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周年大閱兵 中南海刀光劍影(多圖)
 
張海山
 
2009-5-14
 



【人民報消息】黃光裕案引發廣東官場大地震,餘波未平,胡錦濤又勒令查房產打到上海幫要害。外界分析,北京權鬥升溫,蓋因十月間的中共六十周年大閱兵臨近。按中共內部潛規則看,十年一次的大閱兵已是中共歷史性權力象徵的新標竿。



有消息指黃光裕案引發廣東官場大地震,不排除再有官員被查落馬。(AFP)

進入二零零九年,中共官場氣候劍拔弩張。前國美電器主席黃光裕案不斷發展,引發廣東官場大地震,並向高層滲透,涉及的中央部門之廣、牽涉的官員人數之多,已是歷來罕見,成為上海社保案之後的又一大案。截至目前,涉黃案已先後有大批官商及掮客遭當局拘查,包括廣東省前政協主席陳紹基、廣東省紀委前書記王華元、公安部部長助理鄭少東等。甚至被傳是陳紹基情婦的廣東電視臺王牌美女主播李泳近日也被帶走“協助調查”。

有消息指,本案將進一步拖累廣東政壇,不排除再有官員被查落馬。有海外評論視之為中共十八大權力鬥爭的前哨戰,指黃光裕案件指向廣東幫,甚至是指向中央政法委書記、江澤民嫡系周永康。

與此同時,胡錦濤又勒令上海搞試點,查處兩千名局級以上幹部的房產問題,至二零零九年四月底為交代房產票證的期限。據上海人權律師鄭恩寵估計,如按陳良宇貪腐三百多萬被判刑的標準,局級至少有70%要受懲。鄭恩寵指出,上海幫腐敗頭子是目前的上海市長韓正,上海房產官商黑色交易與其當年作為主管副市長的政策制定有直接關係。房產是不動產,證據確鑿,可查,外界認為此舉打到了上海幫的要害。胡是虛晃一槍,還是發動二次清洗,有待觀察。

涉及最高層換代的中共十八大,要到二零一二年才舉行,相關布局的權鬥是否為時尚早?如果參照江澤民鏟除北京幫、胡錦濤打擊上海幫的時程,算是早了些。北京市委書記陳希同被迫辭職、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被革職,只比中共十五大、十七大早了兩年及一年多。

胡是否因心急而太過超前動手,其實不然。二零零九年另有一項中共政治大事,即十月間的中共六十周年大閱兵。按中共內部潛規則看,該事件的政治權重不亞於十八大,成為中共歷史性權力象徵的新標竿。

換句話說,胡錦濤真能統領各方為其本人大閱兵做好充份準備而閃亮登場,也就一舉確立了其未來十八大上的主導權。相反,如有任何閃失,則胡威掃地,政敵則乘虛而攻之。

六十周年大閱兵 第四代的權力象徵

二零零九年一月四日中共官方透出“中國籌備國慶大閱兵”的消息,在國內外引發關注。環球網一項有四千餘人參與的投票中,超過86%的網友表示有興趣。網友普遍圍繞“勞民傷財”、“新武器展示”或是“增強對抗金融危機信心”等方面談論。國際媒體也有“中國威脅論”及“武力炫耀”等的評論,但都不甚了解十年一次的大閱兵中所蘊藏中共獨有的政治權力的強人象徵。

當局軍事戰略問題專家彭光謙的對外言論多少透露出問題的實質,“事實上世界各國都有自己的閱兵儀式,只是形式規模不同。比如歐洲國家閱兵頻繁但規模小,中國閱兵次數少但很有成效。”他說,“對於整個國家來說,閱兵的意義超出了軍隊的範疇”,“我們國家以前在不少重大歷史關頭都進行過大閱兵。”

據統計,中共建政後共舉行過十三次大閱兵。其中一九四九年天安門建政閱兵到一九五九年中共搞十周年期間每年舉行一次。一九六零年中共中央決定實行“五年一小慶、十年一大慶、逢大慶舉行閱兵”。後由於“文革”等原因暫停,直到一九八一年根據鄧小平提議恢復閱兵。此後,一九八四年和一九九九年的兩次閱兵作為中共第二代鄧小平與第三代江澤民權力核心象徵的對外宣誓。

二零零九年六十周年大閱兵無疑是胡以其作為第四代權力總代表載入史冊的時刻,其成效直接影響到胡團派人馬在以後十八大上的權力布局。

據悉,胡以軍委名義對此次閱兵提出了“四個一流”的要求:一流的組織領導、一流的武器裝備、一流的訓練成果以及一流的精神面貌。據總政治部日前下發的閱兵宣傳教育提綱透露,閱兵方案由胡錦濤親自審定。總政高調稱,這次六十周年首都閱兵是胡的重大戰略決策,是六十周年慶典活動的重要組成部份,也是黨政軍政治生活中的一件大事。是新世紀新階段具有標誌性意義的重大活動,將載入發展史冊等。

由此可見,胡對此次歷史性曝光十分看中。有報導稱,女兵方隊腿綁五、六公斤沙袋日日操練。參閱部隊已按要求積極“備戰”,目標是“努力超越歷次國慶閱兵的水平”。說白了,就是必須要超過江澤民當年的閱兵水平,否則胡難以滿意。

鄧、江各自閱兵宣王朝

一九八四年一月十日,日本時事社便援引“中國消息靈通人士”的話透露了中共當年將恢復閱兵的消息。當年十月一日,多家國際媒體密集報導了中共閱兵情況。美聯社說,“中共用調子高亢的自讚、豐富多彩的遊行和鄧小平的首次閱兵慶祝它建政三十五周年。”事實上,鄧把老毛欽點的接班人華國鋒搞下臺,在掌握黨、政、軍大權之後,恢復閱兵用以對外展現其在中共內部不可動搖的政治地位。

一九九七年鄧去世,一九九九年的五十周年閱兵成為江澤民擺脫鄧老爺子的影子,把自己樹為中共第三代核心的重要時機。江竭力彰顯,當時軍方東風-31導彈、T-90坦克、“飛豹”戰機等先進武器亮相。日本《讀賣新聞》則依據東風-31導彈的“個頭”窺探出中共軍用導彈的“革命性突破”。

在當年閱兵之前的七月間,江發動了鎮壓法輪功信仰團體的全國性運動。江宣稱“用三個月消滅法輪功”,以示其權力意志的不容挑戰。江萬沒想到卻從此陷入泥潭,至今還在為避免血債清算而奔忙。




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三日胡錦濤親抵黃海的海軍閱兵。此次中共
海軍史上最大規模閱兵臨時更改時間,使所有媒體措手不及。(AFP)

海軍大閱兵異象環生

六十周年閱兵系列,還包括了海軍和空軍的獨立大閱兵。海軍閱兵被安排在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三日,在青島附近的黃海海域。這是一場二十二國海軍共同構建的海上大閱兵,據稱是中共第一次舉辦多國海軍檢閱活動,也是中共海軍歷史上最大規模的海上閱兵。作為軍委主席,胡錦濤親臨黃海。

但是當天海軍大閱兵,卻異象環生,似乎“出了問題”。原定為二十三日早上九點開始的閱兵,突然改為下午兩點二十分,以致所有媒體都措手不及。所有宣稱直播的媒體,都沒有能夠直播,觀眾失望,媒體被動。

照片顯示,胡錦濤閱兵時,竟然出奇地一臉嚴肅。與在場的軍委領導人和海軍首腦們毫無互動。這與江澤民當年檢閱海軍時,與軍委領導人談笑風生,形成明顯對照。更有人發現,胡錦濤一改接見軍隊代表時,必然身穿“軍裝”的慣例,第一次著“西裝”,檢閱海軍。胡選用的那條藍白相間,象徵海浪的領帶,說明他在著裝問題上,是頗費心機。

對於閱兵時間突然推遲,新華社事後公開解釋是,二十三日上午胡接見了各國艦長。外界指出,這樣的解釋,更顯“欲蓋彌彰”。如此國際性與歷史性的大型閱兵,每個細節都必然是經過事先精心安排。胡在二十二日到青島後,可以與各國艦長的禮節性會見,進而確定檢閱時刻,通知各大媒體直播。這些事項,肯定都在閱兵指揮部事前正常安排之列。

但胡為何要打亂行程,在二十三日上午接見外國艦長,以致臨時更改已發布且“雷打不動”的閱兵時間,這隻能說發生了“非常事件”,不得已為之。

外界解讀

那麼,這個“非常事件”是什麼呢?一種分析認為是,胡在與軍委和海軍首腦談話過程中,對“航空母艦”的最敏感問題,做出了“出乎意外”的表態,以致閱兵指揮部措手不及,甚至不排除發生了令人不愉快的場面。胡不得不為其安全擔憂。

閱兵前,國防部長梁光烈和海軍司令吳勝利都說過:“中國不可能永遠沒有航空母艦。”但是吳勝利突然在二十二日對舉世關注的此次閱兵的最大看點:中國造航空母艦問題,提出了須要進一步聽取各方面意見的“說法”。

胡二十二日到達青島,顯然,只有胡的態度才可能使吳勝利陷入“前言不搭後語”的被動境地。胡的令人不愉快的意外表態,完全打亂了慶祝海軍建軍六十周年生日的喜慶氣氛。在這種氣氛下,也許不會有心思去穿那件不倫不類的“軍裝”,這是否還可以進一步做出“黨指揮不動槍”的“聳人聽聞”解讀。

中共十七大召開的前一年,二零零六年五月初胡曾經歷了黃海暗殺未遂事件。當時,胡乘坐中共最先進的一艘導彈驅逐艦到黃海視察北海艦隊,突然兩艘軍艦同時向胡乘坐的導彈驅逐艦開火,打死驅逐艦上五名海軍戰士。載著胡錦濤的導彈驅逐艦做夢也不敢想有人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謀殺中共最高領導人,於是驚慌失措之下,立即調轉頭以發瘋的速度,載著胡錦濤疾馳駛離艦隊演習海域,直到安全海域。

當時為了避免再次受暗殺,胡換乘艦上的直升飛機飛回青島基地。未敢作停留,也未回北京,直飛雲南。一個星期之後,胡把一切安排妥當,才回北京露面,胡錦濤行程十日之前對外是空白,新華社發消息十一日至十五日胡在雲南考察。




二零零六年五月初,胡錦濤乘坐一艘導彈驅逐艦到黃海視察北海艦隊時險遭暗
殺,後胡換乘艦上的直升機飛回青島基地。圖為某國航母上的直升機正在降落。(AFP)

二零零六年,海軍司令張定發病發去世時,官方既沒有吊唁,沒有吊詞,新華社、《解放軍報》都未報導,只有海軍自己的小報兒《人民海軍報》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七日在頭版刊出個簡訊:“中央軍委委員、海軍原司令張定發同志,因病於十二月十四日在北京逝世,享年六十三歲。”消息中只有一個簡單的不能再簡單的履歷,甚至連個黑白遺照都免了。張定發是江的死黨,外界懷疑其黃海暗殺有關。

此刻與海軍高層的意見相左,又有黃海被暗殺的經歷,胡不得不為自己的人身安全而重新檢視原行程,也許可能又一次使江破了局。

儘管胡錦濤平安無事,但他無法壓抑自己的憤怒,臨檢閱前,胡顯然沒有穿上一次接見海軍時穿的軍服,此次他選擇了西裝。早上接見各國軍艦將領時,他搭配的是紫紅色領帶,閱兵時搭配的是深藍和淺藍相間的斜紋領帶。

胡意味深長的說:“我不僅僅是軍委主席!”四月二十三日,在青島出席海上閱兵活動,胡錦濤招手致意時,臉上每塊肌肉都繃得緊緊,旁邊站著的軍委第一副主席、江的親信郭伯雄行軍禮時,手似乎瑟瑟發抖。

這個六十年來第一次的大陸海軍閱兵式的意外應該讓胡錦濤感到,如果不加緊制約政敵,自己在後面決定性的十月閱兵時難說不會成為倒楣的靶子。◇

轉自【新紀元周刊】120期“北京觀察”(2009年5月)



***************************************************************

2009神韻全球巡演時間表及購票信息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