縱觀中共在媒體上的造假
 
撣塵
 
2009-5-27
 
【人民報消息】“烈女殺色狼”一案中中共警方又向外公布了新的證據,以證明對鄧玉嬌故意殺人的判定,就是有兩個女服務員的指證,說是當時曾上前去勸阻。顯然,兩個女服務員的出場必將導致案件朝著中共所希望的方向發展。我們當然不能無視事實的妄加推斷,可是事實在哪?普通民眾有權力去調查嗎?誰來論證事實的真假呢?

這倒令我想起了一件往事,相信大多數人還都有印象。八九年六月四日,絕大多數中國人或從電視或從電臺或從報紙,都知道了大學生撤離天安門廣場的消息,並且說的非常明白:學生安全撤離,沒有傷及一人。我和周圍的人幾乎都相信了中共的這一說辭。沒過幾天,在中央電視臺上播了一個新聞,有一個中年男子正在跟周圍的群眾講學生撤離天安門時遭機槍掃射、坦克輾壓的實況,我清楚的記得他說的一句話,“血流成河啊!”播音員用非常激憤的聲音提醒大家找出這個散布謠言的人。沒出一個星期吧,這個人果真被找到了,他再次現身於中央電視臺時,是坐在警察的對面,低著頭承認自己的過錯,非常明確的說自己是在造謠。

當時真的極少聽說大學生在天安門前受到的血腥屠戮。不久,國務院發言人袁木在回答美國記者時的現場錄像又播了出來,美國記者說:我們有錄像帶可以證明天安門發生了對大學生的屠殺。袁木不緊不慢的說:現代科技的發展可以製造出比你的錄像帶還要長的錄像帶。袁木“氣定神閑”的超然,一度令多少中國人羨慕和讚嘆:“回答的多好,這美國人老恐我們中國不亂啊。”

事情過去二十多年了,卻總是揮之不去。我也從各種渠道知曉了六四學潮中那慘烈的一幕。當然,袁木的形象也早已從我的記憶中被撕成碎片,我從內心鄙視這個能把謊言說成藝術的人,對央視的新聞也早已失去了興趣。中共有哪一句話可以讓人相信呢?

要判定中共新聞的真假,也真的很難。只要你看它的新聞,你就必然要受它的毒害,這和一個人的智商無關,而是新聞操縱者有目的的資訊過濾造成的。特別是當一個政府傾國家之力為謊言掩蓋時,這個國家的國民怎麼能正確判斷事情的真偽呢?

中共對內如此,對外也一樣。二零零三年五月,重慶大學高壓輸變電專業碩士研究生魏星艷,因講法輪功的真相被中共綁架。在沙坪壩區白鶴林看守所的一個房間裏,惡警叫來兩個女犯,強行扒光了魏星艷的衣服,一個惡警竄進房間把她按在地上,當著兩個女犯的面強行姦污了她。

這一禽獸行為當然在中國不可能被曝光。然而,當這一消息傳到海外時,重慶“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機構)卻嚴密封鎖消息,一方面將魏星艷秘密轉移,一方面正式通知重慶大學統一口徑:“對外一律不承認有魏星艷這個學生,不承認有高壓直流輸電及仿真技術專業(或高壓輸變電專業)”,封鎖魏星艷在重慶大學的所有檔案資料,並在重慶大學網站上刪改魏星艷所在的“高壓直流輸電與仿真技術”專業有關的資料。

不僅如此,重慶市“610”還對將魏星艷一事曝光海外的相關的五名法輪功修煉者判以重刑,其中四人被判了十年以上有期徒刑。

縱觀中共在媒體上的造假之荒謬、之無恥、之陰險,真令所有的中國人蒙羞。中國人的災難無不與中共的謊言緊密相關。對中共謊言迷戀的人,不只是在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也是在相當大的程度上支持著中共的暴政啊。暴政猛於虎,可是這些人卻不自覺的當了暴政的協同者。

擺脫中共首先從認清中共的謊言開始吧,也只有認清了中共本質的人,才能不被它的一系列謊言所蒙蔽。而中共的本質已被《九評共產黨》這部奇書徹底的揭露出來了,中共必將隨著《九評》在中國大陸的廣泛傳播徹底的解體。



***************************************************************

2009神韻全球巡演時間表及購票信息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