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局会议上胡锦涛来回重复这句话
 
姜平
 
2009-5-25
 
【人民报消息】邓玉娇手刃淫官案让中共的心脏成了一条直线。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让它重新起跳。

三淫官轮奸一位21岁的处女,这种事情在中共官场上并不鲜见,否则他们也不敢如此霸王硬上弓,如果不是一党官被杀一党官受伤,事情还闹不了这么大。

当年,朱德死后,其两个孙子在天津淫乱不止,民愤极大,一个被枪毙。要是照这个行刑标准,连胡锦涛也得默认:现在的中共官场上剩不下几个人。

首先被毙的就得是江泽民,江坐在人大会议主席台上,明知道全世界的记者摄影机镜头都在他身上聚焦,却控制不住的转着头的淫盯女服务员,祸乱中华道德;还不要说霸着宋祖英的最好时光,给陈至立、黄丽满、李瑞英等人的丈夫数十年戴绿帽子。

前四川省委书记周永康当然必须在被枪毙之列,其多次强奸女工作人员全省都知道,这才让江泽民放心,拉进自己家当侄女婿。为让妻子腾地方,周派人制造了杀妻车祸。随后,周永康低调调进北京,任公安部长,政治局委员,十七大接了罗干的班,现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武警第一政委。

薄熙来的淫乱是祖传的,往上就暂时赦免,不再追究了,从他爸爸薄一波开始就是个淫棍,到薄熙来就更了得,仅举一例就够枪毙的份儿,被咬烂乳头的模特是当地黑社会头子的老婆,薄熙来和黑社会头子达到「共妻」的程度,民脂民膏就被拿出来「共产」。

到了薄刮刮(瓜瓜)这辈儿,薄熙来居然还把用赃款在英国留学的儿子的消息拿到新华网上去炫耀,一位政治局常委说:「这就是薄熙来贪赃枉法的罪证!」过了几日,薄瓜瓜在英国的数张淫乱照片就传的满天飞。

这些丑闻都是高层的,尽管老百姓很气愤,但掏国库的钱去嫖去赌去挥霍毕竟不是眼瞅着从自己荷包里掏钱,所以感觉上不那么揪心。但前几日胡斌撞死人事件和邓玉娇遭轮奸手刃淫官后被警方定为「故意杀人罪」就完全不同了,这些事情直接关乎老百姓的生死存亡问题。这些事情处理不好,中共立马就能倒。问题就严重和危机到这种程度。

邓玉娇案的民间一面倒反应让政治局几次紧急开会研究,如何大事化小,都研究不出个好办法来。

有人说,「无罪释放邓玉娇」,遭到一些人的反对,尤其是薄熙来,反应激烈,说:「这回不杀她,以后可就开了杀戒!」

问题就在这里:中共官场无药可救。薄熙来也怕自己正亢奋时遇到修脚刀或是水果刀。

杀邓贵大,如果不处置,那么是不是就意味着江泽民、周永康和薄熙来之流的淫棍们都可以杀了白杀?是不是凡遭遇掏「枪」的流氓党官就可以自行紧急处置,把他「就地正法」?其实这倒是一个比「八荣八耻」更立竿见影的遏止淫荡的好办法,杀一儆百。不过中共没有几人不犯此病的,这么杀起来……「伟光正」就没了。

这是政治局一些人倾向给邓玉娇治罪的立论。这是邓贵大比朱德的孙子还金贵的根本原因。朱德的孙子只不过是死了的朱德的孙子,而党官邓贵大可不得了,现在中共官场有几个人不淫乱?所以他代表的是「伟光正全体」,上至江泽民,下至农村的生产小队长。邓贵大碰不得的意义在这里。

温家宝提出一个问题让大家思考:现在邓玉娇案的民间反应是绝对的一面倒,因为这个问题触及到家家户户,中国13亿人口谁家没有女性?咱们也是妈生出来的,更何况还有爱人和女儿。所以,如果这个案子不被妥当处理,后果会怎么样?

几次政治局会议几乎都在重复着同样的话题,重复着同样的车轱辘话,但没有人可以解决这个问题,怎么解,这个结都是死的,无法左右逢圆。中共中央政治局及其常委会感到非常棘手和前所未有的危机。

最后,胡锦涛反复说:要慎之又慎,一定要慎之又慎。△

(人民报首发)

看神韵艺术团美丽的动态图片

神韵艺术团全球巡演时间表及购票全信息

全世界华人系列大赛全信息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