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大右派”林希翎第五次看神韻(圖)
 
2009-3-1
 

中國著名“大右派”林希翎女士在演出結束後和神韻演員合影。
(攝影:章樂/大紀元)

【人民報消息】定居法國的中國著名“大右派”林希翎女士帶著病後還在恢復的身體,趕到巴黎國際會議中心劇場,第五次觀看了神韻演出。她在演出後,心情激動的談起了她的觀感。

據大紀元記者唐弘3月1日巴黎報導,2月28日當地時間晚上10時半,神韻紐約藝術團在巴黎國際會議中心劇場的第三場演出圓滿結束。觀眾熱情洋溢,來自社會各界的巴黎觀眾為神韻的精彩演出所傾倒,場內掌聲熱烈,觀眾與演員互動頻繁,氣氛溫馨。不少觀眾是去年觀看神韻演出後再次觀看或連續觀看,他們除了對神韻精美的表演形式給予世界一流的讚揚外,同時也對神韻用藝術的形式傳遞精神和傳統道德價值的深厚內涵感到欽佩。

在中國大陸,林希翎的名字對於經歷過1957年“反右”等政治迫害的人來說,可以說是家喻戶曉。年過七旬的林希翎,原是《中國青年報》特約記者,1957年反右運動中隨55萬知識份子被打成右派,1977年中共為右派平反時,鄧小平明令不能給林希翎、章伯鈞、羅隆基、儲安平和陳任炳等5人平反。如今,右派中的4人已經去世,只剩林希翎這個中國最後一個“大右派”。她一生酷愛文學,卻被打入政治漩渦而造成家破人亡。林希翎定居法國多年。

她說:“我今天來的不容易。我出院兩個月,平時根本不能外出。今天下午又堵車,晚上居然看到了神韻,這是我第五次看神韻了。去年我在美國看了神韻,後來記者對我的採訪引起了很大的轟動。共產黨氣死了,想整我。今年我就說,今年怎麼爬,我都要爬來。我來看節目從行動上也是對中共對我的迫害、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中共對支持法輪功人的迫害的一種抗議。所以我要來現場觀看。”

談到神韻的表現形式,她說:“神韻的導演好,布景、化妝好,特別素雅,特別素雅,特別樸素。民族性、民俗性,還有……特別接近老百姓。我感受到一種悲情,濃濃的悲情,雅俗共賞。”

談到神韻的藝術性,她說:“神韻在海外的演出這麼高水平、這麼強烈的反應,都會反映到國內,給國內的藝術團體很大影響,他們都會來看。所以我說神韻藝術團作了很大的貢獻,神韻對中國傳統文化藝術的傳播起了一個很大的促進作用。不管國內中共藝術團體嘴巴怎麼說,什麼好看,什麼不好看,老百姓的內心看法是共同的。”

她又說,另外,中共的藝術團體有一個很大的背景特點,它們是有錢了,官方嘛,富麗堂皇,搞人海戰術,搞服裝這些,花大錢,但它們缺乏一個東西,就是“神韻”。“我覺的這兩個字非常非常傳神。它們(中共)就缺乏這個神韻。這個精神,這種人文關懷,內心的,對我來講,作為一個藝術愛好者,就是真善美,神韻藝術團的演出,我看了五次,有一個很大的特點,就是有神韻,精神,有愛,真、善、忍,大愛,這一點是中共藝術團體怎麼都缺乏的。”

談到為什麼中共在海外阻撓干擾神韻的演出?她說:“我覺的它們運用這種流氓手段,國內一批反動派、整人派始終堅持這一套,到國外還是搞這一套,這個也不奇怪,我親身經受過,它們始終沒有停止對我的迫害,用各種卑鄙的手段,說明它們心虛呀。這是他們的罪過,這麼腐敗,這麼壓迫人民,他們越來越孤立,垂死掙扎,耍流氓似的,我就講自取其辱,是非顛倒,真假顛倒,榮辱都顛倒了,可恥!你迫害人家,你在美國以中共大使館的名義,一天到晚批評人家干涉內政,實際它老是雙重標準,以海外的外交手段,干涉法國的內政、歐盟的內政,不屑人家說什麼;要批評它,就說人家干涉內政,它們把華僑當作他們的工具,用威脅來利用華僑,不聽它們就是不愛國。”

她指出,實際上,賊喊捉賊,中共是賣國主義者,以國家的名義賣國。因為它參加聯合國,卻不遵守聯合國的法律,那麼,這個政權的合法性在哪裏?它不是選舉產生的,老百姓承認你嗎?狐狸尾巴露出來,“我為它們感到很痛心、很羞恥。沒有普世價值,那何必參加聯合國呢?這些都是全世界的規章制度,中共非常矛盾,矛盾百出,不尊重別人,就是不尊重自己。”


***************************************************************

2009神韻全球巡演時間表及購票信息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