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中行(圖)
 
羅娜
 
2007-7-18
 
【人民報消息】七月的這個週末,天下著雨,風刮在身上,涼颼颼的,街上的人們紛紛穿起了秋裝。

我們,多倫多法輪功學員衣著整齊,舉著「停止迫害法輪功」的橫幅,在街上行進著。這是我們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以來,每年一度的七月遊行,主題是:呼籲停止在中國發生的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到今年,已經是第八個年頭了。

我莊嚴、肅穆的走在悼念的方陣中,身上穿著的白色衣裙,風雨透過衣裙,冰冷的打在身上。我手捧著一個小花圈,花圈中心貼著一個在中國被共產邪黨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女學員的照片。遊行開始前,一個人遞給了我這個花圈。

怎麼是她……。我端詳著花圈上的遺照:馬艷芳,三十三歲。一個風華正茂、眉清目秀的女子。




法輪功學員馬艷芳。

我第一次知道馬艷華,是在二零零零年,她被迫害致死的那年。那時,她是被證實迫害致死的第八十二位法輪功學員。她生於山東省濰坊地區諸城市大仁和鄉星石溝村,家中有一個姐姐,兩個妹妹,一個弟弟。她母親說:她很善良。

法輪功被中共政府非法鎮壓後,馬艷芳依照中國憲法,去上訪,她是步行到北京的,她當時身上僅有十元錢。一路上風餐露宿,渴了捧河水喝,餓了啃冷饅頭,晚上累了就在路邊的地裡睡。後來在萬般無奈的情況下,將滿頭長髮剪掉賣了九元錢。就這樣歷盡艱辛,步行十七天走到北京,為的是向政府說一句法輪大法好,信仰「真善忍」沒有錯。象所有去上訪的法輪功學員一樣,她被非法抓捕。在精神身體都很健康的情況下,她被強行送進精神病院,並於兩個月後被折磨而死。

我捧著花圈,在風雨中走著。我知道中共對人類的罪行罄竹難書,我必須站出來支持正義。八年了,被證實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的數目已經上升到三千多人,眾所周知,由於中共的嚴密封鎖,實際的死亡數目遠遠大於此,而且死亡事件仍在發生著。

「阿姨,讓我拿好嗎?」一個穿的象小天使一樣的小女孩望著我。我給了她我的花圈,走出了遊行隊伍。小天使被媽媽領著,走在遊行隊伍中。

路旁一個正在等車的白人婦女問我,有沒有關於法輪功的資料。我給她講了什麼是法輪功,迫害是怎麼回事,特別的,我講了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利,然後焚屍滅跡的滔天罪行。她說她幾年前就聽說了法輪功在中國被迫害的消息,現在她最想問我的問題是,這麼多年了,怎麼媒體不報導這件事,也沒有聽到各國政府對這個問題的看法。

我一時語塞。「我想……,可能是我們的努力還不夠。我們要讓更多的人知道這件事……」

她突然喊起來:「布什,布什總統應該站出來說話!各國的媒體都應該站出來說話!」

她的車來了,「我要好好讀一讀」,她接過遞給她的資料匆忙上車走了。

我的眼光又回到了遊行的隊伍。隊伍中老老少少在眼前走過,他們是那麼的平和而堅韌。我的淚水在眼中盈動。是我們付出的不夠嗎?我問著自己。

隊伍中一個優雅的女士,幾年了,她一直在唐人街發法輪功真相資料,多少次受過中共特務的威脅謾罵,她沒有畏懼,最終受到了人們的欽佩和尊敬。一個儒雅的中年男子,工作之餘,研究並推廣各種突破中共網絡封鎖的軟件,幫助中國大陸人了解法輪功真相,因為中共控制了中國所有的媒體,對法輪功誣蔑誹謗,同時封閉來自外面世界的真實聲音。他每天只有三、四個小時的睡眠時間,堅持八年了。還有隊伍中的那些老阿姨們,冒著嚴寒,在街上為呼籲善良人們幫助停止迫害而征集簽名,幾年來,至少征集了二十來萬個簽名。常常有善良的加拿大人捧著他們凍僵的手說,回家吧,天太冷了。

我想著這八年來自己是怎麼生活的。這八年來,我和丈夫,還有我們唯一的女兒,幾乎沒有一個節假日。我們自己撰寫、排版,花錢印刷關於什麼是法輪功,及法輪功在中國被迫害的真相傳單。我們把衝破了重重封鎖才傳到海外的、證實法輪功學員受迫害的照片做成展板,向人們展示。

在眾多的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中,我之所以記住了馬艷華,是因為在二零零二年,為了營救中國大陸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為了向善良的加拿大人請求幫助結束在中國對法輪功的迫害,我決定也採取步行的方式。我和另外四名法輪功女學員一起,用了二十天,從多倫多步行去加拿大首都渥太華,沿路向民眾和各級政府、媒體講法輪功真相。我們遇到的所有人,都給了我們很大的鼓勵和同情,有的給我們送水和食物。與此同時,我們在全球各地的同修們,也都在自己的國家開始了長途步行跋涉。我們上路不久,就發生了「九一一恐怖事件」,當聽說我們為了「真、善、忍」信仰而步行時,因恐怖事件而極度沮喪擔憂的人們擁抱著我們,對我們說,你們給了我們力量,這個世界真的需要「真善忍」。

是啊,「真善忍」是我們的信仰,當我的腳底因長途步行磨起了無數血泡時,在疼痛中,我想起了馬艷華,她是為什麼呢,為了自己嗎?肯定不是。如果是為自己,她可以躲在家裡偷偷的煉功。因為她知道,這世界需要「真善忍」,有人要因此而付出,她就做了這一個,我也要做這一個。

二零零四年,我用了三週的假期到紐約曼哈頓街頭做反酷刑展,向人們揭露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暴行。當時有一個人曾對我說,我們為什麼要關心中國的這種事。我告訴他,這不僅僅是中國的問題,這是人類最基本的人權問題。我指著酷刑展中一部份說,看看那部份,正在展示中國勞教所奴役勞工的事,想想為什麼中國產品在這裏很便宜?中共迫使法輪功學員做苦工,長時間超負荷的工作,沒有工資,最重要的是,他們的工作環境非常臟。這些來自於中國勞教所的產品,象兒童玩具、聖誕禮品,大多數用於出口,來到了北美,來到了美國,來到了你們家裡。想想看,這還只是中國的問題嗎?勞教所的生產環境非常骯髒惡劣,這種事情已經發生了快二十年了,現在法輪功學員站出來揭露這件事,我們不僅僅是為自己,我們為的是整個人類社會,這個世界需要「真善忍」啊。他點了點頭,說,堅持做下去吧。

時至今日,中國產品中被查出有毒物越來越多,開始危及世界。因為中共對「真善忍」的鎮壓導致了中國社會道德急劇下滑,特別是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利的滔天罪惡已經持續幾年了,試想,這樣一個無惡不做、慣用謊言和暴力的共產邪惡政黨,將會給世界帶來什麼呢?

慶幸的是,經過法輪功學員的艱苦努力,越來越多的中國大陸的民眾明白了真相,特別是《九評共產黨》一書的出現,掀起了中國大陸的退黨大潮,目前,在退黨網站上聲明退出共產黨、共青團、少先隊的人數超過兩千三百萬,越來越多的人敢於對共產黨說「不」。這是中國的幸事,也是世界的幸事。

雨在我們遊行的途中終於停了,天漸漸的亮了起來。遊行隊伍中的人們依舊平和的走著。我知道,正義在我們一邊,不管前面的路有多長,我們會依舊走下去。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