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成立独立工会 中国过渡政府称划时代意义
 
2009-9-4
 
【人民报消息】近日中国过渡政府发布消息表示,济南新成立非共三大工会,召开联席会议。其发言人唐柏桥表示,中国公民只有意识到建立强大的工会、互助会,才是他们唯一的出路,付出最小的代价,取得最大利益,是维权抗暴的必经之路。具有历史和划时代的意义。

大纪元记者方晓、特约记者秦越采访报导,在中国过渡政府指导下,济南轻骑集团、济南出租车司机、济南钢铁公司自由工会成立。济南三大工会组织在青岛举行联席会议,商讨下一步如何协调行动以更有效的向当局施压。在全省范围内广泛串联,联合全省的工人统一行动,壮大声势。联席会议确定,下一阶段成立工人自己的政党,暂定名为“统一工人党”。用两年的时间把该党发展成全国性的政党。

唐柏桥表示,三大企业成立独立工会,是非常可喜可贺的事情,今天工人受到大面积的压榨和压迫,所以他们意识到改变政治生态是他们唯一出路。在过渡政府的指导下,一步一步走向独立工会的道路是必然的。这是有历史和划时代意义的一件事。过渡政府会慎重又慎重,使他们走一步赢一步,让中共没有反扑的机会。

唐柏桥介绍,国内企业被收购、工人遭到不公正待遇。过渡政府在两个月前的新闻发布会上提出国内工人在维权过程中,尤其是大型企业要组建自己的工会,独立于中共的总工会,让工人们自主维权。济南的三大企业获取了一些信息,他们组织了一些非公开的工会,做一些尝试,过渡政府认为这是比较好的尝试,具体的情况我们希望为他们做一些保密,个人的安危我们也要为他们考虑。

唐柏桥:“在过渡政府指导下从事维权抗暴运动,他们对我们的信任,我们表示非常的感谢。现在他们在独立自主的运作,我们不会强加任何我们的想法,我们,尊重他们所做的一切事情。过渡政府只是协助他们进行维权,不会要求他们做什么,这是我们一贯的主张。我们建议在势力上希望他们可以高调,但是具体的人和事情上我们建议他们低调,不要过分的暴露自己太多的情况。到很多人都参与进去之后,把整个情况公布出来。考虑到国内的高压政策,我们也不愿意就这个事情做太多评论。”

他表示,目前中国的维权形式处于非常敏感的时期,每往前走一步都非常艰难,过去很多个体维权,是无序的。个体维权达不到真正的目的——保护自身的权益。现在出现集体维权,处于初级阶段,最原始的状态——无组织的状态,有组织的起来非常艰难。因为中共最怕群众组织起来。公布细节还为时太早,以防中共通过我们提供的信息作为“把柄”,如果三大工会愿意公布信息,我们可以转述,我们态度、立场非常坚决,但是做法非常谨慎。

唐柏桥指出,整个中国的维权运动或着说民主化运动,已经远远落后于芬兰、捷克、越南等很多共产国家,因为中共是实行高压独裁最严厉的一个政权,它不断的镇压导致媒体没有自由,组织社团结社没有自由,连基本的言论自己都没有,中共政府的行为在民间是无孔不入,中国也没有民间社会,而波兰1980年就有团结工会,直到1989年波共退出历史舞台,团结工会当时有上千万成员。缅甸那么封闭落后的国家,它的民间反抗力量都非常强壮。在中国工会是空白,除了中共的御用工会外,没有独立工会。

据唐柏桥透露,过渡政府在大陆的工会、政党已有40~50个,他们被要求用化名,也不公开他们的组织有多少成员。目前是给他们一种思路,让国内意识到这是必须要突破的一个瓶颈,必须要走的一步。我们也在借鉴西方国家民主转型过程中的经验,但是在中国以前没有发生过,以非暴力的方式终结一个政权,这在过去的历史中是没有过的。

唐柏桥最后表示,中国的工人成立工会成为现实,迅速的发展起来,中共无法镇压时,就有了中国民间的政治生态,独立于政府之外的力量,就是民间力量,公民力量,也是所讲的公民社会。

中国轻骑集团有限公司是中国最早生产民用摩托车的企业,始建于1956年,现为国有特大型企业集团,是山东省重点扶持的八大企业集团之一,也是一家上市公司。轻骑集团现有职工近万人。有些夫妻俩人及子女靠此企业为生。经过所谓的改革,由于原董事长张家岭的胡作非为,这个超大型的企业就要破产了。

众多的工人被无辜的解除劳动关系,生活无依无靠。令人气愤的是职工的集资款不翼而飞,其责任人也没有受到应有的惩罚。工人们的利益被严重侵犯。张家岭是济南市政府派到该企业的。因此济南市政府对企业的破产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该企业原有的工会组织已经变成侵犯工人利益的帮凶。

济南时报曾报导,轻骑集团原董事长张家岭六罪并罚被判处无期徒刑,随着他落马的还包括轻骑集团副总在内的企业高管和工作人员40余人,其中11人因参与偷税和信用证诈骗以及挪用公款被判刑。据了解,轻骑集团窝案已经立案22起,查处44人,其中厅级干部5人,轻骑集团高层管理人员20人,一般人员19人。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