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國強烈質詢 中共被“激怒”國際嘩然
 
鳴匯
 
2008-12-6
 
【人民報消息】經過對中共酷刑問題的專門審查,聯合國反對酷刑委員會於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一日發表審查報告。該報告在大量客觀調查基礎上,對中共的酷刑及其它人權侵犯問題做出了比較全面的問責。中共對此反應強烈,稱聯合國報告為“誣蔑”。聯合國的全面酷刑審查及中共的憤怒姿態引起國際廣泛關注。

聯合國強烈質詢

據法輪功人權報導,作為此次第四十一屆聯合國反酷刑委員會審查大會對中共審查結果的匯總性文件,該報告就諸多方面對中共做出強烈質詢,包括:對被關押人員廣泛的虐待、折磨和缺乏安全保護的情況、關押條件惡劣和關押期間死亡情況、包括“勞動教養”在內的行政羈押情況、秘密關押情況、聯合國反酷刑決議在中國實施所面臨的主要障礙、調查的缺乏、一九八九年民主運動、民族種族宗教等少數群體及其他弱勢群體問題、針對婦女暴力問題、強制計劃生育問題等等。

聯合國反對酷刑委員會的報告指出,“反酷刑委員會對持續不斷的、被大量中國法律渠道透露出的信息所證明的、在警方羈押期間就被看守嫌疑犯人所實施的例定的和廣泛的虐待和折磨表示高度關注,尤其對刑訊逼供情況表示關注。”“委員會仍然對監內虐待的報告表示關注,包括對大量可能由虐待和折磨引起的死亡案例、以及對這些監內虐待和監內死亡案例缺乏調查的情況表示關注。”

該報告再次明確、強烈的要求中共立即撤除“勞動教養”制度和立即禁止各種秘密非法的“黑獄”(Black Jail)現象。在對阻礙聯合國酷刑決議有效實施的各項因素的陳述中,該報告認為首推中共為遏止信息渠道而頻繁使用的“國家機密法”。

報告指出,“本委員會對該法律嚴重破壞關於虐待和司法公正及相關事務的信息的情況表示深切憂慮。該法律的濫用使聯合國反酷刑決議在該國的實施面臨一系列問題 ”。“該法律阻止了能夠使本委員會對需要關注的虐待案例進行認定的關鍵信息的傳出,比如關於以不同形式被關押和受虐待人員的數據信息,關於被定性為‘敵對組織’、‘少數民族分裂組織’、‘敵對宗教組織’、‘反動邪教’的信息……”

關於法輪功問題,報告專門強調:“本委員會受理了遞交給酷刑問題特派專員的指控,該專員發現中國器官移植暴增的時間與對法輪功學員迫害的時間恰恰一致,該專員要求對器官來源做一全面解釋……本委員會進一步對我們所接獲的關於法輪功學員正在大面積於監獄裏遭受酷刑和虐待、而其中有一部份被活體摘取器官的信息表示關注。”“中共應立即開展或任命針對關於部份法輪功學員被虐待並被用於器官移植的指控的獨立調查,並採取適當措施保證那些對此負責的人受到懲罰和制裁”。

針對強制性關押精神病院問題,該報告強調:“除了真正出於治療目的,任何人不應被強制關進精神病院。當真正出於治療目的必須對有關人員辦理住院時,中共必須保證該決定僅是基於獨立的精神科專家的建議做出,並且該決定可被上訴。”

中共被“激怒”國際嘩然

面對聯合國酷刑委員會的此項報告,中共立即“怒目以對”。在隨後的週一(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四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秦剛在外交部網站上宣稱聯合國該報告是“誣蔑”。此反應一出,國際嘩然。路透社、美聯社等都做了報導。

《紐約時報》載文“中國被聯合國‘誹謗性’人權報告激怒”,指出:“中國政府週一對它所稱作誹謗的聯合國人權報告做出憤怒反應,該報告就(中共對)政治和刑事被羈押人員的系統化的虐待做出了指控。(中共)政府稱該報告的作者是偏袒的、不誠實的和被政治目標驅使的。”

《紐約時報》的文章同樣較詳細對聯合國審查中共的酷刑報告作了介紹並連接了報告原文,隨後引用中共外交部發言人秦剛的上述說法。這篇報導在述及秦剛的言論時,隨後予以說明:“(中共)外交部並沒有說清它所交給聯合國酷刑審查委員會的材料是什麼”。

《紐約時報》的這篇文章評論道:“該報導的發表對中共來說是另一個尷尬。上個月,中共被歐盟給胡佳頒獎的決定所激怒。胡佳是中國最著名的異議人士之一,現正以 ‘顛覆’的罪名遭受為期三年半的關押。上周,中共又被美國國會指責中共不信守申請奧運期間和主辦奧運期間改善人權的承諾的報告所激怒。”

該報導還收錄了中共最新的幾個迫害案例。其中包括:南京師範大學副教授郭泉在十一月十三日因成立一個獨立黨派被抓、十一月二十一日新聞記者和環保者陳道均(音譯)因發表有關西藏更大自治的文章在成都法院被判刑三年。《紐約時報》還採訪了陳道均的妻子曾啟榮(音譯),她表示,丈夫的關押對他們十歲的兒子和丈夫有病的父母來說是尤其大的打擊,“(審判)程序是不公平的,他只是寫了寫文章,那只是他的個人觀點,他只是對社會的樣子作了描述而已。”

至於中共遞交給聯合國反酷刑委員會的資料是否真如秦剛所述那樣是“翔實”的,還可參見此前其它國際媒體的報導。

英國廣播公司於聯合國審查期間引述一位反酷刑委員會成員的話報導說,人權組織揭發了不少中國執法人員毆打和折磨被關押者的案例,而中國當局未能提供這些有關案例的細節,令反酷刑委員會無法就中國是否遵守聯合國反酷刑公約作出準確判斷。

“美國之音”於十一月八日發布題為《聯合國反酷刑機構批北京不說詳情》的報導指出:“聯合國反酷刑委員會批評中國沒能提供一些被關押人員受到體罰虐待甚至毆打致死的詳細情況,要求北京當局就酷刑體罰問題公開更多信息。”

法國國際廣播電臺在十一月二十二日題為《聯合國反酷刑委員會對中國現狀表示擔憂》的報導中指出:“事實上,聯合國反酷刑委員會中國問題特派專員菲麗斯•加耶在審核會議中就曾表示,中國在提交的信息中存在著嚴重的缺失,而信息的缺乏使得對人權團體對中共虐待和酷刑的指控難以進行嚴肅的和獨立的評估。”

觀察家指出,此次中共在聯合國對其酷刑問題審查過程中,創下了兩個記錄:遭受人權團體影子報告(Shadow Report)抨擊最多的紀錄(此次針對被輪流審查的其它國家的影子報告總計十一個,而針對中共的抨擊性影子報告獨占十九個);作為成員國在歷史上首次稱國際最權威跨政府組織——聯合國為“誣蔑”的紀錄。

據觀察家分析,各國際媒體對聯合國審查中共酷刑報告與中共的反應在報導中編排和用詞都很具意味。比如,各家媒體普遍對中共的反應標上“激怒”一詞。而此次中共被“激怒”尤甚。但據分析人士指出,中共歷史上秀出“激怒”形象最強烈的時候,正是它壓力最大的時候、也是它最害怕的時候。

另據分析,歐盟授獎中國異議人士、美國會報告抨擊中國人權狀況、聯合國酷刑審查等一系列壓力還是剛剛開始,因為這只是在大面積國際譴責活動中起到一個開頭作用;所以,今後需要中共秀出“激怒”姿態的機會將越來越多。



***************************************************************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賽公告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