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是重慶“3·19”事件的大內高手
 
李天笑
 
2009-3-26
 
【人民報消息】重慶319發生了中共建政以來首次殺兵奪槍大案。警方啟動“反恐”應急方案,公安部長孟建柱和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親自督辦,調集148位破案能手,組織252個攻堅組,投入警力逾萬人,實行近乎戒嚴的交通管制,展開梳頭般大搜捕。但至今一無所獲。

此案的蹊蹺之處不僅在於,殺兵男子穿鬧市登車而逃無人能擋,而且在於神秘殺手尚未歸案,中共媒體和海外親共媒體已紛紛明示暗指““藏獨所為”,明顯帶有“先定罪後破案”的印記。

究竟誰是重慶殺兵案的高手?槍擊事件處於西藏314事件一週年的敏感時期,重重疑點使案件顯得撲朔迷離。

疑點一:中共314期間重兵戒備和重慶市長“警惕性不高”的說詞相互矛盾。殺兵案前,中共已在藏區布下7萬軍警。同時,四川阿壩州發生了向自焚抗議的藏人僧侶開槍;四川甘孜州政府樓被人投炸彈;拉薩火車站據說發現裝有炸藥的行李箱;中共還當局放風說有“藏獨”潛入重慶。在如此壁壘森嚴和風聲鶴唳下,重慶殺兵為何仍然有條不紊地發生了?

疑點二:如此重大的殺兵奪槍大案,中共居然一反去年314驅趕外國媒體慣例,主動讓海外親共媒體搶了頭彩。這若沒有特殊安排是決不可能發生的。

疑點三:古人說,巴蜀險阻,人好為亂。但藏人多信佛教,重和平抗爭,雖有極少自焚投河等自殘抗議行為,但殺人奪槍則是聞所未聞、與理相悖的。況且重慶非藏區,藏人到重慶抗議非但沒必要,而且自毀形象。說藏人跑到漢區重慶殺人抗議,更難以服人。

疑點四:以“皮膚黑”和“背長刀”斷定“藏獨所為”,更是牽強附會。殺兵奪槍發生在3月19日晚7時42分。朦朧夜色之下,戴著“只露著眼睛的黑色線帽”,旁人根本無從判斷膚色深淺。從警方提供的唯一錄像截圖和剪影看,看不出嫌犯“背長刀”。 “背長刀”一般為漢族武士的習慣,藏人的“挎刀”一般只有一尺多長,不背,只挎在腰間,且只有在放牧時挎,在城裡一般不挎。退一步說,作案已有手槍,殺傷力比刀大,並搶了衝鋒槍,身攜兩槍,似無必要再“背刀”增加累贅,使逃脫不便。再者,襲擊者的成功前提是得手前不被察覺,得手後盡快脫身。除非故意引人注目,否則決不會背一把長刀招搖過市。因此“背刀”的動機十分可疑。

疑點五:重慶市曾耗資4千萬安裝和更新了幾千個視頻頭,電子監控覆蓋全市。但偏偏警方和軍方所提供的只是一個模糊不清和拼接起來的錄像截圖和一幅剪影。其它錄像哪去了?這與楊佳殺警案中警方隱瞞大量關鍵錄像是否相似?

疑點六:是否存在“殺人奪槍”製造更大規模的恐怖襲擊的動機和目的?如果單純需要用槍製造更大規模的恐怖襲擊的話,這麼大張旗鼓的幹反而使更大規模襲擊提前暴露流產,而悄悄買槍才更合理,因為目前用錢買槍並非難事。如果是搞恐怖主義的話,一般會有組織出來宣示,使人對某個組織和事業感到畏懼,但現在沒有。

以上分析說明,殺兵奪槍案“藏獨所為”的可能性很小,而中共“大內高手”自導自演的可能性很大。除以上所述,中共有具體的利益涉及其中。首先,嫁禍於人是中共慣用手法,中共需要為重兵駐藏、為彈壓09年各種突發抗議事件尋找藉口。其次,薄熙來在與習近平爭寵中,藉此同時向江及中共高層示好,撈取政治資本;同時也順便幫江抓捕迫害法輪功。再其次,公安部也藉此凸顯了其重要性。最後,在64即將到來之際,用幾個士兵的鮮血來洗滌軍隊的形象,同時為再次大開殺戒提前開脫。

天下未亂蜀先亂。每當歷史上改朝換代時,四川的起義就聞風而動。當初由“保路運動”經“武昌起義”導致大清退位。今天在天滅中共之際,中共每次的拙劣表演都反助了人民的覺醒。重慶槍聲反而鼓舞了中華民族反抗中共暴政的勇氣,加速了它的解體。



***************************************************************

2009神韻全球巡演時間表及購票信息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