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出宋祖英撐臺 江臉又突然塌陷(多圖)
 
姜青
 
2008-5-11
 
【人民報消息】胡錦濤的祖籍是江蘇泰州,在江澤民當政時期,屆時在泰州當地官聲甚差的市委書記陳寶田和市長夏鳴,就因為一直按照江的指示辦,跟胡錦濤過不去,而官運亨通。

當地人有個說法,說胡錦濤有取江澤民而代之的跡象,跟胡家的風水好有絕對的關係,於是江澤民命令陳寶田和夏鳴把這塊地給平了。


江妒忌胡宅風水好!
於是,江決定在胡家故居旁邊蓋中國工商銀行大樓,把胡家故居劃入拆遷範圍之內。這些官員也想給自己留後路,於是請江向胡錦濤徵詢是否要拆除,胡表示:故居「可以拆除,不過要將住在裡邊的劉秉霞老人家安頓好」。江澤民聽後興高采烈。

沒想到的是,就在「拆遷隊」將該大院的西邊廂房拆掉的時候,時年80多歲劉秉霞老人家躺坐在自家的門前表示誰要再拆,就「從她屍體上跨過去」。於是泰州官員趕快請示,江聽看風水的先生說,西廂房已經拆掉,風水已經就毀了。就同意不繼續拆下去。

不過姓江的也夠損的,說不讓這個風水寶地見到陽光,於是那個高30多層的銀行大樓和它的圍牆就把這個大院包圍起來,除了日頭當午之外,房間裡都是黑漆漆的。

1990年到2000年的十年間,江澤民曾經3次到泰州視察。其中有兩次就是在陳寶田、夏鳴二人的任內。江澤民到泰州在視察之余還到姜堰兩次看望了自己的胞姐江澤芳。

江澤民一直大力挺泰州,因為這是胡錦濤的出生地,江要把泰州官員的心抓在自己手裡。在江澤民主政時代,泰州地位連跳兩級:原泰縣1994年改為江出生地揚州的一個縣級市,易名泰州,1995年泰州又由縣級市變為地區而和揚州分離,搖身一變,成了現在的姜堰市。為此該市也享受了3年的財政收入不要上繳而大搞城市建設的優惠政策。

但是按照1994年國務院和中央的有關規定,人口沒有達到100萬,GDP沒有達到50個億的縣一律不能改為縣級市。泰州未達標準,結果江一句話讓泰州官員級別連升兩級,縣長變成了市長。 這個地方的官員被指「全是江澤民的心腹」。


江走卒走投無路,集體大逃亡!
揚子晚報報導,前天,5月9日,江蘇泰州市市區的東風大橋上突然出現了黑壓壓的數萬只小蟾蜍排隊逃難。

當地人說,沒有極特殊情況,為了安全起見,蟾蜍不會在光天化日之下大規模集體遷移。據專家介紹,這種奇異現象的出現,是大量小蟾蜍的生存空間沒有了。按照中共官場權力走勢來說,就是那些堅持當江澤民走卒的人已經走投無路了。

江確實是越來越弱了,因為臉部塌陷,連每年必殺記者膠片的兩會今年都不出席了。兩會的第二天,3月6日新華網出了一個新聞《宋祖英接受採訪時的四個美麗瞬間[組圖]》,這個新聞出的實在不明智,宋的「美麗瞬間」能彌補江的臉部塌陷嗎?嚴格的說,那四個鏡頭也不是藝術照,沒有大幅修版,也並不美啊,畢竟是孩子他媽了,和江往手裡塞小紙條時確實判若兩人。


宋接受採訪時的「四個美麗瞬間」之一!
江當政十幾年來把宋祖英推到第一線,春晚她演唱時,不許殃視把鏡頭轉到臺下老幹部身上,那是江有權這麼霸道。但現在江自己出不了鏡頭了,再把宋祖英推出去就等於證明自己是茍延殘喘。

後來,江的臉部塌陷又突然一夜之間,平復了不少,再加上西藏鎮壓問題中央發生嚴重分歧,中共認為胡的狠勁兒不夠,軍中江嫡系也認為,如果由江親自指揮加大鎮壓力度,那西藏問題不等輿論起來,早就結束了。於是江氏筆桿子開始放風,為江參加政治局的常規例會和掌控軍隊預熱。

這時,江澤民的心情甚好,並要求在洛陽國家牡丹園為宋祖英拍攝MV,新歌《盛開的牡丹》。自江在十六大四中全會卸下最後一個軍委主席的職位以來,沒有人這麼重視宋祖英,這麼認真給她拍藝術照。要知道從2004年10月以來,她就沒有拍過一張像樣的、與本人差距極大的圖片。

就在江要出來時,不知為何,臉又塌陷下去了,不是老地方,是另一側。江吩咐:趕快把小英子的MV拍好,推出去,替我頂一頂!△

(人民報首發)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賽公告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