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伪造甲流死亡数据 长春市疾控中心意外泄密
 
2009-11-29
 
【人民报消息】近日,有知情人士透露,吉林长春的甲流死亡病例已达51例。还有知情的吉林民众上周在网上发帖披露,截至11月3日,内部消息说吉林市共有35例重症患者。“可气可恨的是,明明是甲流,都不下诊断,只说是重症肺炎,隐报瞒报。”而官方截至目前的报导称,吉林仅有2例死亡。而吉林省当局向国务院下过保证“零死亡率”,从而使长春甲流疫情趋于“加密”状态。

大纪元记者方晓、曹英华采访报导,就长春市甲流确诊病例及死亡病例,大纪元记者致电长春市疾控中心询问。

长春市疾控中心意外泄密

记者:知情者的消息说,截至11月3日,长春甲流重症病例有几十例,到目前长春已51例死亡,是这样吗?
对方:甲流数据对我们来说是机密数据,我们有保密任务,是受法律限制的。相关疫情数据只有省卫生厅有资格对外发布,这是法律赋予他们的权力,我们只是负责疫情监测的,疫情方面的数据是医院报上来的。

记者:你们掌握的长春现在有多少死亡和重症确诊病例?
对方:这个在保密范围内,就是对我父母都不能说的,如果我说了,是要被追究法律责任的。我有任务在身,所以不能说任何相关信息的。我只能告诉你,医院看到病人是重症才给提出甲流检测申请,这个病例才上报。

对方还对记者解释,卫生部关于甲流的诊疗方案规定,只对住院的危重病例进行实验室监测,是为了看毒株有什么变化,对一般的甲流检测没意义,只按一般的感冒治疗,这是国家的要求。还有就是集体或单位出现爆发疫情时,我们给部份病例进行采样检测,从头到尾都不是按个人的意愿做采样检测的。

记者:不给非重症或危重患者做检测,那么即使是甲流死亡的也不计入甲流死亡病例统计吗?
对方:对,应该这样理解。

记者:医院不上报甲流确诊和死亡病例的数据,你们也不统计这个数据吗?
对方:对。

对方还坦诚:“甲流死亡的数据不可能非常准确的,因为有些人到医院看病,这些人没给做检测,就不是甲流吗?他也可能是甲流患者,我们也掌握一部份这样的数据,还有不就诊的甲流病例,所以说甲流确诊和死亡是相对的数据,肯定是有水分的。我们把数据都上报的,但省卫生厅是否如实公布,我们没有权力过问了。”

日前,大纪元记者也曾给长春市疾控中心去电,一位男性工作人员透露,前段时间学生感染甲流很多,很多学校封校,但一些学校不上报疫情,所以他们对更具体的甲流数字不掌握。

吉林省卫生厅办公室的官员接到记者电话问询时说,现在甲流诊治都是自费,个人花钱,从8、9月份开始国家就不管了。其他就不能说了。

吉林当局下保证──零死亡率

近日,一名吉林市民在网上发帖披露在吉林市中心医院ICU重症室的所见所闻,及患者家属的绝望无奈。并指出有消息传,吉林省当局下过保证——甲流零死亡率。更多市民跟贴表示对当局及其媒体的强烈不满。

这位市民表示,家人是患者,入院时被诊断为重症肺炎,但从用药情况看怀疑患者得了甲流。每天1万多元的治疗费,家属苦苦支撑。入院12天,陆续有此类患者入住重症病房。其中已有5人处于半昏迷状态。花费了几十万元,还不见好转,家属感到绝望。铁路医院,465院都有此类患者。

“有消息流传,吉林省当局向国务院下过保证,吉林省不会有一例甲流患者死亡──零死亡率。为了这个保证,有关省内甲流消息近乎封闭,对中小学及医疗单位的检查排查也停止了。”

知情者还透露,吉林市一位25岁妇女,怀孕7个月,患甲流住进吉林市中心医院5楼ICU重症室。胎儿虽然正常生产,但在腹内就已死亡。

吉林民众在跟贴中纷纷表示对当局的不满:“这个是事实,甲流确实很严重,中心医院进重患室的确实不少”、“在吉林市的媒体上,你根本看不到甲流的报导,吉林市的媒体集体失语”、“本地媒体完全就是胡说八道的东西,正经事一个也报不出来,去年那场大雪时,菜价涨了好几倍,新闻里却说几乎没上涨,还在江南菜市场采访了市民,真是恶心呀!”

“吉林市流感80%是甲流,我通过亲戚(护士)听说了。医院早就被通知不准下甲流的诊断,只能下流感、肺炎之类的”、“现在甲流治疗都是自己掏钱。我校有近400名学生发烧,没有一例有诊断,根本没人过问。人们进入甲流麻木期。”

病毒变种 疫苗失信

由于当局不得不承认大陆甲流病毒出现变种,故民众对甲流疫苗的作用产生更多质疑。

长春理工大学内的校医院人员接到记者电话询问时,谈了对甲流疫苗的看法:现在疫苗还未轮到给学生接种,具体注射时间要等当局通知。不过我认为打了也未必产生免疫,因为病毒在变种。“现在学校处于封校状态,有学生证才能进出,天气不稳定,很多人感冒。”

记者致电吉林大学了解到,9月期间该校与其他很多学校一样,不得不封校停课,但“十一”放假回来,很多人感染了甲流。“现在学生平时基本都待在学校,到公共场所都戴上口罩。”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