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給成龍免費支個招
 
胡塵
 
2009-5-10
 
【人民報消息】對於“香港、臺灣太自由,太亂,中國人是需要管的”的言論,面對港、臺、大陸三地的輿論質疑,成龍辯稱媒體對他的言論斷章取義,以致造成了他被誤解,但成龍顯然忽略了一點,他直接面對電視鏡頭講這番話,而不是與平面媒體記者的單獨交談,根本無可抵賴,因此,無論在說這番話之前、之後他還說過什麼,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作為一個著名演員,素來以正面角色出場的“真心英雄”, 用自己不誠實的辯解表明他開始感到了心虛。

事實上,成龍完全不必辯解,他有權利說這番話,根據公開視頻,他的談話原文如下:“太自由了,就變成像香港今天這個樣子,很亂,而且變成臺灣這個樣子,也很亂,我慢慢覺得,原來我們中國人是需要管的。”無論在“太自由”的香港,還是在不太自由的大陸,這番話你可以說,他可以說,我也可以說,都不觸犯法律,屬於言論自由範疇,但是,自由的另一面是責任,每個人在行使自己的自由權利的時候,都要承擔相應的責任,而責任不限於法律責任,還有道德責任,很顯然,說出這番話後,成龍在港、臺、大陸同時受到普遍的道德質疑:《蘋果日報》頭版通欄標題〈成龍這個奴才〉,臺灣民眾呼籲取消成龍的聽奧大使身分,國內則有網友呼籲抵製成龍的電影和演出。對於一個靠臉面吃飯的演員來說,這樣廣泛的質疑意味著什麼,成龍心裏明白,因此,他試圖用不誠實的行為將責任推給“斷章取義”的媒體。

獻媚以獲演出市場?

但這番言論不是孤立的,此前,成龍對華人社會第一個通過民選產生最高領導人的地區說:“臺灣的民主是一個笑話。”而對民主、自由遙遙無期的大陸,他有過什麼樣的批評?香港、臺灣的自由與大陸的不自由,並不是一個地域性問題,而是價值觀的區別,在表達對於自由之“亂”的厭惡的時候,成龍嚮往的是把中國人“管” 起來,而最喜歡“管”中國人的,無疑是中國大陸的權力機構。

無論在政治、經濟、文化還是專業性的電影領域,中國政府的“管制”能力和欲望都是世界一流的,為此,中國政府遭受著來自各方面的批評,很顯然,當成龍在中國大陸的海南博鰲說出“中國人是需要管的”,他回避了大陸官方“管”中國人的弊病(視頻中看不出有媒體斷章取義的跡象),人們對於成龍借這番話獻媚中國政府、以取得更多個人利益的質疑並非沒有道理,眾所周知,大陸已成部份香港影星、歌星的主要演出市場,而成龍也獲得了香港演員能夠在大陸官方電影機構獲得的最高地位——中國電影家協會副會長。

成龍顯然算錯了帳。首先,他沒有想到自己的言論在越來越珍視自由的港、臺、中國人中引起劇烈反感,以致於票房直接受損、媒體重炮轟擊、輿論窮追猛打;其次,更讓成龍感到意外的,可能還是大陸的反應。

素來被“管”得很老實的大陸中國人對成龍的言論普遍表現出了極大的反感,網友呼籲抵製成龍在大陸的演出,而在深圳衛視播出帶有批評性傾向的報導之後,國內平面媒體迅速跟進,紛紛予以報導,言辭間也多對成龍持批評態度,一點情面不留。

若以我的小人之心度成龍君子之腹,他此時一定會感到茫然:大陸的電視、報紙多屬官方,怎麼也對我成龍這番獻媚之言不領情呢?在港臺社會和大陸民間一片喊打聲中,大陸官方可是我成龍唯一的依靠了。只要有來自大陸官方的支持,管他誰來反對,都無損我將來的利益,而失去了這一保護,我成龍可真要臭遍華人世界的啊!

看來,經常拍戲、代言、剪彩、經營於大陸的成龍對於中國大陸的社會變化一無所知,他只顧忙著賺錢去了。在這片歷來被“管”得嚴嚴實實的土地上,人們對於自由的嚮往和追求自由的努力正是中國社會進步的動力,也是近年來中國社會緩慢走向公民社會的表征,儘管仍處在不自由的管制之下,人們已經開始學會獨立的思考和表達,而媒體人對於自由的嚮往,也恰恰與成龍這個享受著自由的演員表現出不同的立場,於是,在第一時間裏,他們發出了對成龍的廣泛批評。

馬屁拍到驢腿上

而成龍獻媚的物件也沒有給成龍期待中的保護。誠然,中國官方並不願意給社會太多的自由,但是,他們並不公開說出反對自由、民主的話,過去沒有,現在沒有,以後恐怕也不會,他們對於自由的打壓是“做而不說”的,此刻,如果他們站出來保護成龍,便會此地無銀,表明他們是喜歡“管”,而不給中國人自由的,這與大陸官方一貫的政治策略和手腕不符。另外,面對中國民間要自由、要民主、要人權的壓力,中國官方雖然牢牢地掌握了足以鎮壓的權力,卻已沒有發起向自由、民主進攻的能力和欲望,他們所想的,不過就是在拖延時間中悶聲發大財而已。

因此,秉承鄧小平“不爭論”的政治遺囑,他們總是盡量避免官方語式之外關於自由、民主問題的討論,因為只要開啟討論,他們一定是輸家,概言之,他們並不公開反對自由、民主,但總是盡力回避談論自由、民主,而成龍恰恰犯了大陸官方的忌諱,他用幾十個字的談話在港、臺、大陸三地掀起一輪關於自由問題的輿論浪潮,打亂了大陸官方“不爭論”的布局,在官人們看來,“成龍這個蠢貨,你可真會給我幫倒忙啊!”

此時的成龍,可謂四面楚歌。這是一個獻媚失敗的典型案例,足以令後來者引以為戒。

奉勸成龍及後來者幾句:一、中國大陸的水很深,很渾,但無論多渾,中國人內心對於自由、民主的純淨嚮往不會消失,而且已成中國社會變革的重要力量,不要以為不自由的人願意忍受永遠不自由的狀況,挑戰十幾億人內在的常識與良心判斷不會得逞;二,中國政府壟斷著過多的權力和資源,但民心與市場並不全然受權力的控制,官方固然不可得罪,但以犧牲民眾與市場的代價討好權力並不明智,你不是黨員,最多屬於統戰對象,必要的話,犧牲掉很簡單,到那時人財兩空,實不劃算。

最後給成龍免費支個招:向封閉性權力的擁有者獻媚要學會使用他們的語言,不可過於直白,比如想升官,你要說想進步;想管制,你要說想服務;想剝奪我們的自由,要說穩定是壓倒一切的大局;想賺錢,要說為社會主義經濟建設添磚加瓦。這裏面學問很深,不是生活在自由社會、想什麼就說什麼的人能夠輕易掌握的,想學會這一套,最好到中國大陸隨便哪一家黨校封閉性學上幾年,再找家權力機關實習幾年,前提是,成龍先生你要犧牲掉你的自由,忍受那種枯燥和無聊的說教,還要犧牲個人的自尊和獨立性,做一個願意被無條件“管”起來的人。否則,該幹嘛幹嘛去,別把演武打片的那點三腳貓用在政治投機上。

轉自《自由聖火》


***************************************************************


看神韻藝術團美麗的動態圖片

神韻藝術團全球巡演時間表及購票全信息

全世界華人系列大賽全信息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