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的圖片新聞讓人驚了兩驚(多圖)
 
戚思
 
2010-1-30
 

政府不幹好事,遭罪的是老百姓!

【人民報消息】新華網1月28日的一個圖片新聞《阿根廷遭受熱浪襲擊 部分地區突破40攝氏度》讓人驚了兩驚。

第一驚是,這個遭受熱浪襲擊的國家是「阿根廷」。

第二驚是,最高氣溫突破了40攝氏度,發布高溫「橙色警告」的,是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等地。

這個南美足球之鄉的小國,不但有世界著名的足球明星,而且有一夜揚名世界的以祭起德謨克利特之劍著稱的拉馬德里德法官。這個國家也有陰影,那就是迎合中共集權統治的政府。

三權分立但用行政干涉司法

拉馬德里德,是第一個作出逮捕江澤民裁決的法官,所付出的代價就是下達逮捕令的同時,被迫辭去法官職務。

在阿根廷法律界,今年40歲的奧克塔維•阿勞斯•德•拉馬德里德法官是位頗具實力的後起之秀。他出生在阿根廷有名的法官世家,祖父在三位總統(弗朗迪西、圭多和依利亞)執政時,都一直擔任政府法院的院長,做律師的父親也曾擔任15年刑事法庭的法官,拉馬德里德的兄弟們都是律師,當他36歲時,拉馬德里德就成了阿根廷國家級法院一名年輕的代理法官。

阿根廷是個司法獨立的國家,行政、司法、執法三權分立。但是,世界上很多三權分立的民主國家都為了經濟利益而在中共非法政權面前雙膝發軟,用行政干涉司法。


法官拉馬德里德下令逮捕江羅!
2009年12月17日,阿根廷聯邦法院刑事及懲治庭第九法庭法官拉馬德里德下令,在阿根廷境內和世界範圍,全面逮捕犯下 「群體滅絕罪」和「酷刑罪」的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和前政法委書記羅幹,押到法庭接受被控審判。

對於辭職,2010年1月9日,拉馬德里德律師在接受《新紀元》周刊的採訪時,表示既難過又高興。難過的是,他不得不離開喜愛的法官工作,離開和他相處得非常融洽的同事;高興的是,「我不用改變我做人的原則,我不需要妥協,或為了保護職位做我會後悔的事。」

2005年,羅幹訪問阿根廷前兩個多月,拉馬德里德法官才到職,根據阿根廷法律,聯邦法院的法官按照日期輪流接收案子,當天輪值的正是拉馬德里德法官。週日羅幹抵達阿根廷,週一法輪功學員就把起訴的案子上報聯邦法庭,四年後法官回憶起此事時表示:「這一切都很偶然,很多事很巧合地就發生了。」

一個嚴謹的稱職法官


秉公執法的法官拉馬德里德
他說,「作為法官,我就是按照法律制定的原則去行事,我也只能這樣做,這並不需要任何特殊的勇氣。一旦你確信你是審慎行事,並確信在專業技術上你的操作正確,就不需要任何特殊的勇氣。當然如果你知難而退,不承擔法官的責任,你就不是法官。」

「為了保證我的審判不失去客觀性,不受個人的道德標準、個人好惡、個人情緒等因素的影響,我總是盡力將司法職能獨立,我多次對(原告律師)考斯博士說,我們只要中立客觀的資訊,這就是為什麼聯合國的調查報告對我來說最合適,因為它使我保持中立,以便評估我所收集的報告中的資訊與受害人提供的資訊是否一致,或者中立的第三方資訊是否加強了受害者的申報,聯合國的報告恰恰做到了這一點。」

為了得到第一手證據,拉馬德里德法官先後親自向十九位證人進行了面對面的正規取證,由於很多證人是剛從大陸逃到美國的法輪功學員,他們在避難申請過程中無法離開美國,於是拉馬德里德在2008年5月,專程到阿根廷駐紐約的領事館內,正式會見了10位證人。

其中一位是法輪功女學員李彬,她在北京某大學教書。1999年9月,參加在北京召開的法輪大法新聞發布會,向國際媒體揭露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為此江澤民親自下達「一個都不能放過」的通緝令。不久李彬在廣州被捕。在看守所調遣處,警察和普通犯人曾用兩根高壓電棒專門電擊她的敏感部位,並使她整個後背被燒焦,大腦被電得抽搐。後經過九死一生才輾轉來到美國。

拉馬德里德法官說,「在收集證詞時,我強烈感受到這不是個別人的個別行為,這是場系統的迫害,我一直在尋找中共系統迫害法輪功的手法,一個非常清楚明確的程序。」「所有這一切結構,所有這些組織方式最讓我吃驚。雖然我們所談論的事情發生在遙遠的地方,我們沒有看到、沒有接觸到,但有大量的人在遭受酷刑,如此多的事情發生在他們身上。當你看到這背後有一個體制,一個群體性滅絕機制時,這實在令人震驚。」

經濟利益干擾司法公正

2009年12月24日,中共通過外交部發言人姜瑜對此項裁決首度作出回應,聲稱「這一裁決『破壞了』阿根廷與中國雙邊關係,要求阿根廷政府『妥善處理』這一裁決」,並稱「會按『中國的法律』對待法輪功問題。」

拉馬德里德回應說:「發言人的聲明表示他們將繼續用中共法律對待法輪功,這等於是公開承認迫害。……這樣的事情在世界任何地方都是不可想像的。」

阿根廷外交部兩次給他打電話「關心」這個案子,一次是2006年羅幹到訪被告,一次是2007年阿根廷外交部長塔亞納準備訪問中共統治的中國。拉馬德里德清楚的告訴本國政府:「小心,這有個案子,我會啟動訴訟程序,我會著手去做,這可能會給阿根廷政府帶來一點麻煩。我告訴他們:看看,這是個重要問題,而且從人權角度看也非常重要,因為阿根廷是個尊重人權的國家。」

拉馬德里德法官把案子報上去了,上級並沒有給他任何關注,也沒有人對他施加壓力。2009年12月17日,法官拉馬德里德下令,在阿根廷境內和世界範圍,全面逮捕犯下 「群體滅絕罪」和「酷刑罪」的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和前政法委書記羅幹,押到法庭接受被控審判。這一舉動給世界以及中國的正義力量極大的鼓舞和支持。

秉公執法的法官遭到誣告被迫辭職

親共的阿根廷前任總統基斯奈爾和現任女總統基斯奈爾夫人是一對夫妻檔,據內部消息,前任總統基斯奈爾與華人非法移民到阿根廷的腐敗案有關,現任女總統在維基百科中被描述為「積極鞏固政權,日前有意干預司法體制,激起國內司法業界人士強烈抵抗。」。中共裏面炸窩了,可以不影響到阿根廷的司法公正,但秉公執法的法官拉馬德里德遭到了故意的刁難和誣告,被迫辭職。

在拉馬德里德法官處理訴江羅案到了尾聲時,上面故意交給他幾個非常棘手的糾纏高層黑幕恩怨的案件。作為在腐敗「和諧」社會裡的中國人最容易理解他的難處,高層對立雙方都來打招呼,法官真是無所適從。為此,拉馬德里德對媒體說:「壓力使我在一定程度上無法繼續行使獨立的法院仲裁」。

因為這些行為沒有嚴重到要訴諸於法律,拉馬德里德法官當然沒有採取任何法律行動。於是,前任總統的親信、國會議員卡洛斯克爾指責拉馬德里德說,當他感到壓力時,就應該公開對這些施加壓力的人提出刑事指控,他沒這樣做,那就是瀆職。於是卡洛斯克爾為此對拉馬德里德法官提出「瀆職審查」。任何人都明白這是為了阻止對江羅案的順利審判。

2009年12月17日,法官拉馬德里德下令逮捕江羅,12月25日是西方最大的節日聖誕節,就在要放假過節之時,阿根廷聯邦法院突然通知拉馬德里德法官在12月30日參加一個審理他是否瀆職的傳喚會。一般對法官進行考核審查,需要給法官20個工作日的準備時間,而且需要律師幫忙整理答辯材料,但這次不但不給他準備的時間,也不許律師幫忙。

另一個對拉馬德里德法官莫須有的處罰也發生在2009年,他在審理一個刑事案件時,法庭讓警察去逮捕一個犯罪嫌疑人,此人卻拿出槍來反抗,於是警察強行逮捕了他,此人就以面癱來控告警察故意傷人。但經過法醫鑒定,認為此人說謊,他的面癱是早就有的疾病,而不是警察造成的。儘管拉馬德里德法官把這些完備的調查報告都上報了聯邦法院,但法院依然以沒有處理「警察行兇案」的瀆職來處罰他。

元旦前,拉馬德里德被迫辭職時,負責交接的人專門向他索要了訴江案的全部資料。一切都在不言中。

在談到訴江案時,辭職後的拉馬德里德說:「能支持正義,我感到欣慰。但我認為法官不應該將這看作有什麼特別的,這就是正常的法官行為,因為這是他的職責、他的工作。」

助惡為虐招致天怒


阿根廷政府助惡為虐,招致天怒!

新華網1月28日出了一個圖片新聞《阿根廷遭受熱浪襲擊 部分地區突破40攝氏度》。

報導讓人心驚:「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阿根廷全國大部分地區連日來遭受熱浪襲擊,部分地區27日的最高氣溫突破了40攝氏度。為此,布宜諾斯艾利斯等地發布高溫『橙色警告』。」

阿根廷政府助惡為虐招致天怒,離整治拉馬德里德法官不到一個月,天災就降臨了。重災區是上面所述故事的發生地阿根廷的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

老天是無形的,但天災是有形的,政府不幹好事,遭罪的是老百姓。新華網的這個圖片新聞證實了這一點。△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