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奧運會前的戰略大潰退
 
章天亮
 
2008-6-30
 
【人民報消息】法拉盛事件已經持續了六個星期,中共一邊在媒體上造假,一邊操縱暴民攻擊和平的法輪功學員,乃至直接攻擊警察,這是一條從一開始就註定失敗的路。在中國大陸,媒體封鎖如此嚴密、暴力鎮壓如此殘酷,尚且無法阻止法輪功學員維護信仰、揭穿謊言的決心,更遑論美國有言論的自由和完善的司法體系。

正義媒體對中共謠言的揭露、聯邦調查局對暴民的調查、國會議員支持法輪功的聲音,乃至警察對暴徒的逮捕,不但令中共難以煽動法拉盛的普通民眾,即使暴徒之間互相做托,醜劇也難以為繼。

在醫學上做人類病菌試驗時,一定要有培養基,即病菌離開人體無法生存,必須人工營造一個病菌生存的環境。中共要把它的一套拿到美國來,也必須營造一個謊言和暴力構成的環境。而在美國這樣一個自由民主的社會,謊言很快被戳穿、暴力很快被制止,中共對法輪功的這一場陰謀也就只能以失敗告終了。

然而反思中共為什麼發起法拉盛事件,我們就會知道,在新唐人24小時向中國大陸廣播的衛星信號是中共最為恐懼的事情。

一、法輪功九年反迫害只對外做了一件事

法輪功九年反迫害只對外做了一件事,就是“講真相”。講真相的方式可謂五花八門,從派發傳單到辦媒體,從突破網絡封鎖到復興和重建中華正統文化,從起訴迫害大法的元兇到聯絡各國媒體、政要等等,這種全方位的講真相方式摧枯拉朽一般地清理著令中共賴以維生和維持迫害的謊言和黨文化系統。

奧運前夕,中共處心積慮,把“講真相”的法輪功當作頭號敵人來打,在海外多次陰謀設陷。僅舉一例說明,當奧運火炬傳遞至舊金山時,中共已經通知媒體及僑界,法輪功會出現在抗議現場。因中共自信已借奧運煽動起民族主義情緒,如果把法輪功抹黑成“抵制奧運”的團體,則可進一步煽動民眾仇恨法輪功。

令中共意外的是,法輪功作為一個修煉團體,不干涉世間俗事,更不會去抵制奧運會。策劃此事件的親共團體掩飾不住地失望地問“法輪功怎麼不來”?

四川大地震發生後,中共發揮“把喪事變成喜事”的特長,利用媒體偽造中共一心為民的假象。深刻了解中共本質的新唐人、大紀元等媒體,則揭露中共由於事先隱瞞地震預報以及豆腐渣工程才造成大量無辜民眾傷亡這一“三分天災、七分人禍”的事實。

中共唯恐民間的悲情指向這個腐敗的制度和它的貪官污吏隊伍,於是便導演了法拉盛事件轉移視線。其最終的原因還是中共害怕法輪功揭露真相。

多年以來,中共為阻止法輪功講真相既不惜血本,又手段用盡。它花費至少數十億美元封鎖網絡;雇特務到美國毒打突破網絡封鎖的技術總監李淵博士,搶走他的電腦;雇暴徒去砸香港大紀元的印刷設備;派特務打入法輪功內部竊取情報;設置電臺干擾希望之聲的廣播;包括這一次歐衛事件,中斷了新唐人對大陸的廣播。

二、歐衛事件的歷史與疑點

2005 年4月13日,華爾街日報報導了歐衛在當時要中斷新唐人合同的不光彩背景。與其它衛星公司一樣,歐衛力圖進入中國的主流衛星媒體和數據業務市場,但多年來一無所獲。於是歐衛便制訂了對中國市場“將欲歙之,必固張之”的策略,跟新唐人電視臺簽訂了為期一年的合同,並從一開始就打算犧牲新唐人。

果然不出所料,在2004年歐衛播出新唐人幾周以後,北京的衛星公司就給歐衛發來措辭強硬的警告,而歐衛也隨即表達了可以中斷新唐人信號的意願。為收買歐衛公司,中國把大筆合同給了歐衛,讓歐衛做了“更廣泛並更有利潤的交易”。

2005年,歐衛準備停掉新唐人信號的時候受到了來自國際社會的強大壓力,然而歐衛公司卻準備為了商業利益一意孤行。此時美國的介入扭轉了僵局。

美國五角大樓每年有數千萬美元的合同給了歐衛公司。在美國政府、國防部和國會等的聯合努力下,歐衛也從美國拿到了更多的合同。因此,歐衛2005年與新唐人續簽合同,與其說是出自於純粹的正義感,不如說也是出於商業考慮。

以此為背景看待這次歐衛停播新唐人事件就會覺得疑點重重:

1、歐衛停播新唐人十幾天來,未給新唐人任何詳細的解釋,只是籠統的說是技術故障。對新唐人的各種詢問漠然置之,這既違反了商業合同,也違反一個大公司處理客戶關係的基本常識;
2、當新唐人詢問歐衛何時可以恢覆信號時,歐衛竟然說這需要由商務部來決定。這說明此次停播並不是一個技術問題,而是商務問題;
3、其它亞洲轉發器上頻道都得到了妥善處理,唯獨對新唐人的信號不聞不問。
4、歐衛並不製造衛星而只是運營衛星。W5衛星製造商為Thales Group。如果不是技術問題,而歐衛卻聲稱是技術問題的話,則會有損衛星製造商的信譽。令人感到蹊蹺的是,就在歐衛聲稱“技術故障”前幾個小時, Thales Group的最大股東阿爾卡特(Alcatel)與中國移動簽署了10億美元的合同。
5、歐衛與新唐人的合同本有規定,如果轉發器出現問題,歐衛有義務幫助新唐人更換轉發器,但歐衛索性把所有對亞洲轉發器全部關掉,只保留“美國之音”所在的轉發器,而按照合同,作為政府部門的“美國之音”,是不與別人共享轉發器的。後歐衛又打開了一個對亞洲的轉發器,卻仍然停播新唐人信號。
6、即使是技術問題,歐衛也完全可以啟動備用轉發器發射新唐人信號,但歐衛卻未做一點嘗試和努力。

從上述分析來看,中共的角色呼之欲出。作為一個大的商業公司來講,如此對待客戶會讓歐衛喪失無價的商業信譽。如果中斷或恢復新唐人是“商務部”決定的話,中共必然為此砸下了重金。

新唐人發言人洪凱莉表示:據新唐人的多方調查,由衛星工業界內部消息人士透露,此次停播新唐人是歐衛在中共長期壓力下,其主席Giuliano Berretta為討好中共並企圖獲得其生意,而背著董事會私自做出的決定。

三、中共的戰略大潰退

從法拉盛事件到歐衛事件,看上去中共四面出擊,從美國到歐洲到處製造事端。事實上,中共已完全處於守勢。

這種守勢從幾個方面可以看出。首先就是中共對奧運會的調子一降再降。最開始中共準備要辦歷史上最成功的奧運會,包括奧運火炬傳遞的路線都是歷屆奧運會最長的。申奧之時,中共信心滿滿,承諾開放媒體、改善人權,甚至答應在奧運會期間給不同示威抗議團體劃出專區抗議。之後中共對奧運會的投入達到4000多億人民幣,超出最開始時預算16.09億美元的40倍,就是為了傾力打造一個繁榮的奧運櫥窗。

至奧運倒計時一百天時,中共已經悄悄把最成功奧運的調子變成了“和諧奧運”,大規模逮捕信仰人士、異議人士、上訪人員,借查“暫住證”驅逐外地人,表達了中共不計成本靠鎮壓來“消音”以營造“和諧”的決心。此時,中共早已沒有了敢開放媒體和允許示威抗議的信心。

一方面天災人禍不斷,一方面鎮壓也招致國際社會和民間的批評與反彈,最近中共把“和諧奧運”又改為“平安奧運”。大概中共覺得只要能夠把奧運會辦下去就算萬幸。距北京奧運開幕還有40多天時,媒體報導出中共在北京市內設置地對空導彈發射裝備,分別位於距奧運主場館鳥巢和水立方只有約一公里處和北京市海澱公園。

6月13日,中共九名政治局常委、全體政治局委員和各省、區、市以及軍隊、武警等主要負責人的會議,並稱“這次會議是在國際國內形勢出現不少新的複雜因素、黨和國家工作面臨不少新的嚴峻挑戰的情況下召開的”,會議號召“共克時艱”。對一個常常自誇“形勢一片大好”“我黨一貫正確”的中共來說,危機感已經溢於言表。《了望新聞周刊》援引“中央黨校資深黨建專家”葉篤初教授的話說,“這一高級幹部會議具有‘非常規’特點,是諸多重大而急迫事件催生的‘大動作 ’”。

一個對自己有信心的政府是不怕民眾的批評和抗議的,恰恰相反,批評與抗議是政府傾聽民聲,改正工作失誤的有效方法。

無論是中共不惜工本的在法拉盛雇用暴民、收買歐衛公司、召開緊急會議、改變奧運名稱,以及相關在國內的鎮壓,都顯示出中共已虛弱不堪,甚至讓國內民眾再聽到一點法輪功的真相或退黨的消息,就會土崩瓦解的程度。

結語

歐衛公司其實不妨想一想,過去幾年播送新唐人的節目是對中國民眾來說功德無量的事;而現今真的值得為了一個暫短的利益屈從中共嗎?如果中共虛弱到連一個講真話的電視臺都害怕,這個政權還能存在幾天?如果歐衛配合中共,等中國轉型到自由社會時,民眾拋棄歐衛那才是長期且無數的商業損失。


***************************************************************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賽公告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