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玉嬌案黑幕“通天” 周永康罪責難逃(多圖)
 
2009-6-1
 
【人民報消息】據大紀元記者文華綜合報導,最新消息,由於全國民眾的憤怒譴責,中共擔心在六四前夕激發更大規模的群眾抗議活動,被迫在5月31日晚9點、10點半分二次發布消息,定性鄧玉嬌“防衛過度”,並同時拘留黃德忠和處分相關的中共官員。

新華社報導稱,由湖北省恩施州公安機關對“鄧玉嬌案已偵查終結”,“鄧玉嬌在遭受到黃德智、鄧貴大強迫要求陪其洗浴,被拒絕後又拉扯推搡、言詞侮辱等不法侵害的情況下,持刀將鄧貴大刺死、黃德智刺傷,其致人死傷的行為屬於防衛過當。……目前鄧玉嬌被實施監視居住。”

中共不得不退

然而中共此舉並沒有得到中國民眾的認可。網民紛紛表示,中共太陰毒了,明明是正當防衛,怎麼定性為防衛過度呢?

有人分析指出,巴東公安從一開始就想以“故意殺人”罪定性鄧玉嬌,不料事件被網絡曝光,引發全球範圍的憤怒。如今事態出現轉機,就跟前不久杭州飆車案的富家子弟被拘捕一樣,假如沒有民眾的強烈呼籲,也不會有今天的結果。這說明在強大的社會憤怒情緒下,中共不得不退。




據湖北省委官員透露,湖北省委書記羅清泉早在5月19日已全面過問鄧玉嬌案,中共湖北公安副廳長曲武曾親自在巴東展開調查,並扣審涉案者及旁觀人員。但事情在案發21天后才部份還原事實。圖為中共湖北公安副廳長曲武。大陸官方網站網絡圖片。

黑幕深層涉中共政法委

然而仔細回顧案情發展過程,人們還能看到更加深層的黑幕。此前大紀元報導曾總結了鄧玉嬌涉案人物的多層面,從第一層火線小人物鄧貴大,黃德智,鄧佳中,到第二層相關涉案人物如唐芹(夢幻城服務員),賀德江(夢幻城經理),第三層核心人物:想奸淫處女“買處”的福成礦業公司礦長周程,以及武鎮人大主任、主管招商工作的副書記鄭建。隨著案情的發展,人們看到了隱蔽更深的第四層:中共巴東政法委書記、公安局局長楊立勇以及更背後的中共政法委系統。

案發當天,巴東公安就把鄧玉嬌抓捕到了公安局,而把死者鄧貴大用來嫖娼的4000元錢,不是作為現場物證加以收集調查,反而馬上還給了鄧的妻子。對於是否有強姦等行為發生,公安沒有立即收取鄧玉嬌的胸罩、內衣等物證,反而以從她手提包中發現緩解失眠藥物為由,將其強制關押到精神病院。

巴東公安原以為這個案子就跟他們以前處理過的類似案件一樣,就這樣被私下“黑道”處理好了,沒想到這事被捅到了網絡上,激起成千上萬民眾的憤怒聲討。當地電視臺的一則誣陷報導也無意中泄漏了機密:鄧玉嬌四肢被捆綁在床上,鄧在床上哭喊著:“爸爸,他們打我……”




中共巴東政法委書記、公安局局長楊立勇。中共官方網站網絡圖片

中共巴東政法委書記、公安局長趕走了律師

隨著民眾怒潮的興起,來自北京的兩位律師主動義務為鄧玉嬌做代理。當夏霖律師收集到黃德忠涉嫌強姦的有力證據之後,巴東公安局長卻上演了一出趕走律師的鬧劇。

據當地民眾報料,“當地公安局長楊立勇讓其情婦(葉麗娟)的弟弟葉振東想辦法安排把北京來的兩個律師(鄧玉嬌原來的律師夏霖)整走。因為那兩個人“不好收拾 ”。葉並沒有直接去找鄧母。而是又派人聯繫了當地的大嘴婆張大娘。張告訴鄧母說“你想嘛。免費來的律師。哪兒有那麼安逸的事情哦?他們都是幫當官的說話。不整死你的女才怪。我有個侄兒,他有朋友是律師。你要是信的過我的話。我幫你聯繫。”鄧母問過“那要好多錢呢?”張回答說“我們都是有兒女的人了。都現在這個時候了。還說啥子錢哦?”鄧母不知就裏,就上了張的當。”

中共政法委系統是真正的黑後臺

據中國網民報料,黃德智的哥哥是湖北省人民檢察院監所檢察處副處長黃德新。有消息說,黃德新與周永康有交情。黃德智也是巴東縣委副書記鄭開廷的親戚。而巴東公安局長、政法委書記楊立勇一直竭力掩蓋鄧玉嬌案事件真相,公開接受中國媒體採訪時就為中共淫官開脫,因此引來全國上下的聲討,中國媒體上的網評幾乎都在譴責楊立勇作為中共巴東政法委書記、公安局長居然公開為罪犯包庇……

鄧玉嬌案中淫官黑後臺與中共政法委系統關係密切。不少民眾在痛恨公安歪曲事實、強姦民意的同時,也在思考一個問題:中國進行所謂司法改革已三十年了,為什麼還會出現地方公安如此肆無忌憚的瘋狂惡行呢?所謂的“依法治國”怎麼就變成了“黑社會行兇”呢?中國到底怎麼了?

知曉中共司法內幕的人都知道,目前中共政法委系統的權力泛濫,控制中共公檢法系統,因為黨要控制司法,中共政法委書記都由當地公安局長兼任,法院和檢察院權力虛設,只是中共政法委、公安局的橡皮圖章。鄧玉嬌案只是冰山一角,每天大陸各地都在發生著政法委“執法犯法”的醜劇。

各地政法委書記當公安局長 羅幹、周永康埋下的定時炸彈

據中共內部官員透露,十多年前當喬石主管政治法律系統時,中共設立了法院審判委員會,並準備進行司法獨立改革,即將檢察院、法院、公安三家分開以保證司法獨立。然而自從1999年以江澤民為首,羅幹為主要打手的中共開始鎮壓法輪功之後,為了給正當行使憲法權利的法輪功群眾定罪,中共政法委淩駕於中共現有法律之上,拋出了所謂以人大、高院不具有法律效應的司法解釋作為給法輪功學員定罪的法律依據,從而開始了長達十年的非法迫害。

為了推行對法輪功的非法鎮壓,江澤民、羅幹等人以政法委的名義,在各級成立了610小組,這個類似“文革小組”、蓋世太保的特別組織,即使從中共法律體制內來看也是違背法律的。為了鎮壓法輪功,以羅幹、周永康為首的政法委,搶占所有資源,一手遮天式的同時主管公、檢、法三部份,並規定每個地區的政法委書記兼任當地公安局長,政法委書記周永康也被江澤民在安排後事時,強行塞進了中共政治局常委,於是,羅幹、周永康之流牢牢掌控了中國的司法系統。

反過來說,目前中國發生的所有冤案,都有周永康的罪過。不少學者指出,從非法鎮壓法輪功那天開始,中共的政法委系統就強姦了中國的司法獨立,使法院淪為公安的走狗。

司法系統癱瘓 今日土匪在公安

這十年來,羅幹、周永康控制的公安局這類行政執行機構,由於沒有獨立司法的監管,權力無限膨脹,從而導致了目前中國社會具有的兩大特色:一是各地公安違法事件無法控制,激起上訪潮不斷。很多群眾大規模群體事件的發生,都跟公安的不當處理有關。2004年公安部自己都公開承認,每七分種全國各地就爆發一起大規模群體事件。有評論稱,中國如今民怨深重,這都有政法委的“功勞”。

由於沒有監管,各地公安的膽子越來越大,周永康、羅幹之流給中國社會埋下的禍根,已經到了無法挽回的局面,已經導致中國司法系統的全面破壞和大癱瘓,這樣大的國家沒有獨立的執法系統,最黑暗骯髒的事件頻頻發生。

於是出現了“過去土匪在深山,今日土匪在公安”的民眾共識,許多善良人不敢想像的事也在相繼發生。比如2004年被很多調查證實了的“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慘案,還有今日鄧玉嬌這類逼良為娼事件等,都是中共迫害法輪功的苦果。

中共鎮壓法輪功的同時將自己搞垮

近十年來,人們若是反抗,政法委系統就將此案定性為“法輪功”案件,正如中國問題專家司馬泰分析所說,一旦扣上“法輪功,或恐怖份子”的說法,中共就可不按理出牌,動用一切專政工具伺機鎮壓。據這次到野三關調查鄧玉嬌案真相的北京維權人士周莉反映,公安在當地民眾中散布謠言,說前往聲援鄧玉嬌的中國公民都是法輪功、是恐怖份子等,要鬧事云云。

中共各地公安十年一直在執行政法委下達的鎮壓法輪功的政策,即“經濟上搞跨、肉體上消滅、名譽上搞臭 ”、“打死算自殺”,只要有利益可圖,或者個人恩怨,或當地難擺平的事,或要濫用司法、動用酷刑或者採用違法手段懲治老百姓的時候,中共各級當地公安往往以“打擊法輪功”的名義立項,這樣上面就會免於追究。目前關於法輪功的問題,中共政法委已經給法院、檢察院明確指示“任何情況發生都不可判法輪功無罪”。

中共對法輪功的鎮壓滋生了政法委這個毒瘤的瘋長。從這次巴東公安對鄧玉嬌事件的處理來看,無論是非法抓捕、強行關進精神病院、讓強姦嫌疑犯逍遙法外、趕走外來律師、銷毀證據等一系列行動,都是公安對付法輪功慣用的手法,只不過今日蔓延到非法輪功群眾身上而已。

中共政法委的濫用司法權直至無法無天的程度,又反過來將中共推向崩潰的邊緣,官民對立到了空前激化的程度。毫無疑問,中共鎮壓法輪功的同時將自己搞垮。


***************************************************************

2009神韻全球巡演時間表及 購票信息

2009年新唐人電 視臺全球系列大賽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