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向著死路奮勇前行
 
章天亮
 
2009-5-30
 
【人民報消息】今日最新消息是中共封鎖了通往巴東的航線、毆打驅趕記者、在野三關斷水斷電,並調部隊進入巴東。種種跡象清楚表明,中共中央已經為鄧玉嬌案件的走向定下了不可更改的調子。

在事件發生和發展的過程中,中共有幾次機會可以將其大事化小,但是決策者都愚蠢地錯過了。

第一次機會是地方官員秉公處理該案件。鄧貴大、黃德智強姦未遂、鄧玉嬌正當防衛,事實非常清楚。如果該案件一開始得到秉公處理,那麼它也只是普通刑事案件而已。雖然民眾對淫官喪命會拍手稱快,但因為媒體的注意力不高,影響的範圍就很小。

中共錯失第一次機會,是其官僚集團官官相護使然。據報料,黃德智的哥哥是湖北省人民檢察院監所檢察處副處長黃德新,同時黃德智也是巴東縣常委、常務副縣長鄭開廷的親戚。因此地方警察本能地選擇了開脫黃德智和鄧貴大。

第一次機會錯失的結果是,一個普通刑事案件變成了一場官民對決,但是所涉及到的官員層級也只侷限在鄉鎮一級。

接下來恩施電視臺的報導把鄧玉嬌被誣為“精神病”,並被捆綁在精神病院受辱和哭喊的鏡頭播放了出來。一下子點燃了全國民眾的怒火。輿論壓力大增。此時,中共如果把包庇黃德智、鄧貴大的野三關鎮、巴東縣、甚至恩施州的官員拋出來,仍舊有機會挽回惡劣影響。但是如我在5月19日發表的“‘鄧玉嬌事件’之中共心理分析”一文中所指出的,中共最害怕的就是在民眾壓力下妥協,因為上千萬的訪民、冤民會受到鼓舞而在其它事件上也團結起來向中共施壓。

因此中共錯失的第二次機會,就是執意以“涉嫌故意殺人罪”將鄧玉嬌逮捕。

接著《廣州日報》報導了北京律師夏霖的起訴書,詳細敘述了黃德智與鄧貴大涉嫌強姦未遂的細節。各種聲援鄧玉嬌的聲音波及了大陸各省級媒體。儘管有消息指逮捕命令是公安部下達,但從外界觀察畢竟缺乏足夠證據。也就是說,中共如果此時讓步的話,在這件事情上還有挽回餘地。

強橫而且愚蠢的中共卻派人封鎖巴東航線,調部隊進入巴東。此時的行動絕不是一個恩施州政府所能決定,甚至也不是湖北省政府所能決定。中國民眾此時終於看清,欲治鄧玉嬌於死地的正是中共中央。

此時中共等於自己封死了自己的退路。如果鄧玉嬌無罪,那麼是誰下令封鎖航線、誰下令調動部隊,這個責任追究起來就不是拋出一兩個替罪羊的問題了。政治局都要承擔責任。所以,中共現在的謀劃,就是極力給鄧玉嬌羅織罪名,包括威逼、利誘和強迫鄧玉嬌的母親和爺爺承認鄧玉嬌的罪名。

回顧這十幾天的事件演變,可以發現一個規律——中共總是選擇最蠢最邪的那條路,“一步一個腳印”地把民眾對地方官員的怒火引向中央。不但不撞南墻不回頭,而且撞了南墻也不回頭,並準備在南墻下撞死拉倒。

現在的問題演變為,此事在中國會引發什麼樣的後效應。

鄧貴大在試圖強姦鄧玉嬌的時候,所倚仗的大概還是他自己、或黃德智親戚在基層(最高也不過是副處級官員)政法系統的關係網。如果鄧貴大地獄有知,他都會感慨現在給他撐腰的竟然已經是中共中央政治局了。

各級基層官僚現在得到了一個明確的信號,哪怕你是芝麻綠豆那麼大的小官,即使因淫樂貪腐而捅下天大的簍子,都會得到政治局的力挺。因此中共貪官群體搶劫、欺淩、侮辱民眾會更加肆無忌憚。也會更快更容易地激起更加惡性的案件和民眾更大的反抗。

而對於民眾來說,則要意識到自己的生活有多麼危險。哪怕你在被強姦、被迫害的時候,你都失去了反抗的權利,否則鄧玉嬌的下場就是你反抗的下場。

中共已經到了和民眾不能共存的地步。這就是從中共在鄧玉嬌事件的表現上得出的結論。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