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为何删掉这篇采访报导(多图)
 
青晴
 
2008-5-27
 


新华网文章《北川县政法委书记回应"最牛官腔":保命最重要》已被删除。

【人民报消息】新华网5月26日转载的新快报采访报导《北川县政法委书记回应“最牛官腔”:保命最重要》,现在已经被删除了,点击此文章,出来的是两行字「已删除或过期的稿件」「抱歉!您查看的是已删除或过期的稿件」。

官方承认四川地震死了六万多人,残的伤的还不说,这是能看的见的,而重灾区中对外公路中断的259个乡镇中,还有38个乡镇至今无人进去救援,那里的人是死是活?

所以,新快报这篇新闻报导的内容先不说,就光是北川县政法委书记回应「最牛官腔」时说的「保命最重要」这句话就能掀起巨大民愤。

既然保命最重要,为何地震测到了中共却为了奥运前的「社会稳定」而不对民众预报?为何众多中小学的教学楼和校舍都是豆腐渣工程,而钱一点没少付?为何死难学生的家长们手持孩子遗照,说,「孩子死于人祸,而不是天灾」?为何失去骨肉的家长们跪求外国记者帮他们把真实情况报道出去?

中共是干什么吃的,脑满肠肥的贪官污吏们都是干什么吃的,已经一目了然。北川县政法委书记张同凯说「保命最重要」,所有人都不会理解错,这指的是保他自己的命,而不是他人的命。新快报记者的采访证实了这一点。

「领导」身份是救命稻草

5月22日,《南方周末》在《灾后北川残酷一面》一文里提到,在救援队来到北川县委大楼勘察时,北川县政法委书记张同凯发出了如此呼救:「救救我,我是张书记!」 报道一出,即被众多网民称为「史上最牛官腔」。

对此,当事人、北川县政法委书记张同凯在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称:「在任何一个人遇到这种情况时,只要是人都会这么说,而说这些话又有什么错?」

张同凯的话不禁让人想起新疆那次大火,坐在离出口最近的小学生们不许逃生乃至烧死,原因是「让领导们先走」。在中共统治下,只要沾「领导」二字,就有先活命的优先权。所以张书记说:「说这些话又有什么错?」

对于网上对张同凯所说那话的严厉批评,当时与张同凯被埋在一起的北川县综治办主任崔代全主任则理直气壮的表示,其实这话也不只张同凯一人说过,在场的包括县政法委政治部主任李桂川,他们三人都说过,崔代全辩解说,说这话只是在向救援人员介绍被埋人员身份而已。当然他们非常清楚,在中共统治下恰恰「领导」这个身份是救命稻草。

保命最重要

崔代全对记者说:「我们现在都在全力以赴抗震救灾」,身在重灾区,被救出来的人、哪个不在抗震救灾?崔代全的后半句话才是他骨子里的东西:「退一万步说,我这命保住了,别人说什么也根本就不需要在乎了!」

因此,当记者登门采访「最牛官腔」事件时,张书记本人不在,崔代全说:「现在,我们失而复得的命保住了,比什么都重要,至于那些无关的评论,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也难怪这篇采访报道的题目是《保命最重要》,也难怪新华网要赶紧删除,他们这些话与党的主旋律「当婊子立牌坊」吻合不上。

三位领导被埋、自救与被救的全过程

采访中,崔代全主任向记者讲述了他和张同凯、李桂川三人被埋与被救的全过程。

「当我们看到外面天昏地暗,并传来阵阵房屋倒塌的巨响时,我们三人立即钻进了张书记的办公桌下。」崔代全称,但就在他们刚钻进去不到两秒钟,他们所在的县委办公楼全部倒塌了,「我都以为这次一定死定了,但庆幸的是等我惊醒过来发现自己身体没有被压着。」随后,他又很快在黑暗中,找到了张同凯书记和李桂川主任,并发现他们也没有死。而此时,他们三人都已经被挤压在一个成三角形的空间狭小的黑洞中,且最高处不到70厘米高,“可能是办公桌救了我们的命”。

「当时我们三人都很镇定,并开始展开自救,寻找出路!」崔代全对记者说,接下来,他们三人轮流用手去挖洞找出口,而留给他们的只有一杯水,「我们渴了,每人都只能用舌头舔一口水。」但这杯救命的水,只维持了他们三人一天就没有了,而这过程中他们已储存下来尿液自救。也就到了第三天,他们都喝尿自救了!

「张同凯说过的话,我们都说了!」

「快点救救我们,我是综治办崔主任!」、「我是李主任!」

「我们在下面埋了三天三夜,我们都想过可能活不了了,但我们都没有说,而且互相鼓励。」直到15日下午2时,他们忽然隐约听到外面有人在呼叫,「我们三个人当时都很兴奋,为了节约体力,大家分批朝外呼救。直到两个多小时后,我们终于看到了外面的一丝光亮。」很快,救援人员发现了他们,并通过缝隙给他们送来了水。

「面对着我们的生命有救了,我们都在向救援人员喊『救命』!」崔代全对记者说,当时救援他们的是沈阳消防官兵,当时多名消防官兵对着洞口问「下面有几个人呀?你们是哪个部门的呀?」等情况时,他们三人都大叫了。

「救救我们吧,我是政法委的张书记!」崔代全对记者证实称当时张同凯是这样说的,同时,崔代全还一再表示,当时这样的话,他和李桂川也对消防官兵说了:「快点来救救我们,我是综治办的崔主任!」、「我是李主任!」

在这之后的两个小时,沈阳消防官兵把他们三人都成功救出。而这离他们被埋已76个小时。

崔代全告诉记者,他们三人在地震中都不同程度有轻伤。接受采访时,崔代全的双手多处仍贴着胶布。不管怎么说,三位领导齐心协力度过了死劫,都活了下来。

「最牛官腔」的背后是两条人命


北川县综治办主任崔代全。
采访就要结束时,为了彰显政法委书记张同凯非常富于「人性」,崔代全对记者说:「我还要告诉你,张书记还告诉了消防官兵就在我们旁边还有两名同志被压住了,张书记一再请求官兵立即救他们!」

什么,在他们身边一直有另外「两名同志」?崔代全在讲述他们自救的过程时一个字也没透露啊!

崔代全向记者讲述他和张同凯、李桂川三人被埋时只有一杯水,「我们渴了,每人都只能用舌头舔一口水。」但这杯救命的水,只维持了他们三人一天就没有了。

这表明他们没有让身边的其他两个没有头衔、不是「领导」的工作人员分享一口水,甚至喝一口尿!

难怪消防官兵对着洞口问「下面有几个人呀」,三位领导都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直接报出自己的官职,要求赶快救自己。

在一张该县政法系统地震伤员统计表上,记者看到该县政法委已有超过三分之一的人员遇难或重伤。

原来,采访报道透露的最重要的一点,并不是张书记们的「最牛官腔」,而是两条人命!△

(人民报首发)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赛公告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