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鋼事件說明了什麼?
 
2009-8-7
 
【人民報消息】海外著名政論作家胡平在《中國人權雙周刊》第5期發表文章“通鋼事件說明了什麼?”說,吉林通鋼國企改制,引發工人激烈抗爭,民企高管被工人活活打死。消息傳出,多數線民竟然拍手稱快。中共地方當局驚恐之余,急忙收回成命。到目前為止,還沒有工人被捕,不過中共當局已經放出硬話。事態仍在繼續發展中。

文章說,其實,自從國企改制以來,類似的衝突就沒斷過。這次通鋼事件之所以引人注目,是因為出了人命,不是死了工人,而是死了民企高管,不是被個別人悄悄打死的,而是在中共官員和警察都在場的情況下,被一大群工人在光天化日之下活活打死的。這表明,工人對所謂改制是多麼的不滿,對採取所謂合法鬥爭又是多麼的絕望。

正像很多人指出的那樣,發生此類衝突的根本原因是,在國企改制中,工人被剝奪了參與權。很多人主張應該允許工人組織自己的工會,加強其集體談判的能力。不過依我之見,這種建議被中共當局採納的可能性微乎其微。道理很簡單,如果工人的談判能力加強了,官員們在改革中能撈取的油水就減少了。更要命的是,過去十幾年來的國企改制,都是靠著剝奪工人參與權來推行的,有幾個工人服氣?如果工人有了自己的工會,一定會要求推倒重來。再說,允許成立工會,那農會呢?其他各種獨立社團呢?

所以,在通鋼事件後,我以為中共當局不會改弦更張,充其量做一點微調。

文章說,唯有穿鞋的人最清楚鞋子在哪裏夾腳。對於中國的經濟改革,自稱“刁民”的長沙下崗工人陳洪早就講得很清楚。他說:現在的改革早已蛻化變質,成了偽改革,所以工人強烈反對。陳洪說:“對我們而言,改革意味著失業下崗,改革意味著我們昨天創造的財富和已有的福利被剝奪,意味著我們的生活負擔在加重,意味著權貴和富人們對公共財產和國有財產的瓜分與掠奪。這種‘偽改革’,我們憑什麼要歡迎?”是的,共產主義行不通,計劃經濟是該改革,要改革就要付代價。但是,“計劃經濟不是我們所創造,共產主義也不是我們的發明”。陳洪理直氣壯地質問當權者:“你們作為我們命運的主宰者就不應為你們昨天和今天的錯誤和失誤,負起你們應有的責任嗎?”問題就在這裏:共產主義和計劃經濟都是你們共產黨搞起來的,因此你們共產黨應該為自己的錯誤承擔責任。要付代價,首先就要讓中共付代價。要下崗,首先就應該讓中共下崗。憑什麼要老百姓做犧牲?

這次通鋼事件再一次揭示出我們早就指出過的一個問題,那就是,中共的經濟改革,不論它看上去取得了多少令人眼花繚亂的成就,但是它從根本上不具合法性。所謂改革,無非是第二次搶劫而已(第一次搶劫是共產革命)。今年是中共建政60周年。中共正在準備大張旗鼓地慶祝。據說,有一個由二十幾個中共將軍的後代組成的合唱團正在大唱所謂革命歌曲,歌詞是“父親開創的事業,我們來繼承”(這句歌詞簡直就是照抄文革時江青改過的血統論對聯“老子革命兒接班”)。然而,這“開創的事業”是什麼呢?還能叫無產階級解放事業嗎?說“父親搶來的權力,我們來繼承”不是更準確得多嗎?

現在有不少人說,你們不要還反共了,今天的共產黨已經不是昨天的共產黨了,他們已經改好了,已經不共產了。然而正像我曾經講過的:共產黨先是以革命的名義,用極其血腥的手段,消滅整整幾代經濟精英,把全中國人民的私產統統變成所謂公產;然後又以改革的名義,在國家暴力的保護下,把屬於全體人民的公產變成官員自己的私產。兩件相反的壞事,居然讓同一個黨在五十多年的時間裏全做了。假如說今日中國的經濟發展堪稱奇蹟,如陳洪說,那正是憑藉著這種“野蠻的力量”。當你為這樣的“奇蹟”叫好時,你就已經把人權人道,公平正義都踩到腳底了。

接下來中國還會發生什麼?這應是我們思考通鋼事件的意義。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