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玉娇案黑幕“通天” 周永康罪责难逃(多图)
 
2009-6-1
 
【人民报消息】据大纪元记者文华综合报导,最新消息,由于全国民众的愤怒谴责,中共担心在六四前夕激发更大规模的群众抗议活动,被迫在5月31日晚9点、10点半分二次发布消息,定性邓玉娇“防卫过度”,并同时拘留黄德忠和处分相关的中共官员。

新华社报导称,由湖北省恩施州公安机关对“邓玉娇案已侦查终结”,“邓玉娇在遭受到黄德智、邓贵大强迫要求陪其洗浴,被拒绝后又拉扯推搡、言词侮辱等不法侵害的情况下,持刀将邓贵大刺死、黄德智刺伤,其致人死伤的行为属于防卫过当。……目前邓玉娇被实施监视居住。”

中共不得不退

然而中共此举并没有得到中国民众的认可。网民纷纷表示,中共太阴毒了,明明是正当防卫,怎么定性为防卫过度呢?

有人分析指出,巴东公安从一开始就想以“故意杀人”罪定性邓玉娇,不料事件被网络曝光,引发全球范围的愤怒。如今事态出现转机,就跟前不久杭州飙车案的富家子弟被拘捕一样,假如没有民众的强烈呼吁,也不会有今天的结果。这说明在强大的社会愤怒情绪下,中共不得不退。




据湖北省委官员透露,湖北省委书记罗清泉早在5月19日已全面过问邓玉娇案,中共湖北公安副厅长曲武曾亲自在巴东展开调查,并扣审涉案者及旁观人员。但事情在案发21天后才部份还原事实。图为中共湖北公安副厅长曲武。大陆官方网站网络图片。

黑幕深层涉中共政法委

然而仔细回顾案情发展过程,人们还能看到更加深层的黑幕。此前大纪元报导曾总结了邓玉娇涉案人物的多层面,从第一层火线小人物邓贵大,黄德智,邓佳中,到第二层相关涉案人物如唐芹(梦幻城服务员),贺德江(梦幻城经理),第三层核心人物:想奸淫处女“买处”的福成矿业公司矿长周程,以及武镇人大主任、主管招商工作的副书记郑建。随着案情的发展,人们看到了隐蔽更深的第四层:中共巴东政法委书记、公安局局长杨立勇以及更背后的中共政法委系统。

案发当天,巴东公安就把邓玉娇抓捕到了公安局,而把死者邓贵大用来嫖娼的4000元钱,不是作为现场物证加以收集调查,反而马上还给了邓的妻子。对于是否有强奸等行为发生,公安没有立即收取邓玉娇的胸罩、内衣等物证,反而以从她手提包中发现缓解失眠药物为由,将其强制关押到精神病院。

巴东公安原以为这个案子就跟他们以前处理过的类似案件一样,就这样被私下“黑道”处理好了,没想到这事被捅到了网络上,激起成千上万民众的愤怒声讨。当地电视台的一则诬陷报导也无意中泄漏了机密:邓玉娇四肢被捆绑在床上,邓在床上哭喊着:“爸爸,他们打我……”




中共巴东政法委书记、公安局局长杨立勇。中共官方网站网络图片

中共巴东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赶走了律师

随着民众怒潮的兴起,来自北京的两位律师主动义务为邓玉娇做代理。当夏霖律师收集到黄德忠涉嫌强奸的有力证据之后,巴东公安局长却上演了一出赶走律师的闹剧。

据当地民众报料,“当地公安局长杨立勇让其情妇(叶丽娟)的弟弟叶振东想办法安排把北京来的两个律师(邓玉娇原来的律师夏霖)整走。因为那两个人“不好收拾 ”。叶并没有直接去找邓母。而是又派人联系了当地的大嘴婆张大娘。张告诉邓母说“你想嘛。免费来的律师。哪儿有那么安逸的事情哦?他们都是帮当官的说话。不整死你的女才怪。我有个侄儿,他有朋友是律师。你要是信的过我的话。我帮你联系。”邓母问过“那要好多钱呢?”张回答说“我们都是有儿女的人了。都现在这个时候了。还说啥子钱哦?”邓母不知就里,就上了张的当。”

中共政法委系统是真正的黑后台

据中国网民报料,黄德智的哥哥是湖北省人民检察院监所检察处副处长黄德新。有消息说,黄德新与周永康有交情。黄德智也是巴东县委副书记郑开廷的亲戚。而巴东公安局长、政法委书记杨立勇一直竭力掩盖邓玉娇案事件真相,公开接受中国媒体采访时就为中共淫官开脱,因此引来全国上下的声讨,中国媒体上的网评几乎都在谴责杨立勇作为中共巴东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居然公开为罪犯包庇……

邓玉娇案中淫官黑后台与中共政法委系统关系密切。不少民众在痛恨公安歪曲事实、强奸民意的同时,也在思考一个问题:中国进行所谓司法改革已三十年了,为什么还会出现地方公安如此肆无忌惮的疯狂恶行呢?所谓的“依法治国”怎么就变成了“黑社会行凶”呢?中国到底怎么了?

知晓中共司法内幕的人都知道,目前中共政法委系统的权力泛滥,控制中共公检法系统,因为党要控制司法,中共政法委书记都由当地公安局长兼任,法院和检察院权力虚设,只是中共政法委、公安局的橡皮图章。邓玉娇案只是冰山一角,每天大陆各地都在发生着政法委“执法犯法”的丑剧。

各地政法委书记当公安局长 罗干、周永康埋下的定时炸弹

据中共内部官员透露,十多年前当乔石主管政治法律系统时,中共设立了法院审判委员会,并准备进行司法独立改革,即将检察院、法院、公安三家分开以保证司法独立。然而自从1999年以江泽民为首,罗干为主要打手的中共开始镇压法轮功之后,为了给正当行使宪法权利的法轮功群众定罪,中共政法委凌驾于中共现有法律之上,抛出了所谓以人大、高院不具有法律效应的司法解释作为给法轮功学员定罪的法律依据,从而开始了长达十年的非法迫害。

为了推行对法轮功的非法镇压,江泽民、罗干等人以政法委的名义,在各级成立了610小组,这个类似“文革小组”、盖世太保的特别组织,即使从中共法律体制内来看也是违背法律的。为了镇压法轮功,以罗干、周永康为首的政法委,抢占所有资源,一手遮天式的同时主管公、检、法三部份,并规定每个地区的政法委书记兼任当地公安局长,政法委书记周永康也被江泽民在安排后事时,强行塞进了中共政治局常委,于是,罗干、周永康之流牢牢掌控了中国的司法系统。

反过来说,目前中国发生的所有冤案,都有周永康的罪过。不少学者指出,从非法镇压法轮功那天开始,中共的政法委系统就强奸了中国的司法独立,使法院沦为公安的走狗。

司法系统瘫痪 今日土匪在公安

这十年来,罗干、周永康控制的公安局这类行政执行机构,由于没有独立司法的监管,权力无限膨胀,从而导致了目前中国社会具有的两大特色:一是各地公安违法事件无法控制,激起上访潮不断。很多群众大规模群体事件的发生,都跟公安的不当处理有关。2004年公安部自己都公开承认,每七分种全国各地就爆发一起大规模群体事件。有评论称,中国如今民怨深重,这都有政法委的“功劳”。

由于没有监管,各地公安的胆子越来越大,周永康、罗干之流给中国社会埋下的祸根,已经到了无法挽回的局面,已经导致中国司法系统的全面破坏和大瘫痪,这样大的国家没有独立的执法系统,最黑暗肮脏的事件频频发生。

于是出现了“过去土匪在深山,今日土匪在公安”的民众共识,许多善良人不敢想像的事也在相继发生。比如2004年被很多调查证实了的“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惨案,还有今日邓玉娇这类逼良为娼事件等,都是中共迫害法轮功的苦果。

中共镇压法轮功的同时将自己搞垮

近十年来,人们若是反抗,政法委系统就将此案定性为“法轮功”案件,正如中国问题专家司马泰分析所说,一旦扣上“法轮功,或恐怖份子”的说法,中共就可不按理出牌,动用一切专政工具伺机镇压。据这次到野三关调查邓玉娇案真相的北京维权人士周莉反映,公安在当地民众中散布谣言,说前往声援邓玉娇的中国公民都是法轮功、是恐怖份子等,要闹事云云。

中共各地公安十年一直在执行政法委下达的镇压法轮功的政策,即“经济上搞跨、肉体上消灭、名誉上搞臭 ”、“打死算自杀”,只要有利益可图,或者个人恩怨,或当地难摆平的事,或要滥用司法、动用酷刑或者采用违法手段惩治老百姓的时候,中共各级当地公安往往以“打击法轮功”的名义立项,这样上面就会免于追究。目前关于法轮功的问题,中共政法委已经给法院、检察院明确指示“任何情况发生都不可判法轮功无罪”。

中共对法轮功的镇压滋生了政法委这个毒瘤的疯长。从这次巴东公安对邓玉娇事件的处理来看,无论是非法抓捕、强行关进精神病院、让强奸嫌疑犯逍遥法外、赶走外来律师、销毁证据等一系列行动,都是公安对付法轮功惯用的手法,只不过今日蔓延到非法轮功群众身上而已。

中共政法委的滥用司法权直至无法无天的程度,又反过来将中共推向崩溃的边缘,官民对立到了空前激化的程度。毫无疑问,中共镇压法轮功的同时将自己搞垮。


***************************************************************

2009神韵全球巡演时间表及 购票信息

2009年新唐人电 视台全球系列大赛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