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光裕──中國改革三十年的典型代表(圖)
 
王靜雯
 
2009-3-17
 

黃光裕被江奪走國美老板的全部財產!
【人民報消息】從一個貧窮的農村孩子一步步成為中國首富,有人說,假如沒有遭到拘留審查,黃光裕可謂中國改革開放三十年的最佳代言人。其實,黃光裕從首富一夕淪為階下囚的命運,使他更有資格成為中國改革三十年的典型代表人物。

二月二十日,一向低調的中國地產大老、合生創展的老板朱孟依,因黃光裕一案而成為媒體焦點。有消息說,朱孟依“因牽涉公安部部長助理鄭少東案(黃光裕案)已被限制出境一個多星期。員工在中國新年放假回來,居然連老板都找不到了,也不知道自己應該何去何從,公司上下人心惶惶。”也有消息說朱孟依已逃離中國,有的說他在東莞配合有關部門調查。朱孟依二零零五年以十四點三億美金的個人財產名列福布斯中國富豪榜第二,二零零八年以兩百億人民幣位居胡潤百富榜第十。朱孟依的受牽連,再度讓中國首富黃光裕的命運成為熱門話題。

有人說,假如沒有三個多月前至今的被拘留審查,黃光裕應該是中國改革開放三十年的最佳代言人。他從一個貧窮的農村孩子一步步成長為中國最著名的民營企業家,其創辦的國美電器在大陸和港澳三百多個城市擁有一千三百家門店,員工近三十萬人,每年上繳稅收二十多億人民幣。而他本人在二零零四、二零零五、二零零八年蟬聯胡潤中國百富榜榜首,個人資產至少四百三十億元。

其實,黃光裕因涉嫌犯下行賄高官、操縱股價,偷稅漏稅等一系列“中國企業家的原罪”,使他更有資格成為中國改革三十年的代表人物和典型象徵,其落馬的命運也更具中國特色。當黃光裕在三十五歲第一次當選中國首富時,有記者曾問他這個頭銜是否花錢買來的,黃聽後哈哈大笑:“我煩死胡潤了,還給他錢?他的這個榜就是個‘ 通緝令’,誰上誰倒楣!”不曾想一語成讖。

倒賣小電器淘來第一桶金

黃光裕原名黃俊烈,他和哥哥黃俊欽可謂中國當今難得的奇人之一。一九六九年六月二十四日出生在廣東汕頭農村的黃光裕,從小跟隨母親信天主教。一九八五年,十六歲的黃光裕便跟著十九歲的黃俊欽開始出來闖蕩了。兄弟倆最早的生意是倒賣小電器,兩人背著裝滿收音機、電子表的大旅行袋,從廣東“投機倒把”賣到內蒙古。一次在呼和浩特,黃俊欽為保護朋友被警察抓了,上千元的貨被沒收,人也被扣押了。

想不到這事成了黃家兄弟的轉折點。事後兩人和朋友合作辦了一個無線電工廠,生產擴音器之類的產品,兩三年下來賺了不少錢。後來兩人覺得北京發展前途更大,於是來到北京做買賣。一九八七年一月一日,珠市口一家面積不足一百平方米的電器店,第一次掛出了“國美電器”的招牌。

黃俊欽比首富更有錢

做生意之余,黃俊欽通過自學掌握了高深的無線電技術和計算機知識。一九八八年國美開始使用電腦收款,這在當時非常罕見,而且電腦程式還是黃俊欽自己編寫的。一九九三年兩兄弟分家,黃光裕留守國美電器,而黃俊欽轉行做房地產並創辦了新恒基集團。

不久黃俊欽以罕見的低調在房地產業急速擴張,相繼開發了新恒基國際大廈、北京靜安中心、鵬潤大廈(後轉讓給黃光裕)等眾多物業。除此之外,他還涉及生物醫藥和網絡通信等領域,並於二零零二年收購了上市公司“山東金泰”。黃俊欽屬於那種幹一行鉆一行的“技術迷”。在蓋鵬潤大廈時他已學會建築設計,並親自上馬操刀,設計出更能節省空間的房屋。二零零零年黃俊欽以五十五億的資產位居胡潤百富榜的第十三名。據黃光裕透露,黃俊欽比他有錢,“只不過他沒有上市罷了,他的產業的價值是難以估量的。”

國美電器:中國的沃爾瑪

由於國美的出現,全中國老百姓能更方便的買到便宜優質的國產電器了。國美在經營之初便開創了很多業內先河:一九九零年首創“包銷”制,一九九一年率先在《北京晚報》中刊登商品報價廣告,一九九三年開始在北京地區開設多家店鋪,一九九六年由單純經營進口商品開始轉向以國產與合資品牌為主,一九九九年開始向全國擴張。二零零四年當胡潤把黃光裕評為首富時,他曾自豪的以為自己找出了中國的山姆·沃爾頓(沃爾瑪超市的創始人,以低價銷售聞名於世)。

二零零四年二月二十四日,家電行業有史以來規模最大、規格最高的一次峰會——“國美全球戰略合作高峰會”在北京召開。中外家電巨頭一呼百應會聚京城,以致於僅主持人介紹來賓就用掉了整整二十分鐘。會上黃光裕態度鮮明地說:“如今廠家、商家誰想把誰擠垮、誰想把誰控制在手心之中,可能性都是不大的。所以我們應該更多加強互信和真誠度。其實咱們誰也離不了誰,況且你若拿我黃光裕平衡我的對手,我就有辦法去平衡你的對手。”一席話說得場上場下鴉雀無聲。

據家電廠家介紹,黃光裕殺價那個狠啊,讓人簡直恨不得咬他幾口,但由於在供過於求的大環境壓迫,廠家又不得不依靠國美來銷售他們的產品,於是國美以超乎尋常的低價直接從廠家拿貨,再以比平均市場低 10~15%的價格賣給消費者,於是國美迅速發展起來。二零零六年美國《時代》雜誌評選他為“對世界最有影響的一百個人”,和他同時當選的還有中國總理溫家寶。

在企業內部管理上,黃光裕也一直努力建立完整的現代化管理體系,國美也是率先使用ERP管理系統的企業,早在一九九八年國美就出臺《國美經營管理手冊》,手冊從最初的一百多頁發展到今天的一千多頁,哪怕一個細小的“貨品擺放整齊”都嚴格定義了什麼才算整齊。這套手冊跟沃爾瑪的管理手冊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借殼上市香港 七點五億換回八十億

但真正使黃光裕發大財的卻不是國美的實業,而是在金融業裡的淌渾水。二零零零年黃光裕結識了香港資本市場上有名的“殼王”、潮汕同鄉詹培忠。正是與詹的合作,使黃光裕開始進入資本海洋,讓自己的財富井噴,也為日後的淪落埋下了伏筆。

二零零二年二月,詹培忠旗下的香港上市公司“京華自動化”發布公告,增發十三點五億股新股,每股零點一元,黃光裕名下的BVI公司Shining Crown現金認購了所有新股。四個多月後,“京華自動化”更名為“中國鵬潤”,其主要業務便是收購黃光裕位於北京朝陽區西壩河北里七號院的物業項目。在買殼過程中,黃光裕不僅獲得了對上市公司的絕對控制權,還通過上市公司的現金支付以及股權轉讓實現了部份套現,玩出了“左手倒右手”的遊戲。

二零零三年初,黃光裕重組國美電器,將北京、天津、濟南、廣州、重慶等地共十八家子公司九十四家門店置入,由其全資公司北京鵬潤億福持有國美電器65%的股份,黃個人直接持有剩餘35%的股份。二零零四年四月,鵬潤億福又把所持國美電器股權全部出售給了BVI公司Ocean Town(由黃光裕通過Gome Hodings全資持有)。二零零四年六月七日,中國鵬潤發布公告,其於六月三日通過全資控股子公司購買了Ocean Town100%的權益,其唯一資產便是國美電器65%的股權。

在這一連串眼花撩亂的資本運作背後,黃光裕的目的十分清楚:透過香港發達的資本市場盡可能地將國美電器這一最優資產發揮最大作用,同時利用二級市場,通過幾次減持,為自己成功套現。二零零四年國美電器在香港借殼上市成功,黃光裕以七點五億元的投入,拿回了市值八十余億元的上市公司,騰挪過程中還套現了二十五億元現金。二零零四年三十五歲的黃光裕以一百零五億元的個人資產成為當年的胡榜首富。

黃光裕的七大罪過

從那以後黃光裕嘗到了金融獲利的甜頭,並把主要精力用在資本運作上,他不斷重覆這樣一個循環:買入資產→買入殼資源→把經過包裝的資產注入殼資源→增值後套現→用套得的現金繼續買資產、買殼資源、包裝資產、注入套現……到二零零八年十月胡潤百富榜揭曉時,黃光裕以四百三十億的財富第三次名列首富。

黃光裕“一有機會就出擊”、“三分把握就做”、“要做就做到最大”等經典話語,反映了他少年牛犢不怕虎的精神,也體現了他那種凡事無不用其極的淩厲風格。他因對家電廠家駭人聽聞的大絞殺而博得“價格屠夫”的別名,他還故意長期拖欠廠家貨款,蠻橫的霸占別人的錢為自己玩資本遊戲牟福利。當黃光裕被調查時,美的與小天鵝在國美的帳款超過兩億,ST科龍近九千萬,深康佳約七千五百萬。

早在二零零六年六月,北京當局就對黃氏兄弟涉嫌十三億違規貸款進行調查。貸款行是中國銀行北京分行。隨著原北京中行行長牛忠光因貪污受賄被逮捕,黃俊欽也一度進入公安部監控範圍,而黃光裕的夫人杜鵑此前就在北京中行工作。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黃氏兄弟再次被調查。據大陸媒體報導,黃光裕涉嫌犯有七宗罪,包括操縱股價、個人資產來路不明(據說他擁有七百億個人資產,而非胡潤所列出的四百三十億,不少資產還被秘密的轉移到了海外)、洗錢、行賄、空殼上市、偷稅、漏稅等指控。據說案情異常複雜,牽扯面很大很廣。

去年十一月據大陸證監會表示,黃光裕在“三聯商社、中關村股票異常交易”案件中有重大違法違規嫌疑,涉及金額巨大,然而民間流傳的是,黃氏兄弟操控最厲害的並不是中關村,而是號稱“二零零七年最牛股票”的*ST金泰(600385.SH)。黃俊欽讓自己掌控的這支“妖股”連續拉出了四十二個漲停板,股價最高沖至 26.58元,而瘋狂之後又迅速跌至2.31元,前後相差十多倍。一個叫劉芳的散戶一下凈賺六千萬,有人說劉芳的背後就是黃光裕。

十一月大陸媒體還報導說,黃光裕曾花巨資行賄商務部前官員,目的是為國美電器在港上市時繞開國家相關規定。在“商務部外資審批窩案”中,除商務部條法司巡視員郭京毅、外資司前副司長鄧湛、工商總局外企註冊局副局長劉偉等被拘留外,還涉及更高級別的官員,是個龐雜的政商關係網。由於借殼上市導致大量國內資金外逃,甚至部份國有資產外流。有消息說,黃光裕的案件是溫家寶點頭要抓的。

據新華社今年一月十九日報導,公安部在偵辦黃光裕經濟案件中還發現公安部部長助理、經濟犯罪偵察局局長鄭少東、公安部經濟犯罪偵察局副局長兼北京直屬總隊總隊長相懷珠也存在違紀違法嫌疑,目前鄭、相二人因受賄而被“雙規”審查。

富豪榜成了囚犯榜

有人說中國的首富榜就是中共的打壓榜、監獄的囚犯榜。從中國最知名的廠長步鑫生,到著名改革人物馬勝利,大丘莊莊主禹作敏,德隆系掌門人唐萬新,科林格爾的顧雛軍,南德一代奇才牟其中、腰纏百億的農民楊斌、紅樓主人賴昌星、房地產大亨周正毅、東莞的萬平,還有被離奇處死的億萬富翁袁寶憬三兄弟等,中國富豪的命運都很悲慘。

除此之外,還有愛多集團胡志標、健力寶集團李經緯、托普集團宋如華、大午集團孫大午、伊利集團鄭俊、百聯董事長薛全榮、石油商會會長龔家龍、物美董事長張文中等,成為富豪本來是很多人夢寐以求的理想,但在中國,一旦富豪榜上有名就意味著加入了“高危人群”,各類曝光調查接踵而來,接下來往往就是“證據確鑿”的犯罪事實大揭底。

於是有人提出“中國企業家的原罪”這個全球僅有的中國現象。原罪(Original sin)一詞來自基督教,指人類生而俱來、洗脫不掉的罪行,這裏借用來表示,凡是能在中國做企業成功的人,創業初期都有犯罪行為,如果他遵守法律、按部就班的經營,在高稅收、嚴管制的大環境下是不可能成功的,他不犯下原罪,就不可能有今天的成功。那麼高的稅收,嚴格交稅後基本上就等於白幹。

聯想集團算是中國最優秀的民營企業,但其創始人柳傳志在公開場合表示,聯想早期也曾搞過走私和商業賄賂,希望集團劉永行兄弟也坦承早期曾在飼料中“摻水”……

中共體制的原罪

最常見的原罪就是賄賂官員。有人說,哪個企業沒有被當地政府“欺負”過?要避免官家欺負,最好的辦法就是“朝中有人”。特別是在權力高於一切的專制社會,要獲得批文、特許,在商場上占據優勢,企業家“被迫”通過收買官員來收買法律,用錢來鋪平企業發展道路。有網友調侃說,中國官員十個有九個都該拖出來槍斃,但由於官官相護,真正落馬者卻很少,只有少數在內鬥中成為了替罪羊,而沒有權力保護的商人就慘了,只要得罪任何一個官員,就可能“吃不了兜著走”。

有人說,先富起來的那一批人,除了95%以上的高幹子弟外,其他平民出身者,“不是在獄中,就是在前往獄中的路上”,民營企業家只要毫無收斂地走得太快,馬上就可能被帶上腳鐐。因為中國社會實質是中共的家天下,中共匪徒占據的國寨,當然容不下他人來風光。中共制度性的壓榨百姓,使民營企業成了“後娘養的孩子 ”,先天條件不足,就容易走上邪道。

也有人為黃光裕鳴不平,因為像他那樣幹的人比比皆是,只因他是個平民,不像那些太子黨有權有勢,一旦撞上槍口就成了替罪羊。也有人說,在中國誰都不安全,連黨總書記、國家主席都難逃厄運,其他人就更是生活在前途未卜的不安和焦慮中。

在西方民主國家,市場經濟充分發育,法律監督機制健全,資本無須也很少依附權力。而在中國是“先政治後經濟”,市場經濟不是自然發育的,而是政客在規定的極其狹窄的空間中展開,於是巨大的權力迷宮成了企業家的陷阱。由此可見,中國企業家的原罪,本質上是權力的原罪,是官家市場化的原罪。是中共體制的原罪導致了企業家的犯罪。

──轉自111期《新紀元周刊》


***************************************************************

看神韻藝術團美麗的動態圖片

神韻藝術團全球巡演時間表及購票全信息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