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玉娇抗暴 全国声援 中共行将消亡
 
2009-5-27
 
【人民报消息】5月10日晚,中国湖北巴东县野三关镇雄风宾馆梦幻城发生了一起可以载入中国民众抗暴史册的大事:宾馆工作人员邓玉娇遭到中共淫官强暴时奋起反击,手刃淫官邓贵大、刺伤另一淫官黄德智,引发全国民众声援邓玉娇、谴责淫官的浪潮。在中共淫官眼里,这本应是它们成千上万个“性消费”中再普通不过的一次,却演变成一场席卷全国的事件。

邓玉娇案折射出笼罩中国的中共邪灵正全面解体和消亡,中国社会的环境正在发生巨大的改变!

从事件的过程来看,其性质也是再简单不过,几个想发泄兽欲的淫官欲强奸邓女,邓玉娇自卫反击、正当防卫。然而反被当地公安局以“涉嫌杀人罪”遭拘捕,之后邓玉娇以精神病被绑在医院近两周,其间遭到殴打和虐待,当地警方威逼利诱邓母、涉嫌销毁证据。

全国人民为之震怒,全国上下正形成一股自20年前六四学生运动以来最强大的民意怒潮。

事件发生整整17天过去了,掌握人民生杀大权的中共,在弱女子邓玉娇遭受她的“父母官”欺凌时、在全国民众一边倒的呼声面前,中共北京惊恐不已、进退二难、无所适从。

邓案不需要复杂的逻辑

事件无需太复杂的逻辑。即使根据巴东警方几次改变措辞的所谓“通告”、每次事实被歪曲的通告都无法改变一个基本事实是:邓玉娇是正当防卫。

5月10日晚,中国湖北巴东县野三关镇政府的邓贵大等三名官员在该镇雄风宾馆梦幻城消费时,暴力强迫21岁的KTV女服务员邓玉娇提供性服务,邓玉娇处于自卫奋起反抗手刃邓贵大、刺伤黄德智。

无论邓贵大等官员把邓玉娇“推坐”还是“按”在沙发上,都是涉嫌强奸、或者是暴力侵犯;而邓玉娇无论是否患有风马牛不相及的“抑郁症”与否,用的是修脚刀还是水果刀,都是一个弱女子在遭受3个男人的围攻下,无可奈何的自卫行为,绝无被绑在医院、被逮捕关押十数天的理由!

中国国内知名学者陈永苗指出,美国的陪审团制就是根据常识进行对案件的判断人同此心,心同此理。施暴者和受害人当时怎么想的,是否正当防卫,而且当时旁边还有宾馆的领班等不少人可作为证人,邓案不需要复杂的证据。

邓玉娇案是冰山一角

在邓玉娇杀淫官事件中,我们还悲哀地看到,邓玉娇是无数遭淫官凌辱的弱女子中的一个而已。本来也是像其他遭凌辱的女子一样,被当局、被淫官“河蟹”(和谐)掉。幸运的是,她的遭遇被曝光,从而在全国乃至海外引起关注。

“谴责淫官、声援女杨佳”的怒吼席卷全国

自5月10日邓玉娇杀死淫官案发生后,民众、众多地方媒体对邓玉娇一面倒的声援,网络上赞美邓玉娇“贞节烈女”、“杨佳式女英雄”、“替天行道”的声音可谓汗牛充栋;“活该”、“如此干部杀了大快人心”等快意的呐喊更不绝于耳。

甚至连中共英文喉舌《中国日报》(香港版)在民众、学者、地方媒体对中共淫官的谴责声中,也不得不发表未署名文章,承认淫官因要求“特殊服务”遭刺杀,推翻此前中共巴东公安局“通报”中对此案的描述。文章还要求政府“自律”,“尊重”人民的权力等。有迹象表明,中共正在失去对局势的控制力。

强奸案的罪恶根源在于中共

很多民众把愤怒的对象指向地方官及地方政府,并期望中共高层出来救民于水火。其实恰恰是中共一党专制下的权力腐败才造就了成千上万个邓贵大、江贵大、罗贵大、周贵大、薄贵大......

中共为了维护其为之贪婪的政权所做的种种作为和不作为,都让人们再一次看到,指望欺压民众的官员的保护伞——中共出来主持公道,无异与虎谋皮。

中共北京表面沉默 背后做文章

然而令人倍感奇怪、却也在预料之中的是,面对这样一件基本事实十分清楚的涉嫌强奸、正当防卫的普通刑事案件,事件发生了整整17天,面对全国上下的愤怒,中共高层和更高一级的机构却长时间内保持缄默,至今装聋作哑,任由湖北巴东地方黑势力胡作非为,执法犯法,愚弄全中国。

期间反倒有媒体报导,中共公安部授意地方公安部门、要求“不能放邓玉娇”,而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日前发出对报导邓玉娇事件“降温”的通知。

就在这种无视民意的纵容与默许之下,上有宣传口的传令消声,下有湖北小小的巴东县公安胆大包天的蒙骗,不惜编故事,作伪证,毁物证,困民众,把中共公安几十年来欺压百姓的黑道本领统统展示。他们为的就是要给邓玉娇定罪,这是他们对付敢于挑战权力的老百姓最本能的反应。在北京律师夏霖的《控告书》在网上发布以后,惊慌失措的巴东县官方黑势力竟然瘫痪当地的网路,不敢让当地民众了解实情。

中共早已把中国的司法强奸了

很多人呼吁通过法律途经寻求对邓玉娇的公正,然而,我们不得不承认的一个现实是,在中共的统治下,在这样一个畸形的社会里,稍有社会经验的人都知道,所谓法律就是中共迫害人民的工具、清除异己的手段。要求司法公正的呼声也只是一个向中共施压的民意而已。在历次的官民冲突中,从来就没有过在法律的公正下还人民一个公道:孙志刚案、王静案、嫖宿幼女案、“俯卧撑”案、躲猫猫案......

在迫害法轮功的十年间,法律也同样从来就是被中共玩弄打人的棍棒而已。不仅践踏法律、迫害法轮功学员,而且在大量有良知的律师真正想用法律来替法轮功学员作无罪辩护时,中共害怕了,使用流氓手段殴打律师的同时,还按照记录的黑名单在刚刚5月底的律师年检中,有意不让有良知的律师通过,这就是中共治下法律的本质表现,迫害一切它认为的不同声音。

在中共淫官强奸或者试图强奸邓玉娇之前,中共早已把中国的法律强奸了。

在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一个弱女子在面对几个中共狗官的淫威时,为了自卫,靠的绝不是中共的司法,而是一把修脚刀(水果刀)。

事件发生后,能够让被绑在医院的邓玉娇在黑暗中看到一点生命之光的是中国广大民众的怒吼,同样也不是中共的司法。设想一下,如果没有民众的关注,现在邓玉娇身在何处,恐怕没有人能知道。毫无疑问,她的结局将和中华大地上被中共淫官蹂躏后销声匿迹的千千万万个女孩一样,永远不为人知。

这正是“伟光正”统治下的“河蟹”(和谐)社会莫大的悲哀,而这种悲哀不会因为邓玉娇是否被无罪释放,抑或中共当局是否为“烈士”邓贵大“隆重开追悼会”而有丝毫改变。

去掉对中共的幻想

事实上,中共高层权力机构非常清楚,邓玉娇案件并不复杂。中共高层真是尊重事实、维护司法、顺应民意的话,邓玉娇案件可即日彻底解决。

然而,中共恐惧的不是邓玉娇这位烈女,思前想后的也不是案件本身,中共忧心如焚的是邓玉娇背后正逐渐凝聚的强大的暴力抗暴的怒潮,以及对中共摇摇欲坠之政权的冲击力。

从这个层面看,邓玉娇事件的复杂程度对中共当局来说,不亚于当年的六四事件,况且发生在六四事件20年纪念即将到来的时日,其中暗含的难以琢磨的天灭中共的天意安排更让当权者心颤。

广大的中国民众必须清醒的认识到这样的事实,无论中共当局最后做出任何举动,中共真正关心的只是其手中的权力,在反覆权衡的盘算中,也许会采取这样或那样的措施,找出替罪羊,平息民愤,那都是在全国愤怒压力下不得已而为之,并且为下一次更残酷的欺压行为寻找喘息空间。因为中共的邪恶本质决定了它永远不可能顺应民意,它的基本生存状态就是必须和人民对立。

自古道,天意不可逆,民心不可违。中共一意孤行的走到反天、反地、反人类的最后一步,实乃行将就木。任何对中共的期望都是对人间正义良知的羞辱,对正被中共夺取生命的民众的漠视,也是在助纣为虐。解体中共是中华民族自救的唯一出路。

(大纪元编辑部)



***************************************************************

2009神韵全球巡演时间表及购票信息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