阻止黑势力渗透 中共红人纽约选举受挫(图)
 
2009-8-29
 
【人民报消息】正在紧锣密鼓中的9月15日纽约市公职初选,因有多个华裔和韩裔参选人角逐市议员、主审计长等职位,而为华人所瞩目。就在参选人争相造势,为出线参加11月的大选时,被亲共媒体力捧的中领馆座上客、纽约市主计长候选人刘醇逸又爆出“血汗工厂门”的造假丑闻,成民众关注焦点。
  
大纪元记者李佳综合报导,自去年中共操纵海外特务及帮凶在法拉盛发动攻击退党服务中心的事件后,中共在海外经营多年的特务网络曝光,中共在美国政界收买的代言人——前州议员杨爱伦和现任市议员刘醇逸——也浮出台面。这次竞选冲刺阶段,中共控制的美国中文电视台、侨报、世界日报等媒体为刘醇逸助选、造声势。
  
刘醇逸竞选的市主计长,在纽约这个国际大都会的市府公职排序上,仅次于市长、公益倡导人,位居第三,掌握着审计市府各部门预算和经费运用的实权,起协助市府运转,监督平衡市长权利的作用。法拉盛居民称,刘醇逸在竞选广告上撒谎,与去年败选的杨爱伦一样毫无诚信,不合适担当主计长之要职。
  
纽约每日新闻:不诚实者不可担任主计长
  
英文媒体“纽约每日新闻”针对刘醇逸的竞选广告不实之处曾有三次报导,第一次指出,刘醇逸把揭发大都会运输署假帐的事都归功自己,第二次指刘醇逸兜售幼年血汗工厂经历不实,第三次强调刘醇逸的移民经历与事实不符,指出刘父当年并非贫穷新移民,低层的小职员,而是银行主管,其父后来成为冠东银行总经理,并在2001年时因欺诈罪被定罪。
  
“纽约每日新闻”在2001年刘醇逸参选市议员时,就对刘父涉入前冠东银行弊案进行整页报导,并质疑刘醇逸的竞选捐款来源与该银行员工有关。“纽约每日新闻”的社论表示主计长掌管数额巨大基金,不能由不诚实的人担任。

刘醇逸的“血汗工厂门”遭父母穿帮
  
8月23日“纽约每日新闻”报导,刘醇逸新近在电视竞选广告中描述他在美国的苦难童年:“他5岁来到这个国度,7岁就不得不到血汗工厂打工挣面包”、“血汗工厂的经历教会他计较每一分钱的必要性”。
  
更为离奇的是刘醇逸对媒体说:“自己在1974年到1978年在皇后区的这家针织厂担任纺织经理。”并信誓旦旦的在最近的竞选演说中说:“我有切身体验为什么叫它血汗工厂。”
  
“35年前,我跟妈妈在血汗工厂的厂房里和家里打工……对我,这并不是丢脸的往事……我曾发誓要曝光血汗工厂和摧毁这个体系,我现在仍然坚持。”刘醇逸说。
  
这个煽情的竞选广告片被他的支持者大加渲染,却不幸被其父母揭穿。

“纽约每日新闻”记者随后在采访刘的父母时,他们道出了刘醇逸的“童工”真相。69岁的刘母自己并没在刘所诉的“血汗工厂”呆过,她说:“我也就是去厂里领取材料带回家来做,因为我得照顾孩子们。”当然,孩子们这里自然也包括刘醇逸。73岁的刘父说得更直接:“当时,刘醇逸在纺机上每织一个球可得25美分,但这只是刘醇逸的零花钱,用奖励零花钱的方式鼓励孩子们参加劳动。”
  
这个动人的电视竞选广告原来是虚假伪劣作品。42岁的刘醇逸在过去曾三次竞选主计长而未遂,都从没提到过自己童年在美国血汗工厂打工的经历,媒体也查不到他以前有过此“惨痛”经历的相关报导。
  
“血汗工厂门”的造假经历被媒体曝光后,刘醇逸在“星岛日报”发表的一份书面声明中表示,该记者要求采访他妈妈谈谈他的童年,他就同意了,没想到记者原来“另有所图”。他狡辩称,血汗工厂并不是都像好莱坞影片中演的那样是一个工作坊中很多流水在线的工人整齐的列成一排,一些血汗工厂中工人可以在家做工,血汗工厂雇用海外童工的情况也并不少见。
  
美国价值守护同盟主席卞和祥表示,他推算了一下,刚步入学龄才7岁的刘醇逸竟然可以违反美国法律不上学,而到所谓的“血汗工厂”去担任“血汗经理”,长达四年,从7岁干到11岁?“他所谓的‘切身体验’恐怕是时空倒错。”
  
卞和祥说,上个世纪七十到八十年代的美国,生产技术已十分先进,刘所谓的“血汗工厂”是违反法律之举,不可能存在。卞和祥讽刺的表示,这是刘醇逸在中共大陆享受豪华招待后,参观东莞血汗工厂时的深刻记忆,之所以张冠李戴,绝非偶然,而是他一贯地亲共仇美立场的大暴露。
  
卞和祥分析,刘醇逸的这个虚假伪劣竞选广告,将70-80年代美国丑化成一个榨取学龄童工的残忍世界,这是对美国文明企业制度和人道教育制度的污蔑;这种行径与他目前污蔑美国政府是恐怖主义,为中共用于针对美国的“神五”军用飞行器发射主动上门道贺送匾等亲共反美行为一脉相承。
  
卞和祥表示,每个人支持某个参选人,都是希望他当选后,能为自己带来利益,这无可厚非。但如果支持一个亲共的人上去,这个亲共者只会为自己的利益、为其主子中共服务。




在法拉盛仇恨事件中,刘醇逸在亲共媒体上公开力挺被
纽约警方拘捕的中共帮凶,挑动仇恨。(新唐人电视截图)

“刘醇逸作为美国议员,却一直是中共媒体的明星人物”
  
刘醇逸不是简单的亲共者,而是中共长期以来在美国扶植的帮凶。中共从华人社区入手向西方社会进行渗透,并输出特务组织,在海外建立“红色根据地”。与此同时,中共还在美国上层社会收买民选官员,成为中共特务网络中的一环,以备在关键时刻出来为中共代言、服务。
  
刘醇逸作为美国民选议员,却一直是中共媒体的明星人物,中共控制的媒体长期以来用报导中共领导人的口吻和吹捧的话语来报导他。2008年7月2日晚刘醇逸参加了福建公所为他举行的筹款餐会,中共渗透并控制的美国中文电视台、《侨报》、《人民日报海外版》、《新华网》等曾广泛报导福建公所为刘筹款等相关消息。
  
中共掌控的华人会馆福建公所的“群众”要求他竞选纽约市长,刘醇逸当即表示:“社区叫我选什么,我就选什么。”法拉盛居民讽刺说:“刘议员已经是党(中共)叫干啥,就干啥!”
  
福建公所是中共掌控的外围“群众”组织,中共在全球通过设立各类海外同乡会、侨商会、海外学生学者联合会来统战海外华人和各国政治人物,发展特务、亲中人士和政治渗透。纽约福建公所为主的中共外围“群众”组织一直以来为纽约市议员刘醇逸竞选筹款,中共媒体为刘做宣传,中共近十年来在美国下赌注扶植政治代言人——刘醇逸。

中共也不忌讳和福建公所的直接领导关系。在侨报2008年5月9日社区的一篇报导就直接说,第十届福建公所全体职员在彭克玉(中共驻纽约领事)带领下宣誓就职。
  
去年5月份发生在纽约,震惊海外的法拉盛事件中。中共的帮凶和特务殴打、谩骂攻击法轮功学员的事件震惊国际。刘醇逸以及另一个帮凶杨爱伦处处出面维护那些暴徒,将警察逮捕的暴徒请到办公室,视为座上宾,却蛮横拒绝接待法轮功学员一方的控诉。此二帮凶被中共所操纵的海外中文媒体所吹捧。
  
美国价值守护同盟主席卞和祥表示,中共迫害法轮功的行为是违反了美国188号议案。188号议案的内容是全力支持法轮功反迫害,该议案在美国国会获全票通过,这在美国议案表决中少有,真正代表美国人民的意愿。而刘醇逸作为美国的民选官员却敢于违背国会决议,做中共帮凶。

张国威:很明显刘醇逸被中共收买

纽约侨领、黄埔军校校友会会长张国威表示,很明显刘醇逸被中共收买。美国国际大赦亚太分布主任库默(T Kumar)曾就法拉盛事件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纽约州两个华人议员刘醇逸、杨爱伦协助中共帮凶,却拒绝接见法轮功学员,“令人极度不安”,这样的事情发生在美国,美国政府、国务院有责任调查此事。
  
他指出,这两个人不够做议员的资格、缺乏起码的素质,“做议员就要像个做议员的样子,作为民选官员,你的门应该是向所有的人敞开的。”

“阻止中共黑势力渗透09纽约市选举”
  
早些时候,美国众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监督调查小组委员会主席、国会议员德纳·罗拉巴克(Dana Rohrabacher)抨击中共操纵和策划法拉盛事件。
  
针对纽约华裔议员刘醇逸投靠中共,在美国的自由土地上伙同中共帮凶迫害法轮功学员,他表示,这些人不仅在迫害法轮功学员,也在危害美国,不用说长期效应,就短期效应来看,已使美国受到伤害。对于中共在美国建立红色根据地、红色恐怖网络,其中包括输送特务、在美国各级政府机构收买刘醇逸和杨爱伦这样的代言人。他对大纪元记者表示,美国国会早就注意到这些情况,美国绝不能对此视若无睹,任中共危害。

罗拉巴克议员说,最基本的一点是,在美国的移民必须遵重美国的信仰自由,如果你不尊重信仰自由,不管你是刘醇逸和杨爱伦,不论你是哪个国家的后裔,都应该被驱逐出境,赶回原籍。

8月25日,法拉盛举行了主题为:“阻止中共黑势力渗透”,以及“2009纽约市选举谁最能代表亚裔利益?”的论坛。与会者提醒选民,不要只是因为是华裔或亚裔参选人,而忽视了中共的渗透。因为中共的渗透会给美国社会带来巨大的危害。他们并对此作了分析,同时也探讨了究竟什么样的参选人最能真正代表华裔和其他亚裔的利益。
  
泛亚自由守护联盟主席崔成钟表示,自己来自北韩,对共产党的凶残、杀人不眨眼的恶行非常了解,亚裔能当选政府官员当然感到骄傲,但决不是这些亲共者,呼吁阻止中共黑势力渗透09纽约市选举。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