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界冠軍朱建華老師胡楓谷全家三退(圖)
 
2007-4-17
 
【人民報消息】4月14日,在澳洲悉尼聲援2000萬退黨遊行集會上,一華人站出來說:我作為一名普通的出租車司機,要為三退說幾句話,我們一家三口三退!這位先生名叫胡楓谷,他以前是上海市先進教師,也是三破世界記錄的著名跳高運動員朱建華的中學老師。

三退是大勢所趨 任何人無法阻止

胡楓谷說,那天我們和女兒正在悉尼市中心,看到有一支浩浩蕩蕩的隊伍遊行過來。一看是2000萬退黨的事,我們感到很振奮,因為我們的心也是這樣的。我們一家三口很想投入三退,我們認為這是大勢所趨,是一個潮流,是任何人無法阻止的。共產黨太專制了,如果這樣一直退下去,作用太大了。你有槍有炮,我斗不過你,但我可以遠離你,唾棄你,這是反映老百姓的民意。

我認為我們不能光用眼睛去看,我們還要做出自己的行動,要有自己的態度,不能做觀眾,我們一家就是這樣看的。

優秀教師遭迫害入獄兩年

胡楓谷說,我從華東師大畢業,出來當老師,而且我認為我一直是一名先進的教師。朱建華是我80屆的學生,當時我教他數學,同時我還是學校的團支部書記,家長說把孩子交給我非常放心。但當我和學校領導有衝突以後,我寫信給中央紀檢反映,誰知就闖禍了。我寫了300、400封信給中央紀檢的陳雲,他們警告我不要再寫,不然就怎樣怎樣。結果被以莫須有的罪名關進監獄2年,從1983年12月19日到1985年12月19日。連裡面的隊長都說,你的事是教育局要搞你,很可能搞錯了,一個為共產黨賣過命的這樣一個先進教師,最後得到這樣一個結果,真不敢想像,你叫我再對共產黨還有什麼信心,我只能這樣以搖頭來作答。所以我看到千千萬萬的人在受迫害時,就會引起我的共鳴和同情。

以前每次評先進、新長征突擊手我都會被評上,包括評優秀教師我也在其中。我沒有什麼了不起,我只是一個普通的老師,但是我沒有做錯任何事情,我對得起被教育者,對得起良心,對得起自己的尊嚴。我只是因為寫信給中央紀檢,結果被非法關了兩年,我想共產黨還我一個公道,但我等了24年一直沒有等到。從1983年到現在,沒有回音。我每次給大使館寫信,共產黨的特工找我談的時候,總是支支吾吾,講中國人權有問題,你既然知道中國人權有問題,你就應該做出你應該做的事。我們非常痛恨共產黨,痛恨他們搞迫害,而且他們堅持繼續搞迫害。

對現實失望留學澳洲

胡楓谷說,1988年底我來到澳洲,89年六四我在墨爾本念英文,當時學校電視天天都在播天安門廣場的情況,我同情學生、理解學生,他們希望中國民主化,這些學生很了不起,儘管有學生死了,但是他們的精神永遠也不會死,他們的精神永遠激勵我們這些活著的人,他們的思想光芒萬丈。當時我們幾個留學生用身上僅有的錢在英文大報上登廣告強烈譴責中共對無辜的學生開槍。

我是一個普通的人,走到哪裏都奉公守法、工作勤懇。我曾在墨爾本一個有170多員工的俱樂部工作四年,我是唯一的亞洲人,深受好評。後來到悉尼,在著名的聖文森私立醫院做後勤工作整整十年,當我辭工時他們給了我非常好的評價和證書。後來開出租車,我服務數年從沒被人投訴過,所以現在開象徵著人品可靠、誠實服務的銀色車。

特務的威脅收買阻撓不了中國民主化的潮流

胡楓谷還說,我入澳大利亞國籍已經十一年了,享受自由民主是澳洲公民最基本的權利。我經常說共產黨不好,我有良知,有自己的判斷,我不是人云亦云的人,就因為這些被某些共特和線人威脅,說如果我還繼續罵共產黨,尤其在法輪功面前罵共產黨,就可以讓我消失。還有人還想收買我,勸說我不要再搞了,大使館簽證收的錢可以隨便支配,只要你合作。

我住的地方電話被竊聽,家裡桌上被放上一顆顆黃豆那麼大的鐵蛋,甚至放在家裡的內褲都被剪了一個洞,明目張膽地威脅我,這都是事實,2005年開始對我的死亡威脅有五次之多,這些行徑在澳洲是非法的。我之所以現在敢站出來,因為我老母親都85歲了。我胡楓谷不是唯一受迫害的,在我前面很多,在我後面也很多。一個國家要有國法,不是哪一個黨想幹什麼就幹什麼,想迫害誰就迫害誰。畢竟民主是全世界的潮流,中國的民主化勢不可擋。

我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人,但是一個很有良知的人。 我雖然生活在自由民主的澳洲,但我還關心在中國的土地上像我這麼普通的人,他們有沒有民主與自由。


---------------------------------------

新唐人全球華人新年晚會精彩簡介及全球29城市售票

新唐人電視臺隆重推出「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