:進入高鐵時代,並不意味著大部份中國人具備了高鐵消費的能力。高價票與民眾支付能力落差太大。這與高房價伴隨“蝸居”的情況非常相似。少數富人能坐飛機也能乘高鐵。一般民眾只能望著飛機和高鐵感嘆。2008年全國城鎮居民人均每月可支配收入只有1315元。廣州城鎮職工月平均可支配收入2109元,而武漢市則是1392元。武廣沿線許多中小城市的收入水平更低。一個在珠三角打工的年輕人為了回湖北老家過個團圓年,乘坐1068 公里高鐵來回要花980 元,等於過年前半個月甚至近一個月的工資都送給高鐵了。在美國,一張紐約到舊金山4100多公里的來回機票才$249美元,相當於一般中產階級月工資的 14分之1。相比之下,中國高鐵票價被擡得過高,而消費能力又被壓得很低。

中共抬高高鐵票價的表面理由是為了收回投資。武廣高鐵全線總投資約為1100億元。中共自說自話一定要10年收回成本。這樣一來,一年回報必須超過100億元,因此票價必須定在500元左右才能實現這個目標。

中共就這麼缺這筆錢嗎?未必。2009年中共官員公車消費支出就高達1500億到2000億元人民幣。如果加上公款吃喝和公款出國考察這三項消費,總金額高達9000億元人民幣,占國家行政開支總數的30%。可見,只要中共稍稍抑制一下揮霍,1100億元的投資很輕易地就省回來了。但腐敗和揮霍既是中共存在的條件也是目的之一,它省什麼也省不掉腐敗和揮霍。

事實上,高票價真正的原因有二。一是中共完全不顧大多數民眾的極低消費能力,在決策中根本不願多費心思考慮這一點。哪怕中共能稍稍考慮到中國老百姓的實際收入水平,更寬容一點時間收回投資,就可大大降低票價。如果把收回成本的時間延長到22年,那一年的客票收入能超過50億元,平均票價170元就能達標,但中共就是不願這麼做。

二是高鐵建設表面上是利民項目,實質上一方面通過投資讓壟斷國企集團和地方財政獲利,另一方面通過高價票劫奪民眾。本來高鐵建設並非純商業投資,是用納稅人的錢用於緩解納稅人出行難尤其是春運瓶頸問題,帶有強烈民生意味。但在實際過程中,中共通過國家政策人為地使財富向少數大的生產機車公司和大的路基建設公司傾斜,使這些壟斷大企業接單獲利。同時,讓當地政府通過交通便利吸引投資增加財政收入和從中撈錢。好處雖然讓壟斷國企集團和中共地方官員拿去了,投資成本卻要從民眾高價購買車票中收回,而且還要周轉快。這種隱性劫奪正是中共依附和盤剝人民的實質體現。

中共發展高鐵網工程是其推動GDP粉飾非法執政的手段,也是其所謂拉動內需的亮點。08年10月中共批復的鐵路投資額2萬億元,其中在建項目(包括武廣高鐵)1.2萬億。高鐵的發展到2020 年時會達到1.8萬公里,占世界高鐵的一半。但問題在於,鐵路投資受益範圍侷限在水泥、鋼鐵、機車、地方財政等方面,對增加老百姓消費並無作用,還會擠掉醫療、教育、養老津貼等支出。老百姓覺得在醫療保險、看病、教育等沒有保障,就不會拿錢出來花在日常消費上,推動內需實際成了空話。

武廣高鐵硬件上發達國家檔次了,但事故頻出,服務仍停留在專制國家冷冰冰的面孔上。12月29日廣州北至武漢的列車因旅客在列車內吸煙引發設備故障,導致該趟列車晚點3個小時,並影響後續班次耽誤上千人。在列車停駛過程中,很多乘客很焦急,但乘務員卻一問三不知,並將乘客哄上車,鎖在車內,也不知接了哪國的軌。隨後30日又有一趟開往廣州的車因故障重返長沙,導致晚點一個多小時。除設備故障外,29日晚還發現武漢段一處高架橋下有八箱廢棄爆炸物,很可能是有意的恐嚇。這折射出在怨聲載道、幹柴烈火的中共社會,怨民可能找到了一個新的出氣口。

中共一直宣傳武廣高鐵能跑時速350公里,世界第一。其實 2005年日本“新幹線”試車時已達到時速360公里,但為了確保安全無誤仍在反覆測試。西方發達國家高鐵之所以在實際運行中速度會慢,主要由於共享現有線路、安全標準、嚴密法律等多個因素。也就是說,對民眾利益的考慮高於速度和獲利本身。這就是西方民眾不存在“被高速”的原因。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