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玉娇案情突变 中国媒体曝光(多图)
 
2009-5-23
 
【人民报消息】轰动全国的邓玉娇刀杀中共官员案情目前发生突破性变化,日前中国南方都市报、广州日报等多家媒体的报导均曝邓玉娇当天遭中共官员强暴。律师要求取证,中共警方紧急销毁证据。

据中国南方都市报、广州日报等多家媒体报导,邓玉娇案并非像原先巴东公安“通告”所说的推倒还是按倒云云,邓玉娇明确向两位代理律师夏霖、夏楠会表示自己遭到强暴。律师走出看守所后,大呼“丧尽天良、灭绝人性”。律师向媒体表示“她向我提供了受到性侵犯的一些情况,这些证据足可以认定强奸罪行。”

但随后官方公告否认强奸并且代邓玉娇母亲张树梅宣布因不满意律师工作,与两名律师解除委托关系。律师会见当事人当晚,重要证据离奇销毁。而此前邓母曾接到野三关派出所所长谭静的电话,三个多小时车程赶往野三关镇会面。

“她明确地告诉我,她受到了性侵犯”

据南方都市报等媒体报导,5月10日案发后,北京两位律师夏霖、夏楠免费担当了该案侦查阶段的代理律师。两位律师17日到达巴东后,经过3天等待,终于接到巴东县公安局同意他们会见邓玉娇的通知,并于21日上午和下午两度在巴东县看守所见到邓玉娇。

会谈结束后,律师告知记者,“她明确地告诉我,她受到了性侵犯,她的胸罩和内衣就是载体。该案很可能出现重大取证失误。”

据大陆媒体引述律师说法,案发11天之久警方都未提取证据,直到22日中午,当局才封存了邓玉娇的内衣内裤,但为时太晚,除了胸罩,邓玉娇其余四件衣物均在律师会见邓玉娇的当晚(5月21日晚)被邓母清洗,关键证据极可能灭失。据报导,证据被清洗前,邓母曾接到野三关派出所所长谭静的电话,三个多小时车程赶往野三关镇会面。

律师大叫“丧尽天良”

据媒体报导,21日上午9点40分左右,夏霖和夏楠进入巴东县看守所,与邓玉娇第一次会面。下午2点半,两名律师再次进入看守所与邓玉娇会谈。一直到5点多,律师出来后,大叫“丧尽天良”,然后掩面哭泣。这一幕出乎所有人意料。




会见邓玉娇后,听到其悲惨遭遇,律师抱头痛哭。(网络图片)




会见邓玉娇出来后,两名律师悲愤痛哭。(网络图片)

在看守所门口,夏霖请求在场媒体“现在只有呼吁我的母校西南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的老师,或者是贵阳市公安局物证技术鉴定中心的专家,有个技术问题需要帮忙:案发11天或12天以后,遗留在胸罩、内裤上的指纹或者其他物证还能否检测出来?能否提取出来?要考虑到案发地点属于比较潮湿的山区这个因素,还有内裤和胸罩均为纱质面料,比较光滑。”

“今天我在会见邓玉娇的过程中,她向我提供了受到性侵犯的一些情况,这些证据足可以认定强奸罪行。”夏霖说。

警方不理律师取证要求

据两位律师说,在下午的会谈中,邓玉娇陈述了案发当天的具体细节。她说,案发当天她一直被羁押在野三关镇派出所,并没有被送到巴东县派出所。5月12日,警方把她直接从野三关镇送到恩施优抚医院。因此,她当天的内衣内裤一直没有换。

到医院后,邓玉娇因为要换医院的病服,她换下来的内衣包括外套就全部交给了母亲。到现在为止,她的衣物还在母亲张树梅家中──但到记者截稿时,警方并未到她家中取证。

因为只是侦查阶段的律师,没有调查取证权,所以夏霖说:“我要求他们(警方)立即去取证,但他们不给明确答覆,说要请示领导。他们没有按照我的要求去及时封存这份证据,根据我的职业判断,这些证据就会消失掉。”

“这么重要的证据,他们为什么不去提取?这就是案子的疑问之处。”夏霖说。

中共警方紧急销毁证据

21日,本来张树梅应等待律师会见邓玉娇完毕。上午,张树梅一直等在看守所门口,然而到中午吃饭时,她接到野三关派出所所长谭静的电话,随后赶往了野三关镇(3个多小时路程)。

张树梅在电话里告诉媒体记者:“回到野三关后,派出所民警向我询问了女儿相关病情,并且到家中拿走了药物。”但她又说,警方没有拿走邓玉娇的衣物,并且,拿药的整个过程也都拍了照。

然而据媒体记者传回的最新消息:夏霖说,巴东警方于昨日封存了邓玉娇的内衣内裤,“但已经没有意义了”──21日晚,也就是律师会见完邓玉娇的当天,放置了10多天的邓玉娇衣物突然被邓玉娇母亲全部清洗,“根本没办法提取指纹和重要证据了” 。

据华商报5月23日报导,距案发12天后,在邓玉娇的两位代理律师的要求下,22日中午,在事发宾馆,巴东县检察院副检察长田平、巴东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大队长等有关部门人员作为见证,警方提取了邓玉娇案的有关物证。此次被提取的物证有五件,包括邓玉娇案发时所穿的T恤、长裤、丝袜、胸罩、内裤。

但律师遗憾地告诉媒体记者,除了胸罩,其余四件衣物均在提取前当晚,即5月21日晚上被邓母清洗,关键证据可能灭失。

更加蹊跷的是,5月23日,湖北省巴东县政府新闻办关于“邓玉娇案”的最新情况通报称,否认邓玉娇被强奸的事实。而邓玉娇母亲张树梅已声明与律师解除委托关系。

邓玉娇根本没有精神病

据广州日报报道,记者采访邓玉娇的朋友和邻居,他们表示邓玉娇正直、洁身自爱,根本没有病。邓玉娇朋友杨红丽告诉记者,她们从来没有说过“邓玉娇脾气暴躁 ”、“精神不正常”。在她们看来,邓玉娇是一个脾气很好的人。只是说话做事比较爽快,性格比较耿直,有话就说。“她只是有一点失眠,这怎么能说是精神病呢?”

她认为邓玉娇的人品绝对值得信任,而且是一个洁身自爱的人,平时生活很检点。怎么会无缘无故地拿刀去杀人呢?邓玉娇的邻居也纷纷表示,这么柔弱的一个女孩子如果不是被逼无奈,怎么会拿刀杀人呢?

一位知情者5月17日曝光邓玉娇被强奸的详细细节 中国网民广传

一、还原事件的真实细节
    
事件的真实细节应该是这样的:黄德智到了新的工作岗位后,为了自己的前程,主动请邓贵大吃大餐,一起吃大餐的还有邓贵大另一位得力助手。席间黄主动谈起猎艳的话题,示意要让邓主任彻底快活一次。邓主任可能拈花惯了,虽然透露了欣然接受的意愿,但表示了对失身女子的不屑。黄更进一步表示自己有良家女子专为邓大人准备着。这样他们就走进了梦幻城,并直接点了邓玉娇为邓贵大服务。事情不巧,邓玉娇可能因为并不提供性服务而生意冷淡,她自己也认为一时没有人要她服务,就趁空闲洗洗自己的衣服。偏偏这个时候黄德智点了她的名。黄德智见邓玉娇迟迟不出现,就向部长打听到了邓玉娇所处的位置,之后就带领邓贵大二人到了二楼的员工休息室。

这个时候邓玉娇还没有洗完衣服。见是认识的人黄德智及其朋友,也没有惊慌。还表示了感谢黄德智点她钟,本准备放下洗的衣服上钟的。但是,黄以熟人的豁达表示让邓玉娇完成手头的洗衣工作。邓玉娇在接下来的洗衣劳动中,同时和黄开始了聊天,黄也以熟人的身份放纵自己的聊天措辞。在黄德智认为火候到了的时候,提出了性服务的要求。邓玉娇并没有火冒三丈,只是表明自己不干那事,要他们另点别人。黄德智假借开玩笑的手法,让邓贵大把邓玉娇压到了沙发上。
  
但是,邓玉娇经过反抗脱险了。黄这时低声告诉了邓贵大一个阴谋。黄先拿出事先准备好的大把金钱引诱邓玉娇,邓坚定不从后就开始了第二次“玩笑”。于是邓贵大再次用开玩笑的借口把邓玉娇压到了沙发上。让邓玉娇意料不到的是,这次黄德智强力制服了邓玉娇,邓贵大真的露出了狰狞面目,彻底达到了奸污邓玉娇的目的。达到目的后的邓贵大和黄德智放松了警惕,完全没有注意到邓玉娇已进入愤怒异常的状态。直到邓玉娇从背后刺了邓贵大一刀后才有所反应。邓贵大转身后遭到了邓玉娇的再次袭击,邓玉娇面部扭曲的恐怖表情让邓贵大一时没有想到适当的反应,竟然被邓玉娇分别在脖子和肩部各刺了一刀,用力异乎寻常地大,结果邓贵大因伤重失去了反应能力。她又挥刀刺向了黄德智(黄的受伤也可能是后来对峙中黄试图制服邓玉娇而发生搏斗的原因)。对峙一段时间后,邓玉娇才想起了报警的手段。等警察到了之后,当警察表示要逮捕她时,邓玉娇糊涂了,这是怎么回事情了,这哪里还有天理啊,于是抓起玻璃杯砸向了警察。警察逮捕邓玉娇可以说是有法律依据的,但是邓玉娇这个时候是无法理解的,何况这个时候邓贵大并没有死亡,她完全没有“犯罪”的感觉。
  
二、事件的处理意见这个事件如果放在正常的时代,并不难处理。

即便是在现在社会矛盾强烈激化的环境下,也不难处理。首先,要公正地收集更加全面的旁证,一丝不苟地调查事发现场,全面调查四个当事人的关系背景,调查事故现场的有关人员的旁证,特别是另一位当事人的供词更要力争全面。这个邓某人一定要公开姓名。

有一个铁证不能不取,那就是邓玉娇的身体检查。面对有三个大男人侵害的环境,邓玉娇不存在任何防卫过度的问题。至少她没有学过人体解剖学,不知道刺哪里可以置人死地的。恰好刺死了邓贵大,那是邓贵大造孽太深,罪有应得。由于邓玉娇结束了他的犯罪生涯,说不定是邓玉娇超度了他的灵魂,他应该感谢邓玉娇的拯救才对。

(据大纪元记者骆亚、薛飞综合报导)


***************************************************************

2009神韵全球巡演时间表及购票信息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