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玉嬌案情突變 中國媒體曝光(多圖)
 
2009-5-23
 
【人民報消息】轟動全國的鄧玉嬌刀殺中共官員案情目前發生突破性變化,日前中國南方都市報、廣州日報等多家媒體的報導均曝鄧玉嬌當天遭中共官員強暴。律師要求取證,中共警方緊急銷毀證據。

據中國南方都市報、廣州日報等多家媒體報導,鄧玉嬌案並非像原先巴東公安“通告”所說的推倒還是按倒云云,鄧玉嬌明確向兩位代理律師夏霖、夏楠會表示自己遭到強暴。律師走出看守所後,大呼“喪盡天良、滅絕人性”。律師向媒體表示“她向我提供了受到性侵犯的一些情況,這些證據足可以認定強姦罪行。”

但隨後官方公告否認強姦並且代鄧玉嬌母親張樹梅宣布因不滿意律師工作,與兩名律師解除委託關係。律師會見當事人當晚,重要證據離奇銷毀。而此前鄧母曾接到野三關派出所所長譚靜的電話,三個多小時車程趕往野三關鎮會面。

“她明確地告訴我,她受到了性侵犯”

據南方都市報等媒體報導,5月10日案發後,北京兩位律師夏霖、夏楠免費擔當了該案偵查階段的代理律師。兩位律師17日到達巴東後,經過3天等待,終於接到巴東縣公安局同意他們會見鄧玉嬌的通知,並於21日上午和下午兩度在巴東縣看守所見到鄧玉嬌。

會談結束後,律師告知記者,“她明確地告訴我,她受到了性侵犯,她的胸罩和內衣就是載體。該案很可能出現重大取證失誤。”

據大陸媒體引述律師說法,案發11天之久警方都未提取證據,直到22日中午,當局才封存了鄧玉嬌的內衣內褲,但為時太晚,除了胸罩,鄧玉嬌其餘四件衣物均在律師會見鄧玉嬌的當晚(5月21日晚)被鄧母清洗,關鍵證據極可能滅失。據報導,證據被清洗前,鄧母曾接到野三關派出所所長譚靜的電話,三個多小時車程趕往野三關鎮會面。

律師大叫“喪盡天良”

據媒體報導,21日上午9點40分左右,夏霖和夏楠進入巴東縣看守所,與鄧玉嬌第一次會面。下午2點半,兩名律師再次進入看守所與鄧玉嬌會談。一直到5點多,律師出來後,大叫“喪盡天良”,然後掩面哭泣。這一幕出乎所有人意料。




會見鄧玉嬌後,聽到其悲慘遭遇,律師抱頭痛哭。(網絡圖片)




會見鄧玉嬌出來後,兩名律師悲憤痛哭。(網絡圖片)

在看守所門口,夏霖請求在場媒體“現在只有呼籲我的母校西南政法大學司法鑒定中心的老師,或者是貴陽市公安局物證技術鑒定中心的專家,有個技術問題需要幫忙:案發11天或12天以後,遺留在胸罩、內褲上的指紋或者其他物證還能否檢測出來?能否提取出來?要考慮到案發地點屬於比較潮濕的山區這個因素,還有內褲和胸罩均為紗質面料,比較光滑。”

“今天我在會見鄧玉嬌的過程中,她向我提供了受到性侵犯的一些情況,這些證據足可以認定強姦罪行。”夏霖說。

警方不理律師取證要求

據兩位律師說,在下午的會談中,鄧玉嬌陳述了案發當天的具體細節。她說,案發當天她一直被羈押在野三關鎮派出所,並沒有被送到巴東縣派出所。5月12日,警方把她直接從野三關鎮送到恩施優撫醫院。因此,她當天的內衣內褲一直沒有換。

到醫院後,鄧玉嬌因為要換醫院的病服,她換下來的內衣包括外套就全部交給了母親。到現在為止,她的衣物還在母親張樹梅家中──但到記者截稿時,警方並未到她家中取證。

因為只是偵查階段的律師,沒有調查取證權,所以夏霖說:“我要求他們(警方)立即去取證,但他們不給明確答覆,說要請示領導。他們沒有按照我的要求去及時封存這份證據,根據我的職業判斷,這些證據就會消失掉。”

“這麼重要的證據,他們為什麼不去提取?這就是案子的疑問之處。”夏霖說。

中共警方緊急銷毀證據

21日,本來張樹梅應等待律師會見鄧玉嬌完畢。上午,張樹梅一直等在看守所門口,然而到中午吃飯時,她接到野三關派出所所長譚靜的電話,隨後趕往了野三關鎮(3個多小時路程)。

張樹梅在電話裏告訴媒體記者:“回到野三關後,派出所民警向我詢問了女兒相關病情,並且到家中拿走了藥物。”但她又說,警方沒有拿走鄧玉嬌的衣物,並且,拿藥的整個過程也都拍了照。

然而據媒體記者傳回的最新消息:夏霖說,巴東警方於昨日封存了鄧玉嬌的內衣內褲,“但已經沒有意義了”──21日晚,也就是律師會見完鄧玉嬌的當天,放置了10多天的鄧玉嬌衣物突然被鄧玉嬌母親全部清洗,“根本沒辦法提取指紋和重要證據了” 。

據華商報5月23日報導,距案發12天后,在鄧玉嬌的兩位代理律師的要求下,22日中午,在事發賓館,巴東縣檢察院副檢察長田平、巴東縣公安局刑偵大隊大隊長等有關部門人員作為見證,警方提取了鄧玉嬌案的有關物證。此次被提取的物證有五件,包括鄧玉嬌案發時所穿的T恤、長褲、絲襪、胸罩、內褲。

但律師遺憾地告訴媒體記者,除了胸罩,其餘四件衣物均在提取前當晚,即5月21日晚上被鄧母清洗,關鍵證據可能滅失。

更加蹊蹺的是,5月23日,湖北省巴東縣政府新聞辦關於“鄧玉嬌案”的最新情況通報稱,否認鄧玉嬌被強姦的事實。而鄧玉嬌母親張樹梅已聲明與律師解除委託關係。

鄧玉嬌根本沒有精神病

據廣州日報報導,記者採訪鄧玉嬌的朋友和鄰居,他們表示鄧玉嬌正直、潔身自愛,根本沒有病。鄧玉嬌朋友楊紅麗告訴記者,她們從來沒有說過“鄧玉嬌脾氣暴躁 ”、“精神不正常”。在她們看來,鄧玉嬌是一個脾氣很好的人。只是說話做事比較爽快,性格比較耿直,有話就說。“她只是有一點失眠,這怎麼能說是精神病呢?”

她認為鄧玉嬌的人品絕對值得信任,而且是一個潔身自愛的人,平時生活很檢點。怎麼會無緣無故地拿刀去殺人呢?鄧玉嬌的鄰居也紛紛表示,這麼柔弱的一個女孩子如果不是被逼無奈,怎麼會拿刀殺人呢?

一位知情者5月17日曝光鄧玉嬌被強姦的詳細細節 中國網民廣傳

一、還原事件的真實細節
    
事件的真實細節應該是這樣的:黃德智到了新的工作崗位後,為了自己的前程,主動請鄧貴大吃大餐,一起吃大餐的還有鄧貴大另一位得力助手。席間黃主動談起獵艷的話題,示意要讓鄧主任徹底快活一次。鄧主任可能拈花慣了,雖然透露了欣然接受的意願,但表示了對失身女子的不屑。黃更進一步表示自己有良家女子專為鄧大人準備著。這樣他們就走進了夢幻城,並直接點了鄧玉嬌為鄧貴大服務。事情不巧,鄧玉嬌可能因為並不提供性服務而生意冷淡,她自己也認為一時沒有人要她服務,就趁空閑洗洗自己的衣服。偏偏這個時候黃德智點了她的名。黃德智見鄧玉嬌遲遲不出現,就向部長打聽到了鄧玉嬌所處的位置,之後就帶領鄧貴大二人到了二樓的員工休息室。

這個時候鄧玉嬌還沒有洗完衣服。見是認識的人黃德智及其朋友,也沒有驚慌。還表示了感謝黃德智點她鐘,本準備放下洗的衣服上鐘的。但是,黃以熟人的豁達表示讓鄧玉嬌完成手頭的洗衣工作。鄧玉嬌在接下來的洗衣勞動中,同時和黃開始了聊天,黃也以熟人的身份放縱自己的聊天措辭。在黃德智認為火候到了的時候,提出了性服務的要求。鄧玉嬌並沒有火冒三丈,只是表明自己不幹那事,要他們另點別人。黃德智假借開玩笑的手法,讓鄧貴大把鄧玉嬌壓到了沙發上。
  
但是,鄧玉嬌經過反抗脫險了。黃這時低聲告訴了鄧貴大一個陰謀。黃先拿出事先準備好的大把金錢引誘鄧玉嬌,鄧堅定不從後就開始了第二次“玩笑”。於是鄧貴大再次用開玩笑的藉口把鄧玉嬌壓到了沙發上。讓鄧玉嬌意料不到的是,這次黃德智強力制服了鄧玉嬌,鄧貴大真的露出了猙獰面目,徹底達到了姦污鄧玉嬌的目的。達到目的後的鄧貴大和黃德智放鬆了警惕,完全沒有注意到鄧玉嬌已進入憤怒異常的狀態。直到鄧玉嬌從背後刺了鄧貴大一刀後才有所反應。鄧貴大轉身後遭到了鄧玉嬌的再次襲擊,鄧玉嬌面部扭曲的恐怖表情讓鄧貴大一時沒有想到適當的反應,竟然被鄧玉嬌分別在脖子和肩部各刺了一刀,用力異乎尋常地大,結果鄧貴大因傷重失去了反應能力。她又揮刀刺向了黃德智(黃的受傷也可能是後來對峙中黃試圖制服鄧玉嬌而發生搏鬥的原因)。對峙一段時間後,鄧玉嬌才想起了報警的手段。等警察到了之後,當警察表示要逮捕她時,鄧玉嬌糊塗了,這是怎麼回事情了,這哪裏還有天理啊,於是抓起玻璃杯砸向了警察。警察逮捕鄧玉嬌可以說是有法律依據的,但是鄧玉嬌這個時候是無法理解的,何況這個時候鄧貴大並沒有死亡,她完全沒有“犯罪”的感覺。
  
二、事件的處理意見這個事件如果放在正常的時代,並不難處理。

即便是在現在社會矛盾強烈激化的環境下,也不難處理。首先,要公正地收集更加全面的旁證,一絲不茍地調查事發現場,全面調查四個當事人的關係背景,調查事故現場的有關人員的旁證,特別是另一位當事人的供詞更要力爭全面。這個鄧某人一定要公開姓名。

有一個鐵證不能不取,那就是鄧玉嬌的身體檢查。面對有三個大男人侵害的環境,鄧玉嬌不存在任何防衛過度的問題。至少她沒有學過人體解剖學,不知道刺哪裏可以置人死地的。恰好刺死了鄧貴大,那是鄧貴大造孽太深,罪有應得。由於鄧玉嬌結束了他的犯罪生涯,說不定是鄧玉嬌超度了他的靈魂,他應該感謝鄧玉嬌的拯救才對。

(據大紀元記者駱亞、薛飛綜合報導)


***************************************************************

2009神韻全球巡演時間表及購票信息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