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報 简体版
 
劉醇逸撒謊出格欲步楊愛倫後塵(圖)
 
李天笑
 
2009年9月3日發表
 
【人民報消息】一年前楊愛倫以一襲紅衣慘敗法拉盛。劉醇逸不思楊親共之過,反而依舊緊靠中共謀求紐約市主計長職位。然始料未及的是,就在競選進入倒計時關鍵時刻,劉居然打出自打耳光的「血汗工廠」電視廣告,經其母揭穿後,成爲坊間一大笑談。

劉醇逸自詡,從74年起(其時7歲)在「血汗工廠」擔任4年紡織經理。《每日新聞》證實,劉對公衆撒了個彌天大謊,而且惡搞了其父母。72年劉醇逸一家移民美國後,劉父一直在一家日本銀行分管國際事務,直到11年後進入冠東銀行當經理。77年劉家買了58萬美元(至少相當現在200多萬美元)的房子。劉家如此富裕,根本不需要劉醇逸到「血汗工廠」幹活。

正如劉母坦承,劉在家幫母親乾點從廠裏帶回來的活,不過是掙點零用錢。這倒符合美國家庭常見的培養孩子自給自立的傳統。只可惜劉棄正趨邪,走上倚賴中共之路,辜負其母一片心。

劉醇逸編造幼年血汗工廠經歷不是頭腦發熱之舉,而是要樹立勤奮起家、用錢較真的形象。這是因爲主計長一職責任重大,集財政和審計主管大任於一身,需要有強烈責任心和對數字和事實有嚴肅態度的人擔當。主計長掌管着紐約市600億美元的政府預算和830億美元的公務員退休基金,同時負責政府合同、政府債券等。主計長雖然次於市長和公益維護官,位居第三,但民調顯示,有92%民衆認爲主計長對紐約市很重要,而只有79%民衆認爲公益維護官對紐約市很重要。

但劉在身世上造假反而弄巧成拙。劉醇逸清楚地知道要登上主計長座位,光靠中共控制的美國中文電視臺、僑報、世界日報等媒體的捧場是不夠的,還需要美國主流媒體的造勢。但美國媒體的認真與中共媒體的作假正好相反。劉醇逸未料到《每日新聞》會跟蹤覈實,並且連發文章窮追不捨,弄得劉尷尬無比。《每日新聞》一篇名爲「細節出錯,直冒冷汗」(Sweating Small Stuff)的文章恰如其分地勾畫出劉醇逸的狼狽形態。

「血汗工廠門」很可能是劉的滑鐵盧。劉的選情呈逆向直下:中立者轉向競選對手,支持者出現倒戈。SurveyUSA和ABC聯合民調顯示,「血汗工廠門」前,劉醇逸與另兩位主要競選對手凱茲和雅斯基(另一位魏普林差距較大)基本處三分天下。「血汗工廠門」後,凱茲脫穎而出。凱茲在曼哈頓和布朗士區、在較保守派、年青人、白人和西裔中與劉醇逸拉開10%以上的差距。按目前趨勢發展,劉醇逸無疑在步楊愛倫敗選的後塵。

這場主計長競選與去年楊愛倫/孟昭文的州議員競選有所不同,它不是亞裔之間的競爭;但相同之處是,兩者都反映了中共滲透和反中共滲透的對立,實質是超越族裔的親共勢力和公衆選擇的較量。

中共的滲透從根本上危害美國國家利益、選民利益和選舉原則,它用專制獨裁替代自由和民主,這就是去年法拉盛事件呈現的實質,也是FBI要嚴密監控共產黨的原因。楊愛倫敗在親共和充當中共幫兇。楊曾是劉醇逸的辦公室主任,兩人通過各種途經爲中共工作,包括保護和鼓勵中共幫兇在法拉盛行惡,以換取中共通過同鄉會等組織的財力和人力支持,這就從根本上危害了從臺灣、香港和大陸來的多數選民的利益,並危害美國國家安全,所以法拉盛民衆要將劉和楊同時呈報美國司法部備案。

「血汗工廠門」也說明劉醇逸的無誠信。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當劉醇逸按照中共旨意做事時,其行事規則也趨同於中共。他不但會褻瀆民主選舉,也會濫用公共權力。當劉醇逸與中共領館和社團打成一片時,他自然就嫺熟地學會了「憶苦思甜」、造假和各種潛規則。

如果劉醇逸僅僅一如慣常地在麥克風前說說大話,也許還不至於弄到自毀前途的地步。壞就壞在劉醇逸咬上了中共的誘餌,成了中共代理人。當劉藉助中共勢力籌到大筆款項(中新網宣佈劉個人籌款311萬美元,遠遠高出其他候選人)時,劉醇逸不但註定在選後要報答中共而不是報答選民,而且甚至現在就忘了還有說謊打草稿的必要。

但選民卻恰恰是要根據候選人的道德操守和誠信來投票的。政治人物可以開出很多支票,但能否兌現要到執政以後才能看出來。在這種情況下,候選人競選中表露的品行就是一塊試金石。對跟着中共忘乎所以的人,這一票是不值得投的。

從更深層看,阻止劉醇逸幹更大的蠢事和壞事,於國、於民、於己、於劉都有好處。

 
分享:
 
人氣:19,250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捐款和支持!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