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網文:中共官場十大潛規則的特別表達方式
 
2009-6-27
 
【人民報消息】所謂潛規則依照維基百科的定義,是指沒有正式規定,而在某些人群中被行為各方普遍遵守的規則。但在中國歷史上,往往是潛規則而非種種明文規定,在支配著現實生活的運行。

潛規則在不同時間、不同領域往往有不同稱呼,如在明清官場被稱為“官場陋規”,在現在一些行業被稱為“行規”、“規矩”,在某些場合又被稱為“不成文規定”,但也有一些規則是因為沒有道理而且瑣碎而成為潛規則。

以下是中共官場十大潛規則,用抽象的數學符號加上文字解說的特別表達方式,應該能讓讀者更清楚的認識。

(一)一把手≈土皇帝

無論地方還是部門,一把手大權獨攬,說一不二,是十足的土皇帝,比軍閥有過之而無不及,所謂“順我者昌,逆我者亡”。黑龍江綏化市原市委書記馬德不止一次公開放言:“我是一把手,我就有絕對的權力,我想提拔誰還提拔不了嗎?”在綏化,除了體委,任何位置變動沒有不經過馬德拍板同意的。河南盧氏縣原縣委書記杜保幹多次在大會上坦言:“你們要和縣委保持一致。縣委是什麼呢?縣委就是縣委書記。”可見,只要搞定了一把手,謀官職、謀工程,易如反掌。杜寶幹繼父去世,縣鄉兩級機構幾乎停止運轉,幹部們爭先恐後到杜家去吊孝。一個想升副縣職的幹部,在杜老大人的靈前哭得死去活來,旁邊的人勸也勸不住,拉也拉不起。後來杜用腳輕踢了他兩下說:“算啦,我知道啦,起來吧。”至此,這位幹部才停止表演,不久被提拔為常務副縣長。

(二)兄弟≤金錢

不要以為進入了領導的圈子,跟領導稱兄道弟了,就坐在家裏靜待升官發財。殊不知,謀官職、謀工程必須花錢去買,縱然是領導的親兄弟也不例外。但領導並非來者不拒,小禮品無所謂,收錢風險大,要收只收熟人送的。進入了領導圈子是送錢的第一步,要想謀個官職,包個工程,接下來必須送錢,而且下手一定得狠。沒錢怎麼樣?借錢、貸款也得幹,這方面的投資一本萬利。

原綏棱縣委書記李剛就是如此。李剛共投資人民幣32萬元、美元1萬元,從馬德手裏購得綏棱縣委書記一職。到李氏被捕時,被抄沒、扣押的錢款達579.9萬元,共有31本存款單和存摺。一位紀委官員接受《中國新聞周刊》採訪時曾說:“李剛送了 30幾萬,兩年內受益500多萬,收益率高達1500%。天下哪裏有這麼高利潤的行當!”

(三)權力>法律

不要迷信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也不要幻想司法公正。馬克思早就說過,法律是統治階級的工具。誰掌權,誰就是統治者,就能獲得這一工具來為其所用。河南的王帥案和內蒙古的吳保全案就是明證。所以,權力永遠大於法律。法官、檢察官膽敢不按當權者的意志辦案,輕者被免職、換人,重者甚至引來牢獄之災。湖南郴州市宜章縣安順煤礦的老板王文漢因廣東省樂昌市南嶺鐵路美光有限公司長期拖欠煤款累計達400萬元,且屢屢催債不果,只好將其告上法庭。

時任市紀委書記的曾錦春得了美光公司好處後,即指示法官審案時偏袒美光公司。王文漢得知後趕緊托人給曾錦春送去6萬元。曾錦春得錢當天,即強令此案審判長範助海立即開庭判決王文漢贏。由於此案並沒有按曾的要求審結,當王文漢再次去找曾錦春時,曾授意王文漢寫了一份針對範的檢舉材料,稱範母60大壽時,王送了600元。幾天後,紀委以此為由對範助海實施雙規。

此案更換主審法官後,很快判了下來:王文漢勝訴,獲賠170餘萬元。被告方不服,上訴到郴州市中級人民法院。隨後的二審三審,原告和被告展開了向曾錦春送錢的競賽,由於美光公司出的錢更多,判決結果越來越對王文漢不利,王文漢獲得賠償數額不斷降低。到了2004年 4月的四審,王文漢竟然徹底輸了,非但不能從美光公司討回分文拖欠的煤款,還要倒賠7萬元訴訟費,理由是王文漢“沒有主體資格”。

又如,2001年,宜章縣檢察院以貪污受賄罪逮捕了宜章縣國土局局長彭輝廣。彭輝廣案發後,其家人給曾錦春多次送錢。得錢後,曾錦春給縣檢察院副檢察長鄺茂盛打招呼,要鄺網開一面,將彭輝廣從寬發放。鑒於彭輝廣的犯罪行為極其惡劣,影響很壞,鄺茂盛權衡再三還是對其提起了公訴。法院受理後,曾錦春馬上給時任法院院長的文道值打招呼,說彭被縣檢察院刑訊逼供,要文道值按無罪釋放處理。然而,法院審查後,認定犯罪證據確鑿,最後判處彭輝廣有期徒刑13年。為了給送錢與他的彭輝廣家人一個交待,2002年春,曾錦春相繼對鄺茂盛和文道值雙規,並通過刑訊逼供,栽贓陷害,將二人投入大牢。

(四)議事≌絕密

不要相信民主集中制,也不要相信集體討論和組織決定,因為一切議事統統在絕密中進行。謀官者,事先把錢送到位,搞定了一把手。這是絕密的,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一把手首肯了,就會找黨組(常委)成員個別談話,說想安排某某人到某某位置。被談話者深知土皇帝的厲害,只好隨聲附和,落得送個順水人情。大家統一了思想,再召開黨組(常委)會,走一下集體討論和組織決定的過場。同樣,四套班子成員被上級秘密定了,之後才召開黨代會、人大會、政協會,走一下過場。

有些事情,越是大張旗鼓地宣傳公開透明,其中的貓膩往往越多。原廣西北流市長李水明在獄中接受採訪時坦承,招標、拍賣表面上是公開透明之舉,其實更容易做手腳。比如拍賣土地,謀地者事先把錢送到了位,搞定了領導,領導就讓送錢人設定對自己絕對有利的條件,最簡單的手段就是抬高準入條件,規定五天內打入的資金必須超過兩千萬元。

謀地者事先偷偷地湊足了這筆資金,可一般的企業不可能在五天之內湊夠兩千萬元,這樣就等於把其他競拍者都排除在外,自己即可以超低價獨吞所謀之地。官場議事跟洗黑錢如出一轍,走一下過場之後,即可讓黑色幽靈,披上鮮光的外衣。

(五)真話=蠢話

在官場上混的人,最忌諱講真話,一定要學會講大話、空話、假話,下功夫多背一些黃色小段子。臺上做報告要大吹特吹,把形勢說得一片大好;參會討論要大唱讚歌,誇得連主講人臉紅不好意思了才行;酒席場中勿論正事,只說灰色幽默,逗得大家越開心越好。1959年廬山會議時,各地的大躍進和人民公社已經荒唐透頂,浮誇之風更是到了令人髮指的地步,有些地方開始餓死人了。與會者中誰人不知?

可是,絕大多數與會者非但視而不見,相反卻大唱讚歌。唯獨彭德懷、黃克誠、張聞天、周小舟當眾把真相實情說出來,結果被劃成彭黃張周反黨集團,受盡屈辱,含恨而死。王帥、吳保全只因揭露當地的事情真相,遭遇跨省追捕,因言獲罪。既然連國防部長和一介草民都不能因講真話而倖免於難,至於普通官員講真話的後果也就可想而知了。所以說,講真話無異於引火燒身,是最愚蠢的行為。

(六)德才兼備≠提拔重用

官場上信奉的是厚黑學,臉皮越厚越好,心越黑越妙,這跟德才兼備正好相左。所謂厚,就是要學會在領導面前裝龜兒子,敢於認賊作父;要學會對領導歌功頌德,敢於睜眼說瞎話;要學會弄虛作假,敢於無中生有“放衛星”。所謂黑,就是只要對自己有利,可以不擇手段,什麼錢都敢吃,什麼女人都敢玩。只有這種人才會得到領導器重。馬德32歲即當上了海林縣副縣長,34歲升為縣長,35歲成為海林縣委書記,37歲出任牡丹江市副市長,可謂政績突出,是公認的德才兼備的政壇新星。

然而隨著買官賣官之風日盛,馬德的能力和政績越來越被領導漠視和淡忘,且因勤政廉政反被視為官場另類,1991年在人大差額選舉中落選,安置在省電子工業局。這次打擊對他觸動很大。經過一年多的深刻反思之後,馬德一改常態,也加入到跑官買官的隊伍,很快打通了省委組織部的關係。本著從哪跌倒就從哪爬起,1992年11月,馬德主動提出再次出任牡丹江市副市長,然後瘋狂撈錢,大把大把地往上送。1996年11月買得綏化地區行署專員一職。

1998年,時任黑龍江省委副書記(曾任省委組織部長)的韓桂芝視察松花江特大洪水時不慎摔傷。馬德立即趕到上海韓的住院點,一次性送給韓 80萬元。此後,韓、馬關係更加貼近,馬德加緊給韓送錢,韓亦積極地為馬德跑官買官穿針引線。2000年,馬德如願買得綏化市委書記一職。可見,德才兼備者如果保持本性,只有受排擠,遭冷遇,被貶職;要想被提拔重用,必須讓道德淪喪,讓才幹變成充滿邪惡、歹毒的陰謀。

(七)關係≡∞

關係的作用之大超出常人的想像,再麻煩的事情,只要有關係,立馬可以擺平。一旦有了硬的後臺關係,可以平步青雲,也可以一夜暴富。所以要學會編織自己的關係網,好比蜘蛛一樣,以點連線,再以線帶面,不斷擴大。親戚、同學、老鄉、朋友、同事是最基本的結點,領導的秘書和司機是重要的結點,高幹子弟是最核心的結點。因為高幹子弟跟紅白黑三道皆通連。

一張小小的局域網,一旦連上高幹子弟的網結後,就能跟紅白黑三道中許多重要人物的局域網連為一體,馬上變成一張大網。高幹子弟、領導的秘書和司機還是連接權貴網的結點,所以非常重要。賴昌星雖然只是一個小學三年級文化程度的晉江農民,但因為是蜘蛛精投胎,所以編織關係網特別厲害。自從1991年6月在香港註冊成立遠華國際有限公司後,他遠交近攻,上下織網,不但網羅了廈門黨政軍各界要員,而且還囊括了福建乃至北京方面的某些權威人士,以至於走私時黨和政府為其鳴鑼開道,軍警海關為其保駕護航;各級官員、各類明星他可以召之即來,揮之即去;進重要機關、入軍事要地能暢通無阻。

1999年4月20日,中央有關領導在中紀委和海關總署的上報材料上批示,下令嚴查遠華走私案。賴昌星居然比專案組負責人早6天知曉批示的內容。專案組每次作出抓捕賴昌星決定,他都能在第一時間得到消息,並輕鬆地帶領走私骨幹分子從深圳口岸秘密出關,事後口岸竟然連這些人出走的一點記錄都沒有留下。可見,織就巨大關係網的賴某神通多麼廣大啊。

(八)副職∽無職

任何一件事情,上有一把手說了算,下有部門負責人全權辦理,跟副職沒有多大關係。下級向副職匯報,那是走過場;一把手跟副職商量,那是做樣子。事情如何辦理,一把手跟主管部門的負責人早已定下調了,副職有意見又怎樣?沒意見又怎樣?副職僅僅表示一種級別,並無實職,多一個少一個無關緊要。像鐵嶺市那樣設十一個副市長、二十個副秘書長不為過,有些單位一個副職都沒有也無所謂。

所以,當副職的千萬不要把自己當做一個官,也不要以為分管什麼就真能管得住什麼,更不要標新立異背著一把手單幹。要當好副職,首先得當好附職,凡事附和一把手。其次要跟分管的部門領導打成一片,多撈些實惠。如果還想弄個一把手當一當,就得想辦法搞定上級一把手,下狠心往死裏送錢。搬運工出身的馬向東自從跟了主子張國光(1985.4~1998.1任瀋陽市委書記),即官運亨通,1985 年32歲當上了瀋陽市商業局局長,1991年任瀋陽市人民政府副秘書長兼商辦主任,1992年任市長助理,1993年任副市長。慕綏新乃清華大學的高材生。1997年2月,慕初任瀋陽市市長時很看不起粗野的馬向東。馬向東雖然有市委書記張國光作後臺,但相對於其他副市長更會當附職,極力討好、附和慕,還時常幫慕疏通跟張國光的關係,很快成了慕最鐵心的知己。

馬向東在張國光和慕綏新的幫助下,1998年1月升任常務副市長。對於分管部門的一把手,馬向東不是把他們當做下級,頤指氣使,而是跟他們稱兄道弟,有意無意地把自己跟老書記張國光聯繫在一起,強調“我們都是張省長的親信”,不時替他們接近張國光牽線搭橋。建委和財政局有錢,馬向東每次去花錢的地方總是帶上建委主任寧先傑或財政局長李經芳,就是到澳門去賭博也是如此。企業老板找馬向東幫忙弄地皮、弄工程,馬從不自作主張,總是扮演成一個中介人員,替企業老板去求書記、市長恩準,把企業老板送的錢絕大部份給書記,再一部份給市長,自己只留下極少部份享用。書記、市長答應了,或直接跟下面主管部門打招呼,或讓他以書記或市長的名義去辦理。如此一來,老板們求馬向東辦事沒有不成的。副職當到馬向東這個份上,可以翻手為雲,履手為雨,而且瀟灑快活賽過神仙,無職豈不勝有職嗎?有人說,馬向東再晚抓半年,肯定是瀋陽市市長了。

(九)造假‖造勢

官場如戰場,以正合,以奇勝。跑官買官是官場的正招,會當官的個個都能熟練運用。如何才能脫穎而出呢?最有效的招就是造假。造假雖然瞞不過當地的老百姓,但要騙得上級個別領導相信則易如反掌。為了達到以奇制勝,造假也要別出心裁,造得與眾不同。造假說白了就是演戲。

如果是爭取扶貧款,就得裝窮,把群眾演員全都化裝成衣著襤褸、蓬頭垢面,視察點選在環境惡劣、房舍破敗的地方;如果是爭先進,就得裝闊,讓群眾演員個個裝扮得容光煥發,視察點選最亮麗的地方。越是大領導來視察,越要瘋狂造假,一鳴驚人。總書記去看菜市場,事先全部清場,讓原來做生意的統統在家歇息,把政治覺悟高的幹部、軍警扮演成賣菜、賣肉的。總理希望看到糧食滿倉,那就花十幾萬到周邊縣市拉些糧來把空倉堆滿。

至於GDP、財稅、就業率、招商引資等等數字,更要瞇著眼睛瞎造。造假無異於造勢、造官。“大躍進”時期,報紙、廣播差不多天天“放衛星”。有些地方原本畝產只有幾百斤,卻報導說畝產幾千斤、幾萬斤。1958年9月18日,《人民日報》報導說:“廣西壯族自治區環江縣紅旗人民公社,成功地運用了高度並禾密植方法,獲得中稻平均畝產 130434斤10兩4錢(當時1斤為16兩)的高產新記錄。這塊高產田面積一畝零七厘五,黑壤土,二等田,共收幹谷140217斤4兩。”環江縣委書記洪華因放“衛星”有功,不久被提升為柳州地委書記。

(十)高幹子弟∈世襲貴族

常言道:龍生龍,鳳生鳳,老子好漢兒英雄。高幹子弟乃公候人家之貴種,自小環境優越,錦衣玉食,長大後更是神通廣大,能呼風喚雨。謀官也好,謀財也罷,要想辦法結交高幹子弟,把他們當成黑老大。但切忌與之過往太密。因高幹子弟享有世襲貴族的特權,大多目無法紀,風流倜儻,暴戾成性,乃真正的虎狼之輩,一旦出事,就會拿身邊的人當替罪羊。結交高幹子弟的目的,只能是為了利用他們。

陳小同不僅貪婪無比,而且蹂躪了上千如花似玉的大陸女孩,還千里迢迢從日本、香港運來日本妞、港妹供其玩樂。劉金生費盡周折巴結上陳小同後,投其所好,又送錢,又安排他和朋友們吃喝嫖賭,不久就成了陳家的常客,得陳希同提拔為延慶縣委書記。此後劉金生跟陳小同幾乎天天在一起瘋狂,為此劉還特意在京城設立了“延慶縣八達嶺特區駐京辦事處”。短短一年多的時間裏,劉從八達嶺特區調動資金 174萬元,又以出國考察為名,從縣財政要了41萬元,投到駐京辦,供其揮霍。

此外,劉還先後送給高幹子弟7輛高級轎車,其中陳小同3輛、副市長王寶森的公子1輛。他三次請陳公子出國,其中兩次到美國、一次到泰國。劉為巴結這些公子們,額外的送禮就達85萬人民幣。一時間,劉金生成了北京城裡高幹子弟們爭相結交的大哥,只可惜時運不濟,受陳案牽連而官場止步。

(讀者推薦)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