黨投降了!官兒淫亂越來越滋滋有味(多圖)
 
林淩
 
2008-5-15
 

三呆婊指引方向,不黃才怪!

【人民報消息】公開自己的個人及家屬收入,開辦公開或者半地下的紅燈區,中共對這兩個問題的態度始終反覆無常。準確的說,這是中共對自己執政是否可以保持穩定和永久沒有把握所造成的。

中共當然知道,這兩大問題泛濫起來的後果,但是不讓泛濫就得教育黨官做個好人,可黨員要都去做好人,又是違背中共的建黨宗旨的,正像江澤民所說的:我這個總書記可怎麼當?

今天先放下貪官的不正常收入,單來談談黃色問題。

這個問題發展到今天,已經讓中共無法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原因有三,一個是包二奶引起的官場泄密問題;二是性開放導致性病在中共官場上蔓延;三是禁而不止的紅燈區使貪官污吏們更加與色俱進。結果導致幾位官場高官死在任上。

除北京、上海兩個直轄市,以及西藏自治區、新疆維吾爾族自治區、寧夏回族自治區五個省市外,其餘二十六個省市,都曾向國務院提出開辦紅燈區、博彩業,認為對國家、對社會、對經濟、對管治等都有利。國務院辦公廳、國務院研究中心、中國社科院、公安部等部門展開調查,發覺不僅黨政部門贊同開放紅燈區,社會上的贊同意見也占上風。
這說明「上樑不正下樑歪」的風氣在中國已經盛行。

李長春最先提出開辦紅燈區

最早向中共提出開辦紅燈區、博彩業的是李長春。李在任期間根本不拆開申訴信,使省委為此買了7個大保險櫃來儲存這種信件,一個人就那麼點精力,幹這幹不了那,幹那幹不了這,李長春的精力都用在搞別人老婆上,走到哪省搞到哪省,被人家丈夫告到哪省。

他當廣東省委書記時,正是江澤民主政期間,李長春向中央要求,在經濟特區深圳設紅燈區,在涉外四星、五星級賓館、休假勝地設紅燈區、博彩業,作為試點。一九九八年,五月政治局討論後,最後沒有推行,其原因是中共元老竭力反對,甚至表示如推行,就組織到中南海抗議。最後江澤民沒敢落筆挺愛將。

以李長春為代表的那些人的理由是:既然嚴打、掃黃解決不了,不如仿學一些國家,使紅燈區合法化。這個理由如果不是無知,就是裝傻。誰都知道不光是社會制度不同,那些國家相當大比例的人是有信仰的,即使紅燈區在那裏是合法的,但大部份人根本不會去,而在中國是無神論,人什麼都敢幹,所以當然是完全不同的。

羅幹當政期間


“領導請!”“知我者……”
(動向)
羅幹當政期間,光深圳市桑那浴室已突破2000家,有15萬名按摩小姐,正規的只有100家左右。其餘的1900家都是變相的妓院。每天顧客60萬至80萬。每間桑那浴室要生存,就得向主管派出所送上三至十萬元慰勞金。一般按有多少按摩小姐計算,一名小姐妓院老板每月得向派出所進貢1000元。

2004年年初,河南省紀委曾下令:黨員幹部包養情婦、搞婚外情者,一律撤銷黨內外職務;嫖妓者開除出黨、開除公職!但,八月中旬,省紀委又下達通知:「暫緩執行上述有關決定」。據悉,自年初下達有關決定後,省紀委已接獲數千宗包養情婦、搞婚外情的舉報。

監獄裏嫖娼賣淫更紅火,被揭露出來的有,瀋陽監獄的有夫之婦女警官陪關押的黑社會頭子睡覺,河北一座監獄以建文明監獄為名,2003年增設了紅燈區供服刑人員享用,河北省關押的服刑者,紛紛要求轉到此監獄服刑。官方乘機開列價目,按刑期計算,一年刑期收一萬至五萬的轉移費,創收迅速增加。

羅幹其它“政績”先不算,光色情業消費就高達八千億元,全國城市性病發病率,年增百分之一百。2005年8月11日來自國辦《簡報》的消息,據中國社科院一份報告稱:越禁越黑(社會)、越黃。現在起碼色情業可以使二千萬人就業,年營業額約六千億至八千億,所以色情娛樂業不能禁,也禁不了,唯一的辦法就是如何立法規管,防止黑社會與公安勾結操控。

2005年,曾慶紅和胡錦濤唱對臺戲,曾慶紅主管的中央黨校提倡搞舞會唱情歌,遼寧省黨校、黑龍江省黨校的黨委近期公開提倡:黨員幹部要帶頭搞活精神文明、文化文明,在學習、休息、渡假期間搞舞會唱情歌,理由是「豐富業餘生活,抵制腐敗、腐朽的侵蝕」。

胡錦濤在中央學習班上,要求高級幹部、高幹子女要自尊自愛,不要搞婚外情。胡錦濤說:在生活作風上跌斤頭、墮落,是不會受到社會尊重的。誰聽他說的這個。

黨投降了


黨有政策,我有對策!
二OO四年九月,中紀委、中組部曾下達文件,明確規定:凡屬個人行為不,患上性病、淋病, 患上愛滋病毒感染, 經查核,一律撤銷黨內外職務, 開除出黨。

黨官們說,都什麼年代了,也不看看行情再說話。現在是生活作風越花、搞別人老婆搞的越多越有能耐越升官發財,看見江澤民沒有?專搞人家老婆當了核心;看見黃菊沒有?四季發情進了政治局常委會;看見周永康沒有?流氓強姦犯不光當上公安部長,還進了政治局當上常委;看見薄熙來沒有?把模特的乳頭咬爛了,官位坐的穩穩的!這些誰都看的見的實事,讓高官們淫亂起來更肆無忌憚。

二OO六年四月,中紀委、中組部匯集情況發現:黨政幹部患性病人數大幅上,連海軍司令都因為愛滋病而死亡。患者害怕撤銷職務,大多數都隱瞞,到私人醫生或港澳和新加坡、泰國、澳洲等國的私家醫院就診,有的乾脆有症狀也不去醫院檢查,繼續淫亂,不但自己病情惡化,而且還令其他人得上性病。


老百姓害怕藥價高,當官的不怕!(前哨)
針對這種情況, 中紀委和中組部沒招兒,不得不又轉而採取姑息政策,對患上性病的幹部不但不敢作處分,而且對愛滋病毒感染者作病假處理,工資、福利、獎金一律照發。

可以堂而皇之的看病了,這種處理方法使性病以更大規模蔓延,“風流病”(性病、淋性、愛滋病)和“富貴病”(脂肪肝、糖尿病、肥胖症)患者,每年以百分之二十的比率迅速上升。

到2007年,江蘇、安徽、廣東、廣西、浙江等省區,黨政國家機關幹部,到專科門診掛號診治“風流病”的人數是其他病症人數總和的百分之二十。醫治性病的抗菌素供不應求,曾從瑞士、俄羅斯等國緊急進口。

目前國內到底有多少因色情而染愛滋病的,尚不知,據調查至少已有一百五十八萬四千人被核實,其中有近五萬名是黨政幹部。在有眾多農民年收入300元人民幣的情況下,這些幹部不但公費嫖娼,而且學會吸毒。

大強姦慣犯周永康禁止全國色情

據爭鳴雜誌報導,2008年4月10日,中辦、國辦下達了《關於嚴禁開辦色情、賭博營業場館的若干意見》。中紀委、中央政法委,接著也召開電話會議,重申此項禁令。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在全國省政法、公安廳(局)級電話會議上指出:實際情況是經營性色情場所遍地開花,大多數都在當地官方的雙重利益支配下活動,在不少地方已成了特色,聞名海內外。


當中共黨官多舒服!(爭鳴)
周永康在會議上點了廣東省、湖南省、江蘇省、浙江省、山東省、遼寧省、安徽省、重慶市等八省市色情業泛濫,周而復始,從沒間斷過,都是和當地公安、政府部門息息相關,和黑勢力息息相關。

周永康當四川省委書記時,強姦女工作人員,周而復始,從沒間斷過,導致妻子與他分居。周永康幹這些事有個優勢,他是省裏黑老大,不需要非得與誰勾結才能達到目地。周永康當上羅幹這個角色時,更是如魚得水,所以他在上面「義正詞嚴」,下麵人聽著笑而搖頭。這樣的領導確實不但導致紅燈區禁而不止,而且越禁越多。

中國社科院、中央政法委辦的一項調查報告,披露了若干數字,反映出中國大陸黃業興旺而且處於上升時期。二OO五年至二OO七年,先後查封、取締被指控色情活動場所一萬七千四百七十間.;而同時間以「桑那休閒」、「娛樂會所」「時鐘酒店」、「夜總會」、「網吧」等各種名稱獲得營業執照的色情場所,有十二萬六千七百一十間。全國以此為職業者,有一千二百萬至一千五百萬人,每年營業額三萬億元左右,僅次於金融業和進出口貿易業。

黨的新章程沒日子實現


黃菊們倒下,還有多少空位?(前哨)
黨堅持不住了,不是公費醫療問題,而是沒人上班的問題。

今年,中辦、國辦、中組部聯合發出《關於在職幹部身體體檢和防治疾病工作的若干意見》,發至省一級黨委、紀委、組織部,其內容如下:

(一)省部級或以上幹部,必須每月作一次例行身體常規檢查,三個月進行一次全面身體檢查,檢查情況在同一級黨委內公開;

(二)地廳級或以上幹部,必須每三個月作一次例行身體常規檢查,半年進行一次全面身體檢查,檢查情況要及時上報上一級黨委、組織部門,聽候指示;

(三)科級或以上幹部,及有關部門政法、公安、安全、外交等系統部門編製幹部,必須每半年作一次全面檢查,檢查情況要及時上報上一級黨委、組織部門備考;

(四)凡缺少體檢報告或體檢報告不完全的,一律不列入提拔、晉升的考慮之內;

(五)凡經檢查,患有嚴重疾病、疑難病症如愛滋病,要進行治療,一律停止考慮晉升、嘉獎。


老的一馬當先,新手哪個管的了!
今年四月中旬,中央政治局宣布:成立中央健康防治疾病工作領導組,組長李克強、副組長李源潮、令計劃、張惠新(中紀委副書記)。該領導組是專責管理中央政治局委員、人大副委員長(黨員)、國務委員、政協副主席(黨員)、中央軍委委員健康體檢和患疾病情況。

李克強、李源潮這些剛剛上任的新手管的了那些人淫亂嗎?這可是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現在江澤民又找人給小姘頭宋祖英拍MV,新華網標題就是《人比花美!宋祖英牡丹叢中拍攝新歌MV[組圖]》。有三呆婊在前面這麼領路,想讓愛滋病不泛濫?沒日子。△

(人民報首發)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賽公告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