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了,每逢這天江澤民就犯病(多圖)
 
門禮瞰
 
2008-4-26
 

1999年4月25日的法輪功學員中南海上訪,已成為當代中國人抵制邪惡,
維護人權的典範。

【人民報消息】怪了,每逢4月25日,江澤民就犯病。

這並不等於說江澤民平時身體健康,啥病沒有,而是快到這一天,保健醫一定要準備好比平時量大的鎮靜劑。也說不出為什麼,反正這一天江澤民渾身不舒服,把身邊的人也折騰的快吐了血。

這一天,全世界的法輪功學員一定會組織各種紀念活動,向人們講述1999年4月25日,為何萬人到中南海和平上訪。史學家稱,這是有史以來最大規模、最和平理性、最公正無私的民間維權運動,它為暴政下的民眾如何和平理性地維護自身權益,如何抵制邪惡、呵護正義,為後世樹立了榜樣和道德標桿。

現在,中共高層三件騎虎難下的事就是鎮壓法輪功、辦奧運與修建三峽大壩。而最後悔的就是鎮壓法輪功這件事,而鎮壓法輪功一事當時是江澤民出訪法國時擅自決定的,其後江竟然利用自己是中共中央軍委主席的身份,命令把法輪功學員關押在軍隊備戰用的大山洞裏,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取暴利。

「4·25」中南海萬人和平上訪被江利用手中權力給妖魔化了,只聽過中共官方媒體宣傳的人一直以為,425是法輪功圍攻中南海,是法輪功想給政府施加壓力,是在搞政治,結果導致中共對法輪功進行了持續九年的打壓,至今未止。


朱熔基的內疚!
1999年2月,屆時的國家體育總局局長說:「法輪功和其他氣功可以使每人每年節省醫藥費1000元。如果煉功人是一億,就可以節省一千億元」。屆時的總理朱熔基對此非常高興,說國家可以更好的使用這筆錢。

兩個月之後,1999年4月25日,中南海萬人和平上訪在中共高層有活的見證人,他就是朱熔基,現在提起「4·25」,朱說:我知道法輪功是怎麼回事,但那段時間總感到有一股強大的壓力壓著我,讓我感到恐懼和無助,最後我選擇了沉默,現在退休了,更……,唉,我那「一百口棺材」論,現在想起來還是五味俱全。

讓我們回顧一下這段歷史。

羅幹想升官

提到「4·25」不能不提到中科院的紅色鬥士何柞庥,提到何柞庥就更不能不提到他的一擔挑兒、連襟羅幹。

在沒有鎮壓法輪功之前,中央政法委書記羅幹不是政治局常委,年齡大,不繼續往上升官兒就坐到頭了,要想進入最高決策層,就必須做出驚人大動作,來取悅擁有黨政軍大權的江澤民。

羅幹發現當時在全國最熱門的就是法輪功,從1992年開始,各大部委就有人開始煉功,人數越來越多,有的在任副部長也煉。從部長、副總理到人大委員長、副委員長、政協主席、副主席,幾乎人人都看過《轉法輪》。中共屆時七個政治局常委的夫人也都練過法輪功。當時法輪功因其對人身體和精神道德的改善作用巨大,人傳人,速度遠遠超過一般人的想像。到1999年,大陸真正看過《轉法輪》的超過一億人。


羅幹利用江的妒忌心達到
個人目地。
羅幹對江澤民極強的妒忌心早有所聞,他認為踩著法輪功往上爬是唯一可行之路。於是在1997、1998年兩次想把法輪功定為「邪教」進行鎮壓,未遂。

羅幹當時發的文件明顯帶有構陷的性質,要求先「先定罪,後調查」,先聲稱法輪功是「邪教」,然後讓各地公安去臥底搜集證據。因為法輪功學員的一切活動都是公開的,而且來去自由,誰願意來煉都行,不願意了就走,既沒有人員登記,也沒有會費,所以無底可臥。

讓羅幹氣恨的是,當時陸續有很多公安、統戰部和特工被派到法輪功煉功點上去臥底。結果很多臥底人員倒因此而對法輪功有了深刻的了解,成為堅定的學員。

羅幹搜集不到資料也很著急。他發現公安部那些負責氣功的人都很懂氣功,很多人也煉。羅的鎮壓命令下去之後,相關的負責人別說不抓緊落實,甚至連個過場都不走,讓羅幹大為光火。為此。羅幹在1996年開始特意改組公安部,不但把編製改了,還把原來管氣功和懂氣功的人一律調走。

朱熔基知道這件事情後把羅幹叫去訓了一頓,說他「放著大案要案不抓,卻用最高級的特務手段對付老百姓」。搞得羅幹灰頭土臉,但他為了政治目地,把朱熔基對法輪功的一份正面批示扣在手裏,沒有下發。

政治局常委夫人都煉過法輪功

法輪功創始人在1992年5月開始傳法,當時在北京紫竹院有一個相當大的煉功點。紫竹院附近有許多退休老幹部,有的是部隊的退役將軍,也有的是國務院或中央機關的退休高幹。這些人的資歷比江澤民、朱熔基、羅幹、李嵐清等人老得多,是屬於真正的被中共稱為「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的人,有的人甚至是參加過長征的。十五大的這些常委原來都是他們的下屬,屬於小字輩。

國務院有個退休幹部姓周,原來是朱熔基的上級,見到朱的時候都叫「小朱」。這些退休幹部閑著無事,練氣功的人非常多,互相之間也走動很頻繁。他們開始煉功後,也向後來這些身居高位的下屬介紹過法輪功。

至少在1996年以前,紫竹院就有一位法輪功學員親自到江澤民的家裏教王冶坪煉功。

李嵐清原來在外經貿部當部長,他是另一位法輪功學員的頂頭上司,兩人原來關係不錯。早在1995年,這位學員也向老部長李嵐清介紹過法輪功,主要是介紹法輪功對國家和民族的益處,還給了李嵐清一本《轉法輪》。

李鵬也看過《轉法輪》,是他的電力工業部的一個副部長給他的。由於中南海裏江住李鵬隔壁,所以李鵬也送了一本《轉法輪》給江澤民。

江澤民原來在武漢熱工所的上級也煉功,江澤民和武漢熱工所的人聚會時,老同事也給他當面介紹過法輪功。1996年,江澤民去視察中央電視臺,看見一個工作人員桌子上有一本《轉法輪》,還對這位工作人員說「《轉法輪》,這本書挺不錯」。江澤民後來說他1999年4月25日才第一次聽說法輪功,是公然撒謊。

羅幹也是在1995年就知道法輪功的,是他原來在機械科學院的老上級和老同事介紹的。


胡的老同學張孟業
胡錦濤至少在1998年就了解了法輪功。他原來在清華的同學張孟業得了肝硬化肝腹水,面色青黑浮腫,被醫院判了死刑,後來修煉法輪功後起死回生。清華校友聚會時,張孟業在1998、 1999年兩度到北京當面向胡錦濤介紹他的親身經歷,並給胡錦濤的夫人寄過法輪功的書籍,希望他們也能煉功改善身體,胡錦濤夫人曾回寄明信卡以表謝意。

1999年的那次聚會正好是「4·25」當天(萬名法輪功學員在國家信訪局和平上訪)。胡錦濤夫婦在參加清華同學聚會後回中南海時看到了這一奇觀,隨即通過在北京的同班同學轉告了正在南下火車上的張孟業,提醒他注意。

張孟業、羅慕欒夫婦1994年一起開始修煉法輪功,身心受益很大。1999年7月,法輪功在中國遭受迫害後,張孟業因不放棄信仰,被強行關押在勞教所兩年多,遭受酷刑折磨。2002年2月10日獲釋時形如槁木,只剩下一張皮包一把骨,體重不到35公斤。

由於張孟業一直公開在網路上向胡錦濤呼籲,讓江恨的咬牙。廣東省迫害法輪功的「610」說,如果不是因為他是胡錦濤老同學的特殊身份,早就把他們夫婦弄死了。實際上江澤民一直想把他弄死。他們才冒著那麼大的風險,逃到泰國成為聯合國難民。

在胡錦濤出訪美國之前,美國決定收留胡的老同學張孟業。就在張孟業夫婦起程赴美前一個星期之際,張孟業被中共海外特務製造車禍撞傷,送進泰國醫院後,在2006年9月3日被中共指使人陰謀害死。其夫人羅慕欒於2007年2月10日安全抵達美國。

何柞庥與羅幹導致「4·25」的北京上訪

因為羅幹想借打法輪功向江澤民邀功進爵,羅的連襟何祚庥也就一次次不遺餘力打著科學的外衣詆毀法輪功。也可以說,沒有何柞庥和羅幹的配合,就沒有「4·25」的法輪功學員的萬人和平上訪。

1998年5月,羅幹連襟何祚庥挑起了北京電視臺事件。事情的起因是何祚庥對北京電視臺《北京特快》節目的一個記者造謠,說中科院一個孫姓的研究生,因練法輪功導致精神病。實際上孫當時表現的不正常狀態和法輪功毫無關係。孫的室友和孫的同學都多次以詳細具體事實向何講清了。可何祚庥在十分清楚事實的情況下,在電臺竟仍用同一假證栽贓法輪功,純屬故意。許多從法輪功中受益的人自發去北京電視臺澄清事實真相。北京電視臺的一個副臺長看到法輪功學員的祥和,在了解真相後立即決定製作節目挽回錯誤宣傳的影響。事情得以圓滿解決。

1998年下半年,以喬石為首的部份全國人大離退休老幹部,根據大量群眾來信反映公安非法對待法輪功煉功群眾的問題,對法輪功進行了一段時間的詳細調查、研究,得出「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的結論,並於年底向江澤民為首的政治局提交了調查報告。

因為何祚庥的名聲實在太差,北京市的一位副市長親自指示,今後北京市的媒體不得刊登何祚庥的欺騙言論,對氣功仍舊執行胡耀邦制定的「不干涉、不宣傳、不打棍子」的著名「三不」政策。


何祚庥在殃視誣蔑法輪功。
何祚庥因為無法繼續在北京刊登誣蔑法輪功的文章,就跑到天津的一家小報──天津教育學院的雜誌上發表了《我不贊成青少年練氣功》一文,將明顯違背法輪功原則的表現歸罪在法輪功頭上,暗示讀者修煉法輪功會出大問題,甚至導致亡國。許多法輪功學員感到,如果不能澄清事實,不但學員們的合法煉功權利會受到威脅,煉功群眾還會被誤解為有什麼政治目地。於是數千名法輪功學員自發陸續前往編輯部澄清事實。

在雙方和平理性的會談即將結束,出版社方面準備發聲明更正之際,天津市突然出動300名防暴警察,驅散請願人士,毆打並逮捕了45名法輪功學員,有的法輪功學員被打的血流滿面。更加奇怪的是,天津市政府不但不道歉,而且對去請願的法輪功學員說,鎮壓是北京的命令,並宣稱必須去北京反映情況才有效。

後來才知道,天津流血事件是羅幹一手操縱的,這是他向江邀功的第一步棋。

國家信訪局緊鄰中南海


當時在中國的法輪功學員已達一億人,去北京國家信訪局請願的僅有一萬人,
實在不算多。這是1998年5月瀋陽市法輪功學員在煉功的壯觀場面。

消息傳到北京,當時的北京法輪功研究會的幾個聯絡人商談後,決定於4月25日去北京上訪。因為當時在中國的法輪功學員已達一億人,大家相互聯絡,知道消息趕去國家信訪局請願的人群就達到一萬人。

4月25日早上,上萬名法輪功學員懷著對中央政府的信任和期待,紛紛自發前往位於中南海西側府右街的國務院信訪辦。據一位參與執勤的警察回憶,起初警察在通往天安門的各個路口攔截他們,後來得到上級通知,由警察帶路,把人流導向天安門。警察說為了不影響過路行人,都讓靠墻站著。這麼多人在緊鄰中南海的國家信訪局外排開來,自然就排到了中南海的圍牆外,法輪功學員靜靜的站在那裏。

「4 -25 」清晨,朱熔基大概已經得知法輪功學員上訪的消息,帶著幾名工作人員從中南海裏走出來。

那時,朱熔基剛剛訪美歸來不久。受過右派之冤的朱熔基顯然把群眾上訪視為對政府的信任,更何況他於1998年在法輪功問題上曾親筆作過正面批示,因此他一改中共對於民間請願不接觸、不對話、不妥協的傳統,親自接見上訪人群。說:「你們有宗教信仰自由嘛!你們有什麼問題,你們派代表來,我帶你們進去談。」

由於法輪功學員都是自發前往的,彼此大多不認識,並沒有什麼代表,於是朱熔基就點了最先主動舉手的三個人。朱熔基一邊轉身帶著三位代表朝中南海西門走,一邊大聲問道:“你們反映的情況我不是做了批示嗎?”這幾個人都愕然回答:“我們沒有聽說呀!”朱熔基意識到他的批示被羅幹壓下去了,馬上換了話題說:“我找信訪局局長跟你們談,找副秘書長跟你們談。”說著轉向工作人員,吩咐找人,並立即指示天津方面放人。

出來談的是中共政法委書記羅幹、中央辦公廳副主任王剛、公安部部長賈春旺等人, 因為事情本來就是羅幹和何柞庥聯手搞出來的,對於法輪功學員提出要求「煉功自由、合法出版法輪功書籍」,想把事情搞大的羅幹自然不肯答應。


1999年4月25日萬名法輪功學員到中南海附近的中央信訪辦和平上訪。

在國務院工作人員和法輪功代表會談之際,上萬名學員一直在外靜靜等候。到晚上八點多,會談完畢,在得知天津方面已經釋放被捕的法輪功學員後,中南海前的法輪功學員也很快散去,臨行時,萬人自覺收拾好周圍的垃圾(包括警察扔在路上的煙頭),地上連一片碎紙都沒有留下。

在場的一位女警察很受感動,她說從沒見過表現這麼好的上訪人,上萬人在那呆了十多個小時,走後地上幹乾淨凈的。「這就是德!看看人家多講道德!」

小科長江澤民需要「粉絲」

海外媒體一片讚譽之聲,既讚賞法輪功學員的和平理性,也讚賞政府的開明,並稱這是中共建政後官民第一次和平理性的對話,開中共歷史之先河。

但是朱熔基創造的這個「先河」不但不被江澤民所承認,而且反而暴跳如雷。


江在長春一汽當過廠長,至今沒收到過一張
賀卡,豈能不妒忌!
江澤民妒忌的人太多了,例如,喬石寫個題詞江也妒忌,朱熔基被譽為「經濟沙皇」也被江妒忌,最讓江妒忌的睡不著覺、下決心非要除掉的就是當時北京城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法輪功創始人「李大師」。

1999年4月25日,講道德的法輪功學員和平上訪,卻被江澤民故意說成是「圍攻中南海」,這並不奇怪;1999年7月20日公開鎮壓法輪功以後,江澤民要用五億美金的貿易逆差把法輪功創始人引渡回國,也不奇怪;因為江澤民的理由是:「連我老婆都信李洪志了,誰還來信我這個總書記!」

現在,形勢咋樣了?從每逢4月25日江澤民就犯病,可知一二。△

(人民報首發)


神韻晚會巡迴演出,看了好福氣!
新唐人電視臺全球系列大賽即將上場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