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胸中雄兵百万”的毛原来一肚子狗屎(多图)
 
林立
 
2008-6-25
 

1938年5月26日,毛泽东在延安大讲特讲《论持久战》,
原来他的战略战术就是派遣特务、收买特务!

【人民报消息】中共有党史研究室,有人终其一生就是埋头在中共提供的书堆里研究来研究去,其实那些资料都是假的。别的不说,仅仅中国共产党在哪年成立的,都是假的,更不用说其它。

为捧毛,篡改党生日

据《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透露说,1920年6月,毛泽东路经上海时,遇上了改变他终生的人:陈独秀教授。陈这时41岁,是个极富魅力,但性情极为暴躁。那时毛对陈独秀是仰视,毛曾在一篇文章中称他为“思想界的明星”。那年毛去拜访陈,正好,陈在筹组中国共产党,但那时毛还没表示信仰马克思主义。毛离开上海后两个月,1920年8月,中共成立。

张戎写道:组建中共并不是陈教授的主意──也不是任何一个中国人的主意。这主意来自莫斯科。1919年,新生的苏俄政府成立了“共产国际”(第三国际),以在全世界鼓吹革命,推行莫斯科的旨意。在中国,一项庞大的秘密计划在8月付诸实行,旨在扶持起一个亲俄的中国政府。此后三十年里,莫斯科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军火,最终使毛领导下的中共得以夺取政权。

1920年2月,布尔什维克夺取了中西伯利亚,打通了跟中国的陆地交通。4月,共产国际代表维经斯基(Grigori Voitinsky)来到中国。五月,共产国际在上海建立了据点,目的是“组建一个中国党”。维经斯基向陈独秀提出这个建议,得到了陈的同意。六月,维经斯基向莫斯科汇报说,陈将做这个新党的书记,陈正在联系“各城市的革命者”。历史证明,陈独秀是中共的第一任党总书记,而毛当时还没摸到中共的边,更不要说是中共党的领导人。


陈独秀和他主办的杂志《新青年》。
毛虽然不是创建者,但1920年7月,他开始为中共工作,不是因为崇拜陈独秀,也不是因为什么理想主义,而是因为毛实在太现实了,他不想吃苦,又需要一份像样的收入。此时,陈独秀让毛在长沙开一间书店卖共产党宣传品,和陈主办的杂志《新青年》,《新青年》上开始刊登介绍列宁和苏俄政府的文章。从那时起,共产国际便出钱赞助《新青年》。毛的任务是推销《新青年》和其他宣传品,同时也卖一般的书、杂志。虽然毛还没有信仰共产主义,但经营书店收入颇丰是毛求之不得的。

中共建政以后,把党的生日定为1921年7月1日,这是为了把毛泽东粉饰成中共创始人, 共产国际的刊物和它派来指导“一大”的马林(G. Maring)都权威性指出,中共是1920年,而不是1921年成立的。中共篡改中华民族的历史还不算,还篡改自己的历史,这个老规矩延续下去,江泽民篡改了父母、曾庆红篡改了年龄、薄熙来篡改了文凭,……到今天,共产党从上到下、从下到上,索性看见「真」字就怕。

毛的军事天才原来是特工通风报信

中共建政以来,一直宣传毛有军事天才,不学自通,一打仗就嬴,把国民党的王牌军打的落花流水,蒋介石逃去了台湾。毛也还真出了关于军事方面的诸多论述,不少军事专家还捧为经典,学来学去也学不明白,不知道毛胸中的百万雄兵到底是怎么形成的。


中共中央特务二科科长陈赓
《九评共产党》倒是透露了一些,说中共早在国民党当政时期就大搞特务渗透。其中被中共称为地下工作的“前三杰”钱壮飞、李克农和胡北风,就是打入国民党关键部门的特务。他们的真正领导者是中共中央特务二科科长陈赓。「钱壮飞任国民党中央调查科主任徐恩曾的机要秘书和亲信随从,中华民国政府军第一、第二次对江西的围剿决策和情报,钱壮飞用国民党中央组织部信函,经李克农亲自送至周恩来手中。1930年4月,表面上由钱壮飞率领,实际上由陈赓领导,用国民党中央调查科的证件和经费,在东北建立了一整套明属国民党、暗属共产党的双重特务组织。李克农亦曾打入中华民国海陆空军总司令部担任译电员,中共保密局负责人顾顺章被捕叛变的急电就是被李翻译后由钱壮飞送给周恩来的,免除了被一网打尽的下场」。

「在解放战争期间,中共情报战线直达蒋介石身边,国防部作战次长、掌握国民党调动军队大权的刘斐中将竟是中共地下党。在被调动的军队自己还不知道时,延安就已经得到情报,并据此而拟好作战计划。胡宗南的机要秘书和亲信随从熊向晖,将胡宗南大军进攻延安的计划通报周恩来,以致胡宗南打进延安时,得到的只是一座空城。周恩来曾经说:『蒋介石的作战命令还没有下达到军长,毛主席就已经看到了。』」(《九评共产党》之二)

张戎经过反复与当事人验证,在《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里,道出了一个让蒋介石不能瞑目的内幕:毛泽东在蒋介石阵营里安置了四个红色代理人──邵力子、张治中、卫立煌,以及胡宗南;毛泽东赢得内战胜利,他们里应外合起了关键作用。

一谍卧底弄乾坤,两军胜负已先分


国民党中将郭汝瑰是
中共间谍。
还有一位宝贝绝对不可不提,叫郭汝瑰,毛泽东的「胸中百万雄兵」他一个人就占去五十万。

郭汝瑰是四川铜梁人,毕业于黄埔五期,早年参加中共,后中共在抗战中做缩头乌龟,他就追随国民党抗日。在抗日战争中他作战极其英勇,深受陈诚和蒋介石的赏识。

1937年抗战爆发时,郭汝瑰作为42旅代旅长,参加了淞沪大会战,他作战勇敢,成为蒋介石心目中的「军界精英」。随后,郭汝瑰兼任九战区军官训练团校官大队的大队长,后又调到国防研究院任委员,专门培养「全能将校」,中央训练团团长蒋介石又任命他为训练团副大队长。

抗日战争胜利后,郭汝瑰已佩戴国民党中将军衔。不仅是掌管全国各军师编制、装备的军务署署长,兼国防研究院副院长;而且以军政部代表的身份,随陆军总司令何应钦前往芷江和南京,参加接受侵华日军投降的仪式。


蒋介石被中共间谍搞垮。
如此出风头的人物,中共岂能放过,更何况他还参加过中共,于是就派人常在他耳边吹风,说国民党政府太腐败,马列主义才是救国的唯一良方,让郭汝瑰对共党宣扬的共产大同世界又开始憧憬起来。于是郭汝瑰成为中共钻到国民党内的高级间谍,并多次和董必武见面,秘密接受中共党员任廉儒的单线联系与指挥。

不久,郭汝瑰被提升至直接参与指挥作战的国民党国防部的作战厅长,要经常向蒋介石提供作战方案,定期到蒋介石官邸汇报战况,听取指令,有时还要随蒋介石到各战区视察,国民党的全部作战计划、部署和行动,郭都及时送到了毛泽东手里。

蒋介石十分器重他,回南京时也把他带在身边。在整个三年内战期间,对他没有一点避讳,郭汝瑰毫不动心,把国民党作战计划的最高机密,源源不断的通过任廉儒全部提交给共产党,直到把蒋赶到台湾。老蒋到台湾后十分痛心的说:「没有想到郭汝瑰是最大的共谍」。

为中共效力的后果


郭汝瑰回归中共,天天凄风苦雨!
毛生性多疑,在中共建政后,对为他夺得天下的国民党将军郭汝瑰,只安排管「交通」,让他在川南行署任副局长级别的「交通厅长」,这还不行,又诬陷他是国民党潜伏下来的特务。接下来,厅长这活儿也没有了,肃反、当右派、降职降薪发配到农场进行监督劳动改造、文革批斗、抄家游街,在各种运动中郭汝瑰没落过一次,次次都是运动员。这样才能封住他的口。

在这凄风苦雨几十年的贱民生活中,郭汝瑰一遍遍的回想自己在国民党军队中的辉煌,想到30多次亲耳聆听蒋委员长的讲话和他对自己无比信赖的目光,那金戈铁马、淞沪大战、冠盖如云、拜将封相的往事象电影一样一幕幕回放,让他悔恨落泪;自已冒着生命危险、把国军对共军作战的最高机密全给了毛泽东,才使他登上皇帝的宝座,到今天功臣却成了阶下囚,他发觉真实的共产党与自已心目中的共产党简直是天壤之别,毛泽东无法与蒋介石相提并论。

写书谈史实

1978年,总算给71岁的老人郭汝瑰一个说法,说「查实」他不是国民党特务,滑稽吧?

这一年,清醒了许多的郭汝瑰在当年各方战友的协助下编写了两本600余万字的巨著《中国军事史》和《中国抗日战争正面作战战记》,道出了一个历史事实:「自1937年7月至1945年8月之间,中华民国政府军发动大型会战22 次,重要战斗1117次,小型战斗28931次。陆军阵亡、负伤、失踪321万1419人。空军阵亡4321人,毁机 2468架。国民党是抗日的,蒋介石先生是抗日的」。

郭汝瑰所写巨著的潜台词是:自诩「胸中自有雄兵百万」的毛泽东其实只有一肚子狗屎。△

(人民报首发)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赛公告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