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言中的法輪功 暗示明指 中外一致(多圖)
 
張傑連
 
2008-5-12
 
【人民報消息】



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



法輪功的第一套功法“佛展千手法”之金剛排山。



中共迫害法輪功,反而將法輪功推上國際舞臺。圖為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十五日,臺灣萬名法輪功聲援狀告江澤民。

佛經中記載,當年釋迦牟尼傳法時,有弟子問他:我們為什麼要採取出家修煉的方法呢?為什麼不能在人世間修煉呢?釋迦牟尼想了想說:那得等到轉輪聖王下世的時候,才能做到修煉的人在人世間修煉。這裏所說的轉輪聖王就是佛教界預言的自釋迦牟尼之後下世度人的未來佛——彌勒佛。

東西方等待的是同一個神

未來彌勒佛成為東方等待的神。彌勒,在梵文裏面叫Maitreya,巴利文裏面叫Metteya。其實,最早得到中國民眾信仰的,不是觀世音菩薩,也不是阿彌陀佛,而是彌勒菩薩。早在漢代,彌勒佛的佛經,被大量翻譯成漢語。

在新疆,出土了用吐火羅語寫的劇本《彌勒會見記》,描寫了和彌勒會見的故事。這是中國最古老的劇本,上世紀七十年代被發現,是迄今為止吐火羅語出土量最大的一部經典。這個信仰在漢代,很快得到了中國信徒的認可和接受,很多人一心一意往生彌勒凈土。

可是,彌勒的名字,用梵文念,或用巴利語念,跟彌勒二字毫無關係。唐朝的玄奘發現了這個問題,因此,玄奘說你們翻錯了,從梵文翻譯過來,應叫“梅旦利耶”。玄奘認為,彌勒應該叫梅旦利耶菩薩。可是大家都不接受玄奘的意見,還是叫成彌勒菩薩。彌勒是音譯,意譯叫“慈氏菩薩”。

有學者考證,早期佛經的原本大多是“胡本”,是用中亞和古代新疆的語言文字寫就的,並不是規範的梵文。因此,“彌勒”很可能是從吐火羅語的metrak翻譯過來的,這個字和梵文的maitri(慈悲,慈愛)有關,所以“慈氏”乃是意譯。

西方等待的神叫“彌賽亞”,英譯文Messiah,是從希伯來文Masiah(有時寫為mashiach)翻出來,這是一個普通的形容詞,意思是“受膏的”。希臘文把它翻成christos,“受膏的”,由此引出“基督”(Christ)。“彌賽亞”與“基督”基本上意義相同。

可見,東西方人苦苦等待神的回來,很可能是同一個人,倘若如此,這場涉及整個人類的大救度將超越一切人類的文化與宗教,是神在兌現自己的承諾。

神已在人中

關於神回來的時候,西方《聖經》中預言一個重要事件,那就是以色列的復國,並說復國後的那一代人就可以看到救世主彌賽亞。

一九四八年五月十三日,耶路撒冷發表猶太大會宣言,宣布“以色列復國”,並決定三天後以色列正式復國。現在距離那時,已有六十年了,按照那一代人可以看到彌賽亞的預言,當今的這段時期,可是說是神到來的最後約定時間。神下世了嗎?

在東方同樣也記載了未來佛彌勒(轉輪聖王)下世的另一重大信號,佛經《慧琳音義》卷八載明:“優曇婆羅花為祥瑞靈異之所感,乃天花,為世間所無,若如來下生、金輪王出現世間,以大福德力故,感得此花出現。”三千年開花一次的優曇婆羅花的出現意味著轉輪聖王已下世在人間正法,今年按佛記是三千零三十四年。



韓國全羅南道順天市海龍面的須彌山禪院的佛像上長出優曇婆羅花。



廣州喜見優曇婆羅花。

佛花真的開了,神確實來了

自一九九二年法輪大法洪傳以來,韓國、臺灣、泰國、香港、馬來西亞、新加坡、澳洲、美國、中國數省,皆多次發現聖潔的優曇婆羅花。它無根、無葉、無水、無土;玻璃、鋼鐵、佛像、樹葉、紙箱、塑膠均可開放,有花開超過一年仍生機盎然。自古以來無人得見,今天的植物學家也為之瞠目結舌,實乃上天垂像。

真相大顯前的考驗

可見神已在人中,但是人要看到“彌賽亞”真神大顯的壯觀並非易事。因為在這此之前,在人類真相大白的大審判之前,一場考驗每個生命存留的“最後之戰”正在進行。為此,積纏在各自生命身上前世今生的一切恩怨、觀念與宿願都將在生命的精神道義的取舍中煉化,此時的生命在超越自我的一切阻隔中,需要具有超越以往的理性、慧悟與勇氣,才能迷而不惑。所以,當神佛真的到來之時,當跡象已顯之刻,人反而容易變得遲鈍、麻木、迷茫與不敢相信了,這也與當今普遍的道德水準相關聯。

正因如此,這場聖經中預言的“最後的戰鬥”才會那樣的壯烈,那樣的驚心動魄。那“受難中我依然解救眾生”的無上境界一一寫下了全宇宙最輝煌的詩篇。

《聖經·啟示錄》記述了上述羊羔與獸的正邪最後之戰──哈米吉多頓,它在人類的時間開始於一九九九年的七月。一千三百多年前,唐代的大預言家袁天罡、李淳風在其所著《推背圖》中也預言了“九十九年成大錯”,提醒後人關注九九年。

法國人諾查丹馬斯在其著作《諸世紀》預言集中,準確地預言了過去幾百年來世界各地發生的許多重大事件和人物諸如拿破侖、法國大革命、世界大戰、共產主義的衰敗以及震驚世界的九一一美國被恐怖襲擊事件等等。顯然,其中是最重要的一首預言詩是關於一九九九年七月恐怖大王的這一首。起初人們一度認為是指一九九九年七月的世界末日,但是事隔九年之後,再回首,沒有人會懷疑,這是對那一年裏江澤民發動對法輪功的全面鎮壓的驗證性預言。這一事件在過去的九年間持續發酵,影響了整個世界,這是在當年其他任何國際事件所遠遠不及的。

事實上,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在《精進要旨二》——“預言參考”一文中對此詩向他的弟子們作有專門的解釋,而他對後兩句中的“瑪爾斯”的解釋完全跳出了歷來解釋者在火星上打轉轉的死胡同。

“弟子們:當前在中國所發生的事是歷史上就已經安排好了的,許多人也曾經在歷史上預言過。由於他們都是採用不正面直說的辦法,既符合世間的迷,同時又告誡了世人,所以常人只能在歷史過去之後才能認識到。

如對於當前中國所發生的事,幾百年前的法國人“諾查丹馬斯”在他的《諸世紀》預言中這樣講:

一九九九年七月
為使安哥魯亞王復活
恐怖大王將從天而落
屆時前後瑪爾斯將統治天下
說是為讓人們獲得幸福生活

他講的一九九九年七月為使其王復活,恐怖從天而落,正是中共中央幾個別有用心的人利用手中的權力對大法與大法弟子開始全面的邪惡鎮壓,抓人、打人、勞教、判刑、毀書、利用軍、警、特務、外交及所有電臺、電視臺、報紙,採用流氓手段鋪天蓋地的造謠迫害,大有天塌之勢,其邪惡成度覆蓋了全世界,舊的勢力用它們敗壞了的觀念安排這件事的目地,是破壞性的所謂檢驗大法。師父在人中正法的過程,從眾神的角度來看就像死而復活的過程。

關於“屆時前後瑪爾斯將統治天下”一句,是說在一九九九年前後馬克思在統治世界。其實目前不只是共產惡黨社會搞馬克思的一套,世界上的發達國家搞的社會福利等也是資本主義制度下的共產邪惡主義的東西,表面上是自由社會,實質上好像全世界都是在搞共產主義。從邪惡的共產主義國家來到西方發達國家的人都有一個同感,覺的這裏好像共產主義一樣,只是不講暴力革命那一套。

最後一句“說是為讓人們獲得幸福生活”,也是共產惡黨講的要解放全人類的說法,和西方社會用重稅收,搞社會福利等的所指。

因為此事還在結束中,就破解這幾句。其實很多國家都流傳了對此時的預言。了了幾句,僅供參考而已。”

《諸世紀》裏看正邪

和許多預言一樣,諾氏的預言詩不但大量用暗示手法和各種典故來使人看不懂,而且還有意打亂時間順序,但是這一首詩卻是破天荒地毫無疑義地點出了時間,也是其九百四十二首預言詩裏唯一一首明確點明時間的詩。可見諾氏在四百多年前對此事的高度關注。

諾氏預言中還提到有三個反基督(Antichrist,反基督,解為違反基督精神的暴君,或極端主義勢力)。前兩個普遍認為是拿破侖和希特勒。第三個將出現於二十世紀末。在許多關於諾氏預言的研究中,恐怖大王被公認是指第三個反基督者。

下面這首詩也和第三個反基督有關(紀一第五十首):

一個人將出生於三個水字元號中。

他在星期四設宴行樂。他的名聲,讚譽,地位和權力在陸地和海洋膨脹,給東方帶來麻煩。

如果恐怖大王是指對法輪功的殘酷打壓,那麼力主這場打壓的江澤民是我們破解這首預言詩的關鍵。出生江蘇的江澤民,發跡上海,時居中南海。應了三個水字元號。關於第二句中的星期四,如果我們和鎮壓法輪功的事件聯繫起來,就會發現,七月二十日晚公安開始抓人,但是正式在電視上開始宣傳攻勢是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這一天下午三時,中國中央電視臺播出關於法輪功事件的新聞,在沒有任何憲法法律依據的情況下,宣布法輪功為非法組織,開始了鋪天蓋地的後來被海外各種渠道證實是捏造的攻擊性新聞。這一天正是星期四。江當時集當今中國黨政軍大權於一身,應了第三句。而鎮壓法輪功的後果,使得中共陷入泥潭,是應了第四句。

更主要的是,《諸世紀》明確預言了在人類末世裏救渡眾生的救世主是誰,預言了主持最後審判的萬能的神是誰。

第二紀第二十九首:

一位東方人離開他的家鄉,
穿越亞平寧山脈到達法國:
他將越過天空、海洋和冰雪,
每個人都將被他的神杖打動。

這首預言詩預言的是法輪功創始人結束了在中國大陸的傳法後,來到了西方,並在西方的許多國家傳法,使法輪大法洪傳到了全世界。這首詩中預言來到了法國,實際上法輪功創始人來到了美國。在《二零零三年的元宵節講法》中,法輪功創始人解釋了為什麼沒有按照本預言詩的預言到法國去而是來到了美國,他說:“我去哪兒可以選擇,我是選擇了美國落腳。開始舊勢力給我安排的是去法國,它們在預言中都說過。”

諾氏在第十紀第七十首第三句提到“偉大的赫耳墨斯”,來形容法輪功創始人洪傳大法是為人類講述和傳播宇宙神佛之道,而“赫耳墨斯”有一根神杖,用來喚醒世人,所以本預言詩的第四句說“每個人都將被他的神杖打動”,既是預言法輪大法的洪傳將使每一個世人被打動,而他們對待大法的態度將決定他們的未來。

《諸世紀》還有許多圍繞法輪功的詳細預言,力千均先生近期在“正見網”上發表的破解力作“救世詩篇——徹解諾查丹瑪斯的《諸世紀》”作了充份的論述。

《聖經·啟示錄》裡的羊羔與獸

《聖經·啟示錄》也以記錄神啟的方式記述了“最後的戰鬥”,世上的人們都將在這場正義與邪惡的戰鬥中選擇自己的未來,並在神的“最後審判”中決定每個人的最終歸宿。

正義的一方以羔羊為代表,站在羔羊一邊的人們頭上印著羔羊的印記:“羔羊站在錫安山,同他又有十四萬四千人,都有他的名,和他父的名,寫在額上。”(《啟示錄》第十四章第一節,以下只註明章節)。而邪惡的一方以獸為代表,包括赤龍和假先知以及大淫婦等,他們無惡不作,並且迷惑了許多人,把不明真相的人們打上獸的印記:“獸就開口向神說褻瀆的話,褻瀆神的名,並他的帳幕,以及那些住在天上的。”(第十三章第六節),“他與聖徒爭戰”(第十三章第七節),“迷惑住在地上的人”(第十三章第十四節),“他又叫眾人,無論大小貧富,自主的為奴的,都在右手上,或在額上,受一個印記。”(第十三章第十六節)。

“他們與羔羊爭戰,羔羊必勝過他們,因為羔羊是萬主之主,萬王之王。同著羔羊的,就是蒙召被選有忠心的,也必得勝。”(第十七章第十四節)。因此邪惡的獸戰勝不了正義的羔羊。而跟著獸行惡的人,在神的“最後審判”中將淪入萬劫不復的可怕境地:“又有第三位天使,接著他們,大聲說,若有人拜獸和獸像,在額上,或在手上,受了印記,這人也必喝神大怒的酒,此酒斟在神忿怒的杯中純一不雜。他要在聖天使和羔羊面前,在火與硫磺之中受痛苦。他受痛苦的煙往上冒,直到永永遠遠。那些拜獸和獸像受他名之印記的,晝夜不得安寧。”(第十四章第九、十、十一節)。與之相反,跟著羔羊的人們將會有幸福的未來:“我又看見那些因為給耶穌作見證,並為神之道被斬者的靈魂,和那沒有拜過獸與獸像,也沒有在額上和手上受過他印記之人的靈魂。他們都復活了,與基督一同作王一千年。”(第二十章第四節)。

如果這場精神之戰的主戰場是發生在中國,那麼從中國文字上去理解什麼是《聖經·啟示錄》中所說羔羊與獸就更加一目了然。

有人指出,“真善忍”中的“善”字,字面意思就是一隻羔羊,只不過這個只字要倒過看而已。而真正的神都是善的,世界上的正教也都是教人向善的。所以,羔羊就代表著神,羔羊的印記就代表著人們對神的正信正念。這個中文的“獸”字,把它倒過來看時,就是畫了一隻蛤蟆的形象。而且連字面上的意思也是一隻蛤蟆,只是因為這個東西太臟,它不配古人給它造一個單型單義的字,所以這裏用了一個田字。因為中國人把青蛙也叫田雞,就是一個從田裏蹦出來的這麼個東西。有功能的人都能看到江的元神是只蛤蟆。

“最後的戰鬥”就是善與惡的戰鬥。佛家修佛重點是修善,那麼“善”字又更多地代表佛家。西方宗教中的正教,如基督教、天主教、猶太教等等,他們也以教人向善為根本,其實也都在佛家範疇之中。耶穌、耶和華他們都是很善的正神。法輪大法是佛家修煉大法,以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為指導原則,正是那些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大法弟子們,在面臨當今世界上最邪惡的赤龍(中共)與獸(江)的迫害中堅韌不屈,講真相,喚醒世人,一講就是九年,受難中依然救度著眾生。

正如《聖經·啟示錄》中所講的:“我們的弟兄已經藉著羔羊的血和他們所宣布的真理勝過了赤龍;他們甚至願意犧牲自己的生命。”(第16章第13節)。

神希望人們能夠從《聖經·啟示錄》中得到正確的啟示,認清楚邪惡之獸和它的獸印到底是什麼,如何不被打上獸印和消去已被打上的獸印,分清正義與邪惡,從而能在哈米吉多頓中做一個追隨羔羊與邪惡作戰的勇士,從而配得上天國的印記。

十八子彌勒

其實所有的預言都講到現在是個非常特殊的歷史時期,如周易推出的陰陽反背,含物極必反、大變動的意思。瑪雅預言,和北美洲印地安人也都認為現在是清理、淨化時期,不好的事物和人將被淘汰掉,然後新的歷史才會開始。故而所有的預言都到此為止,因為接下來是另一番新天、新地、新人類了。

中國民間保留有一個彌勒的造型,一尊笑哈哈佛像,在身體周圍有十八個小孩子,玩耍,各具形態,稱為十八子彌勒。而十八子,合成一個“李”字,即預“彌勒佛要在末劫時下世傳法度人,凡身姓李。”這個傳說伴隨著彌勒佛的形象一直流傳至今。

韓國《格庵遺錄》預言:何為聖人,木子姓氏(姓李),屬兔,四月出生在三八級(南北朝鮮分界線)以北,三神山下(即長白山公主嶺)……此聖人是天上王中之王,即法輪聖王,此次下凡人間稱彌勒佛。

復活節與聖誕節

其實,對於“木子”與“兔”,神佛早就在西方為此埋下了隱蔽的宗教情結,以期人們能適時的領悟。力千鈞先生指出,看似與宗教無關的復活節和聖誕節的習俗實際都是神安排的,都含有上帝要告訴人們的重要資訊。

復活節在西方叫“Easter”,其真正的含義是“東方人”,那是上帝啟示人們,神再來時將在“東方(East)”的國度“復活”。

聖誕節是神誕生的節日,聖誕節的聖誕樹實際那是上帝啟示人們,神再來時在人間誕生的年份和姓氏。

法輪功創始人出生在一九五一年,這一年是農曆“辛卯”年,五行上講是“金木”年,所以金碧輝煌的聖誕樹就代表“金木”的意思;而且“辛卯”年的納音甲子是“松柏木”,所以聖誕樹多以“松柏木”為材質,同時也暗示了神再來時將在“松柏木”較多的北方出生;最後,聖誕樹是擺在家裡的,所以只能是小樹,這就暗示了神再來人間時的姓氏,小樹就是“木子”,神再來人間時的姓氏將是“木子”——“李”。

“復活節的兔子”的習俗也有特殊的啟示在裏面,那是說神再來時將是農曆的“兔年”。法輪功創始人出生的一九五一年就是“兔年”,“辛卯”年在生肖上講就是“金兔年”,這就是神再來人間的時間。
那麼,“復活節蛋”其實是雞蛋,它暗示了神再來人間時將出生在狀似金雞的中國。



唐朝袁天罡的《推背圖》。

《推背圖》的明示

唐朝袁天罡的《推背圖》也曾預言道:“而時彌勒佛透虛到南闔浮提世界中天中國金雞目奉玉清時年,劫盡,龍華會虎,兔之年到中天,以木子姓”,就是說“未來佛”彌勒佛,會在兔年轉生在“中天中國”,並在中國這隻“金雞”的眼睛所在的地方(指吉林省)降生,以“木子”“李”為姓。

可見,中外預言所講的人類末世裏救渡眾生的救世主都是指一個人,即是在一九五一年“兔年”生於中國吉林省公主嶺市的李洪志先生。《推背圖》裏更預言,這個姓“木子”“李”的“未來佛”彌勒佛是“上上主聖”,“上上主聖真法”就是“三字三法”,即“真善忍”的佛法;因為是“上上主聖”的“真法”,所以《諸世紀》裏說“神聖的言語傳給所有的物質,包括天國,大地,和那些看不見的神秘銀河裡的諸神金身”,這樣就毫不奇怪了。

法輪功創始人出生在一九五一年五月十三日,農曆四月初八,這一天正好是佛教中的“佛誕節”;同時這一天也是從一九五一年復活節算起的第五十天,幾乎就是基督教的“聖靈降臨節”,離猶太教的“五旬節”也很近;《聖經》預言說,以色列復國後,神會再來,這一天真好是耶路撒冷發表猶太大會宣言,宣布“以色列復國”的三週年紀念日。神來了,兌現了一切諾言。

不久的大結局

至於人類不久的未來,讓我們來看看一些中國著名預言的大結局。周朝姜太公呂望《乾坤萬年歌》:木邊一兔走將來,自在為君不動手。又為棉木定山河,四海無波二百九。

隋朝步虛大師預言詩:世宇三分,有聖人出,玄色其冠,龍張其服,天地復明,處置萬物,四海謳歌,蔭受其福。

[有聖人出,黑色頭髮,黃色衣服(借指佛家)。用三字“真、善、忍”揭示出宇宙特性。對真理的邪惡誹謗與迫害過去之後,萬物將由在過程中所表現出的善惡定功過,唯善者得福也。]

明朝劉伯溫《燒餅歌》:愛民如子親兄弟,創立新君修舊京,千言萬語知虛實,留與蒼生作證盟。

[大法弟子圓滿功成,驚天動地,世人親眼目睹,如夢初醒,有震驚的、有感嘆的、有後悔的不一而論。無論怎麼樣的感受,都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要重德行善。因此,大瘟疫、大淘汰過後,華夏新的官員愛民如自己的兒女及親兄弟一般。華夏之民重新推舉了為民的國家官員之後,在中國大陸的南方重新建立了國都。最後兩句自明。]

唐代袁天罡、李淳風《推背圖》六十象:讖曰:一陰一陽,無終無始,終者日終,始者自始。頌曰:茫茫天數此中求,世道興衰不自由,萬萬千千說不盡,不如推背去歸休。

《推背圖》作者之一的李淳風曾與唐太宗有一段對話。太宗皇帝問李淳風未來之事,李淳風與太宗言之。太宗是一代明君,知曉天命不可違,所以甚至是關於唐朝氣數,都不曾細問。李淳風在最後說:“酉戌之年,人數盡矣,天地合矣。”太宗答曰:“朕知之矣。”

對照《推背圖》最後一象“無始無終”,實為指明現在正是再造乾坤之時,古人將這些預言留與今天,正是為告誡世人,珍惜自己,善待大法,作“始者自始”之人,莫作“終者日終”之輩。

最令人驚訝的是,有人發現,《推背圖》最後一像的推背圖示,就如法輪功第一套動功“佛展千手”裏“金剛排山”的一推動作,莫非這才是“不如推背去歸休”的真意。


***************************************************************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賽公告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