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局會議上胡錦濤來回重覆這句話
 
姜平
 
2009-5-25
 
【人民報消息】鄧玉嬌手刃淫官案讓中共的心臟成了一條直線。沒有任何一個人可以讓它重新起跳。

三淫官輪姦一位21歲的處女,這種事情在中共官場上並不鮮見,否則他們也不敢如此霸王硬上弓,如果不是一黨官被殺一黨官受傷,事情還鬧不了這麼大。

當年,朱德死後,其兩個孫子在天津淫亂不止,民憤極大,一個被槍斃。要是照這個行刑標準,連胡錦濤也得默認:現在的中共官場上剩不下幾個人。

首先被斃的就得是江澤民,江坐在人大會議主席臺上,明知道全世界的記者攝影機鏡頭都在他身上聚焦,卻控制不住的轉著頭的淫盯女服務員,禍亂中華道德;還不要說霸著宋祖英的最好時光,給陳至立、黃麗滿、李瑞英等人的丈夫數十年戴綠帽子。

前四川省委書記周永康當然必須在被槍斃之列,其多次強姦女工作人員全省都知道,這才讓江澤民放心,拉進自己家當侄女婿。為讓妻子騰地方,周派人製造了殺妻車禍。隨後,周永康低調調進北京,任公安部長,政治局委員,十七大接了羅幹的班,現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武警第一政委。

薄熙來的淫亂是祖傳的,往上就暫時赦免,不再追究了,從他爸爸薄一波開始就是個淫棍,到薄熙來就更了得,僅舉一例就夠槍斃的份兒,被咬爛乳頭的模特是當地黑社會頭子的老婆,薄熙來和黑社會頭子達到「共妻」的程度,民脂民膏就被拿出來「共產」。

到了薄刮刮(瓜瓜)這輩兒,薄熙來居然還把用贓款在英國留學的兒子的消息拿到新華網上去炫耀,一位政治局常委說:「這就是薄熙來貪贓枉法的罪證!」過了幾日,薄瓜瓜在英國的數張淫亂照片就傳的滿天飛。

這些醜聞都是高層的,儘管老百姓很氣憤,但掏國庫的錢去嫖去賭去揮霍畢竟不是眼瞅著從自己荷包裏掏錢,所以感覺上不那麼揪心。但前幾日胡斌撞死人事件和鄧玉嬌遭輪姦手刃淫官後被警方定為「故意殺人罪」就完全不同了,這些事情直接關乎老百姓的生死存亡問題。這些事情處理不好,中共立馬就能倒。問題就嚴重和危機到這種程度。

鄧玉嬌案的民間一面倒反應讓政治局幾次緊急開會研究,如何大事化小,都研究不出個好辦法來。

有人說,「無罪釋放鄧玉嬌」,遭到一些人的反對,尤其是薄熙來,反應激烈,說:「這回不殺她,以後可就開了殺戒!」

問題就在這裏:中共官場無藥可救。薄熙來也怕自己正亢奮時遇到修腳刀或是水果刀。

殺鄧貴大,如果不處置,那麼是不是就意味著江澤民、周永康和薄熙來之流的淫棍們都可以殺了白殺?是不是凡遭遇掏「槍」的流氓黨官就可以自行緊急處置,把他「就地正法」?其實這倒是一個比「八榮八恥」更立竿見影的遏止淫蕩的好辦法,殺一儆百。不過中共沒有幾人不犯此病的,這麼殺起來……「偉光正」就沒了。

這是政治局一些人傾向給鄧玉嬌治罪的立論。這是鄧貴大比朱德的孫子還金貴的根本原因。朱德的孫子只不過是死了的朱德的孫子,而黨官鄧貴大可不得了,現在中共官場有幾個人不淫亂?所以他代表的是「偉光正全體」,上至江澤民,下至農村的生產小隊長。鄧貴大碰不得的意義在這裏。

溫家寶提出一個問題讓大家思考:現在鄧玉嬌案的民間反應是絕對的一面倒,因為這個問題觸及到家家戶戶,中國13億人口誰家沒有女性?咱們也是媽生出來的,更何況還有愛人和女兒。所以,如果這個案子不被妥當處理,後果會怎麼樣?

幾次政治局會議幾乎都在重覆著同樣的話題,重覆著同樣的車軲轆話,但沒有人可以解決這個問題,怎麼解,這個結都是死的,無法左右逢圓。中共中央政治局及其常委會感到非常棘手和前所未有的危機。

最後,胡錦濤反覆說:要慎之又慎,一定要慎之又慎。△

(人民報首發)

看神韻藝術團美麗的動態圖片

神韻藝術團全球巡演時間表及購票全信息

全世界華人系列大賽全信息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