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成立獨立工會 中國過渡政府稱劃時代意義
 
2009-9-4
 
【人民報消息】近日中國過渡政府發布消息表示,濟南新成立非共三大工會,召開聯席會議。其發言人唐柏橋表示,中國公民只有意識到建立強大的工會、互助會,才是他們唯一的出路,付出最小的代價,取得最大利益,是維權抗暴的必經之路。具有歷史和劃時代的意義。

大紀元記者方曉、特約記者秦越採訪報導,在中國過渡政府指導下,濟南輕騎集團、濟南出租車司機、濟南鋼鐵公司自由工會成立。濟南三大工會組織在青島舉行聯席會議,商討下一步如何協調行動以更有效的向當局施壓。在全省範圍內廣泛串聯,聯合全省的工人統一行動,壯大聲勢。聯席會議確定,下一階段成立工人自己的政黨,暫定名為“統一工人黨”。用兩年的時間把該黨發展成全國性的政黨。

唐柏橋表示,三大企業成立獨立工會,是非常可喜可賀的事情,今天工人受到大面積的壓榨和壓迫,所以他們意識到改變政治生態是他們唯一出路。在過渡政府的指導下,一步一步走向獨立工會的道路是必然的。這是有歷史和劃時代意義的一件事。過渡政府會慎重又慎重,使他們走一步贏一步,讓中共沒有反撲的機會。

唐柏橋介紹,國內企業被收購、工人遭到不公正待遇。過渡政府在兩個月前的新聞發布會上提出國內工人在維權過程中,尤其是大型企業要組建自己的工會,獨立於中共的總工會,讓工人們自主維權。濟南的三大企業獲取了一些信息,他們組織了一些非公開的工會,做一些嘗試,過渡政府認為這是比較好的嘗試,具體的情況我們希望為他們做一些保密,個人的安危我們也要為他們考慮。

唐柏橋:“在過渡政府指導下從事維權抗暴運動,他們對我們的信任,我們表示非常的感謝。現在他們在獨立自主的運作,我們不會強加任何我們的想法,我們,尊重他們所做的一切事情。過渡政府只是協助他們進行維權,不會要求他們做什麼,這是我們一貫的主張。我們建議在勢力上希望他們可以高調,但是具體的人和事情上我們建議他們低調,不要過分的暴露自己太多的情況。到很多人都參與進去之後,把整個情況公布出來。考慮到國內的高壓政策,我們也不願意就這個事情做太多評論。”

他表示,目前中國的維權形式處於非常敏感的時期,每往前走一步都非常艱難,過去很多個體維權,是無序的。個體維權達不到真正的目的——保護自身的權益。現在出現集體維權,處於初級階段,最原始的狀態——無組織的狀態,有組織的起來非常艱難。因為中共最怕群眾組織起來。公布細節還為時太早,以防中共通過我們提供的信息作為“把柄”,如果三大工會願意公布信息,我們可以轉述,我們態度、立場非常堅決,但是做法非常謹慎。

唐柏橋指出,整個中國的維權運動或著說民主化運動,已經遠遠落後於芬蘭、捷克、越南等很多共產國家,因為中共是實行高壓獨裁最嚴厲的一個政權,它不斷的鎮壓導致媒體沒有自由,組織社團結社沒有自由,連基本的言論自己都沒有,中共政府的行為在民間是無孔不入,中國也沒有民間社會,而波蘭1980年就有團結工會,直到1989年波共退出歷史舞臺,團結工會當時有上千萬成員。緬甸那麼封閉落後的國家,它的民間反抗力量都非常強壯。在中國工會是空白,除了中共的御用工會外,沒有獨立工會。

據唐柏橋透露,過渡政府在大陸的工會、政黨已有40~50個,他們被要求用化名,也不公開他們的組織有多少成員。目前是給他們一種思路,讓國內意識到這是必須要突破的一個瓶頸,必須要走的一步。我們也在借鑑西方國家民主轉型過程中的經驗,但是在中國以前沒有發生過,以非暴力的方式終結一個政權,這在過去的歷史中是沒有過的。

唐柏橋最後表示,中國的工人成立工會成為現實,迅速的發展起來,中共無法鎮壓時,就有了中國民間的政治生態,獨立於政府之外的力量,就是民間力量,公民力量,也是所講的公民社會。

中國輕騎集團有限公司是中國最早生產民用摩托車的企業,始建於1956年,現為國有特大型企業集團,是山東省重點扶持的八大企業集團之一,也是一家上市公司。輕騎集團現有職工近萬人。有些夫妻倆人及子女靠此企業為生。經過所謂的改革,由於原董事長張家嶺的胡作非為,這個超大型的企業就要破產了。

眾多的工人被無辜的解除勞動關係,生活無依無靠。令人氣憤的是職工的集資款不翼而飛,其責任人也沒有受到應有的懲罰。工人們的利益被嚴重侵犯。張家嶺是濟南市政府派到該企業的。因此濟南市政府對企業的破產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該企業原有的工會組織已經變成侵犯工人利益的幫兇。

濟南時報曾報導,輕騎集團原董事長張家嶺六罪並罰被判處無期徒刑,隨著他落馬的還包括輕騎集團副總在內的企業高管和工作人員40餘人,其中11人因參與偷稅和信用證詐騙以及挪用公款被判刑。據了解,輕騎集團窩案已經立案22起,查處44人,其中廳級幹部5人,輕騎集團高層管理人員20人,一般人員19人。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