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煩大了!原來母愛是這樣的(多圖)
 
黎梓
 
2008-5-16
 

被砸死壓死的戴著紅領巾的少兒們!
【人民報消息】過了72小時黃金救援時間後──

中共在外界指責救災不利的壓力下,終於同意個別國家的救援隊進入災區,但仍然未允許歐美等具有豐富救災經驗的救援隊趕赴中國。與此同時官媒依舊以大力宣傳中共的「英明領導」和救災的「輝煌戰果」作為主軸,對災區的慘象、民眾的疾苦報導則低調處理。

災區的貪官不要物要錢

一位網友阿蔓達講述自己去災區的過程和感想,「我昨天去了趟甚邡和彭州。親身經歷了當地政府是如何應對救災工作的。看了那才叫悲哀絕望吶!現在從社會各界收到的捐助物資和捐款完全可以應付當前災區人民。但是當地政府把食品和衣物扣壓在倉庫裡,災民和前線官兵根本收不到救災物資。」

「前線的官兵就只能啃麵包,而且都還得不到後方有力的保障,經常有官兵餓暈。然後政府和媒體還這樣教訓志願者:呆在家裡把錢和物捐過去就行了 ,去了只能給當地政府添亂。」

「昨天我是和一個有地產公司的朋友去的。他們打算捐一千萬。黨官兒一聽到消息馬上在高速路口迎接我們,而且還擺晚宴迎接我們,從他們臉上哪裏看得出一點大災當前的樣子啊!民政局局長居然還摸出瓶五糧液出來,氣得我們一口也吃不下啊。 一聽到我們一千萬全是物資,他們馬上就打住了,說讓我們換種方式, 他們需要的是錢 ,食品和棉被堆了一大倉庫。」

外援不許親自交給災民


父母給死去孩子穿衣服時的痛哭!(Getty Images)
按照承諾,運輸了110噸賑災物質抵川後,臺灣慈濟包機團隊現場發放物質受阻。成都政府認為民間力量應該尊重中共政府規定,所有賑災物質需要由政府統一調配並發放。而臺灣慈濟志工的工作方式是必須親手將賑災物品交到災民手中,目前該問題仍處於「協調」之中。

六十年代有一首家喻戶曉的歌曲《唱支山歌給黨聽》,曲調優美、膾至人口,是取自藏族民間,而歌詞是黨強迫發出的聲音,其中一句是「我把黨來比母親」。中國北方民間有一首敘事民歌《小白菜》廣為流傳,說的是一個幼年失去母親,被後娘虐待的孩童的心酸真實故事。

在四川特大地震中,中共又在使用最大的宣傳力量去告訴國人,它是「母親」,而災民和目擊者利用互聯網告訴世界,震區災民是「小白菜」,中共獨裁專制政權是「震中」。

地震中體現出來的母愛和善良是本性、本能,因為誰也不會為作秀下這麼大本錢,也沒有時間允許人去思考。

母親的本性

下面轉載一個地震中的故事,讓人們去思考什麼樣的人才能叫作母親、配做母親。

在平均每五分鐘抬出一具學生屍體的災區,搶救人員發現一位年輕的母親,她的身體被壓的變形了,被垮塌下來的房子壓死了,透過那一堆廢墟的間隙可以看到她死亡的姿勢,雙膝跪著,整個上身向前匍匐著,雙手扶著地支撐著身體,有些像古人行跪拜禮。

救援人員從廢墟的空隙伸手進去確認了她已經死亡,又再衝著廢墟喊了幾聲,用撬棍在磚頭上敲了幾下,裡面沒有任何回應,就走了。當人群走到下一個建築物的時候,救援隊長忽然明白了她那看上去有些費解的動作,就往回跑,邊跑邊喊「快過來」。他又來到她的屍體前,費力的把手伸進女人向前匍匐的身子與地面之間的空位,他摸索了幾下,驚叫道:「有人,有個孩子 ,還活著!」

經過一番努力,人們小心的把擋著她的廢墟清理開,在她的身體下面躺著她的孩子,包在一個紅色帶黃花的小被子裡,大概有3、4個月大,因為母親身體庇護著,他毫髮未傷,抱出來的時候,他竟然還在安靜的熟睡著。


媽媽用自己的生命保護下來的孩子安睡的多麼甜蜜!

隨行的醫生過來解開被子準備做些檢查,發現有一部手機塞在被子裡,醫生下意識的看了下手機屏幕,發現屏幕上是一條已經寫好的短信「親愛的寶貝,如果你能活著,一定要記住我愛你」。

看慣了生離死別的醫生在這一刻落淚了,手機傳遞著,每個看到短信的人都落淚了。

當身體被壓變形時,這位母親依然用砸斷的脊梁骨頂住垮塌下來的房子,只為了一個目地:讓「親愛的寶貝」能活下去!

啊!原來母愛是這樣的。

這個有關母愛的新聞以及傳出來的那個「親愛的寶貝」安睡的圖片,對於中共來講,實在是太可怕了,讓它這個自詡了半個多世紀的「母親」如何繼續「偉大、光榮、正確」下去啊?!△

(人民報首發)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賽公告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