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爾文追隨者的尷尬:不斷製造著笑話
 
紫真
 
2010-1-6
 
【人民報消息】查爾斯∙達爾文(Charles Robert Darwin,1809年2月12日-1882年4月19日),在他生前做夢也不會想到,他的一種假說竟被後世在考古學之外誇張的利用了,然而,他期待已久的證據在他200歲還沒找到,有著同樣期待的達爾文追隨者們也只能一次又一次的製造著笑話。

達爾文假說的緣起

查爾斯∙達爾文(Charles Robert Darwin,1809年2月12日-1882年4月19日),1859年出版的《物種起源》,使起源於共同祖先的演化,被認為是對自然界多樣性的一項 “重要科學解釋”。《物種起源》的假說來源於他的考察之旅,1831年12月達爾文參加了海軍艦艇小獵犬號前往南美洲從事自然調查研究工作;最初他在南美海岸調查,並多次進入南美洲西邊的加拉巴哥群島,經過太平洋到達新西蘭、澳大利亞及南非,然後又回到南美洲,直到1836年10月才回到英國。之後達爾文《人類與動物的情感表達》以及《人類由來與性擇》(又被人稱為《人類起源》),提出人類的演化與性選擇的作用。《物種起源》中提出兩個觀點。第一,他認為所有的動植物都是由較早期、較原始的形式長時間連續性的緩慢演變而來;其次,他認為生物演化是通過自然選擇而來。經過後世人不斷修訂後的說法為:地球物種並不是從來就有的,也不是永遠不變的,而是隨著自然條件的變化,從簡單到複雜、從低級到高級、從少數類型到多數類型,逐漸地變化和發展的。達爾文把人類起源的模式推測為:無脊椎動物——有脊椎動物——哺乳動物——靈長類動物——猿猴類動物——人。

然而,那個時代,並不是沒有頭腦清醒的科學家,值得一提的是,法國地質學家居維葉在達爾文之前就提出:地層中的物種都是以突發性方式出現的,沒有任何痕跡顯示進化過程。達爾文的好友、著名生物學家赫胥黎曾指出:猿不能直接進化到人類,中間缺少一個環節。但是居維葉和赫胥黎的論斷,被達爾文主義者的歡呼聲淹沒了,沒有引起人們足夠的重視。

騙子活躍的領域

1866年,德國的海克爾(Haeckel E.)提出了重演律(或稱生物發生律)的說法,認為高等生物胚胎髮育會重現該物種進化的過程。在進化論剛剛奠基的時代,重演律立即成為進化論最有利的“證據”之一。然而,隨著生物學的發展,重演律漸漸暴露出許多問題,特別是近年來的研究使得它在理論上陷入無法擺脫的危機。而且深入的實驗研究分析表明重演律沒有事實的支持。

德國人類胚胎學家布萊赫施密特(Erich Blechschmidt)所著的《人的生命之始》(The Beginnings of Human Life)一書中,以詳盡的資料證明了人的胎兒開始就都是人的結構。例如重演律認為胎兒早期出現的象魚一樣的“鰓裂”,實際是胎兒臉上的皺褶,完全是人臉的結構,被硬說成 “鰓裂”。胎兒在9毫米左右,身體下端的突起好像是尾巴,其實沒有任何尾巴的結構特徵,那是一條中空的神經管,它發育較快,向阻力小的方向生長,暫時向末端突出,很快就平復了。而且它是有重要作用的,根本就不是殘跡器官。對罕見的畸形病:毛孩和長尾巴的小孩,進化論解釋為人類祖先的特徵;要按這種邏輯,沒有大腦的畸形更多,那人的祖先就沒有大腦了?先天肢體殘缺的、多長手指、腳趾的也常見,那麼人的肢體就是從各種畸形進化來的?跳出進化論的思想框框一想,就會發現所謂的“返祖現象”只是畸形或缺陷而已,是基因病變的反映,和人類祖先聯繫在一起是沒有道理的。

英國胚胎學家李察遜,組織了十七個單位的科學家,研究了50種不同脊椎動物的胚胎及其生長過程,並且仔細觀察、記錄。並聯名在1997年8月的 Anatomy & Embryology學報上發表了他們驚人的結果:即“海克爾的胚胎”是生物學上最“著名”的騙局。

根據李察遜研究,重演律有許多疑點:例如,為了將人的胚胎畫得像魚一樣,海克爾將人胚胎的鼻子、心臟、肝臟等大部分的內臟,及手、腳的胚芽都挖掉,再加長脊椎成尾巴!他還隨意加添。例如雞的胚胎,在這時期的眼與其它動物不同。它是沒有色素的,而海克爾則將它塗黑,使它與其它動物看齊。還有,海克爾在大小比例上也隨意更改,他的伸縮性可達十倍,以增加不同胚胎的相似性。 海克爾刻意選用不同動物作為代表,卻隱瞞這些代表的種名,使人以為同綱的動物一定都是一樣的。

原來當年海克爾還在德國Jena大學任教期間,他偽造的這些假圖就已經被人揭發。李察遜為了證實這遮掩了100多年的騙局,親自到Jena大學去調查。證實海克爾當年被同事指控,海克爾不但承認偽造,並且被判有罪。所以,至今在德國的課本中找不到海克爾的圖畫。

邏輯錯誤產生的比較解剖學“證據”

嚴格的說,如果一個科學假設的證明包含了任何一點邏輯錯誤,這個假設就不能依靠這個證明上升為理論。用比較解剖學來證明進化論,形像地說就是:“如果人是猿進化來的,人和猿就會有許多相近的特徵;因為人和猿有許多相近的特徵,所以人就是猿進化來的。”

用邏輯的語言來說就是:如果一個命題為真,與其逆命題為真。然而,命題與逆命題的真假應該完全無關。這是最簡單的邏輯常識。即使,命題為真也得不出其逆命題為真。

比較解剖學證據是進化論的三大主要“證據”之一。按照比較解剖學,哺乳類中老鼠的爪子、蝙蝠的翅膀、海豚的鰭足和人的手,均有相似的骨骼結構,因此達爾文推斷它們從同一遠祖遺傳而來,只是進化過程中因為功用不同而分化出不同的外形。很顯然,用比較解剖學“證據”來論證進化論,存在邏輯上的漏洞,因為從同一祖先的假設,邏輯上可以推斷出四肢骨骼結構相似的結論,但反過來卻不一定。例如:吃米飯可以讓人吃飽,但不等於讓人吃飽一定要吃米飯。

製造笑話的古生物學家

在從猿到人的問題上,科學家們將一些化石,歸類為“古猿”、“類人猿”、“猿人”、“智人”,唯獨沒有“類人猿”。至今,尋找過渡物種“類人猿”,被列入了科學的“十大懸案”。數次宣布的人類始祖,很快就被否定了。

例如1892年發現的人和猿之間的過渡化石“嘉伯人”,是一塊猿的頭骨和相距40英尺的一根人的腿骨拼湊出來的,學術界否定了“嘉伯人”。

直到1984年“嘉伯人”才被新發現的猿人化石“露茜”代替。但後來的鑒定中,露茜同樣被大部分學者否定了,科學家已經確定了露茜是一種絕種的猿--南方古猿,和人無關。

下面是“露茜”發現者強納森(Dr. Donald Johanson)在密蘇裏大學演講時回答別人的提問。Roy Holt提問:“你發現的‘露茜’膝蓋骨離它有多遠?” 強納森勉強的回答:“大概200英尺低、2至3公里遠。” Roy Holt接著提問:“那你怎麼確定膝蓋骨屬於‘露茜’呢?” 強納森回答:“構造上相似。”這令人懷疑強納森的信譽。

6 具“始祖鳥化石”的相繼問世,轟動了世界,成為鳥類和爬行動物之間過渡物種的典範。後來鑒定出5 具是人造的,剩下的1具堅決拒絕任何鑒定。最初的"發現者" 坦白了造假的原因之一:太信仰進化論了,就造出了最有力的證據。而教科書中,對始祖鳥和露茜還是不予更正,在各種場合,它們還被利用來支持進化論,公眾也就不知真相了。

最新的笑話

1983年在德國法蘭克福梅塞爾化石遺址發現的一個化石,被奧斯陸大學自然歷史博物館科學家赫魯姆在2006年買下,並以其六歲女兒名字‘艾達’命名。學名Darwinius masillae。‘艾達’是95%完整度的4700萬年前的靈長目動物化石。‘艾達’高三英尺,體積如一隻小貓,有四隻腳和一條長尾巴。

今年5月,媒體大曝光且拍出紀錄片,許多科學家興奮得了不得,甚至有稱此為“世界第八大奇觀”,進化論“夢成真”。

然而,也有科學家質疑‘艾達’與人類的密切關係,美國科學家比德爾(Christopher Beard)說:“我認為‘艾達’與人類、猿和猴的祖先起源不是那麼密切,‘艾達’與人類都只是靈長目動物而已。‘艾達’不是人類的姑母,而是遠親,因此他們只是表面有點相似。”

紐約州的斯東尼布魯克大學的伊瑞克∙斯福特最新發表在《自然》雜誌上寫到:“我們的分析不支持‘艾達’是高級靈長目動物的祖先,如果有可能,它與狐猴更有關。” 英國泰晤士報說:“被稱為人類祖先的化石甚至不是我們的近親!”

伊瑞克∙斯福特警告說:“紀錄片對於大眾理解科學非常重要,所以科學家和媒體應該合作確保有直接的事實,並且應該有不同觀點的平衡。我認為最負責的方法是拍紀錄片應該在科學結果發表很長時間以後。”

相信達爾文追隨者今後還會繼續製造笑話,因為他們太需要進化論的證據了,然而沒有證據的假說終歸是假說,未來的人類終究會拋棄沒有證據的假說,並且未來人會認為“人類是猿猴進化來的”是人類歷史上最大的恥辱。

(正見網)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