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惨了!李肇星又露头儿的原因(多图)
 
鄂新
 
2007-7-10
 

李肇星在北大2007届研究生毕业典礼上的丑态。

【人民报消息】 江泽民在任时曾说过,自己退下要去教书,结果被炸了蛤蟆腿,未到任满就在四中全会歇了。江提拔的外交部长李肇星也正狂的不行,江曾还造舆论说十七大让他进政治局,为的就是死了一个黄菊,再安插一个下流的无赖当钉子,结果未到任满就突然被胡解了职。李肇星也说退下要去教书。有人说,李肇星写的诗狗屁不通,别去误人子弟了。

但不行,教育领地太重要了,江爱的就是他误人子弟,疼的就是他能够误导学子,所以在蛤蟆大逃亡、螃蟹翻肚死时,李肇星不得不受命跳出来。去了哪里?当然要去文科尖子大学──北大──影响大嘛。


流氓李肇星如何教育北大学生?!
北大已经不是中共统治前的北大了,只是徒有虚名。江看中的就是这个名,要求北大接纳李肇星。先试探的让他当北大爱心社的「大使」,待一只脚插进去后,又提出条件让李肇星当北大教授。于是7月7日上午,在北京大学2007届研究生毕业典礼上,北大59级毕业生李肇星被强制塞给北大,说是「被聘为」北京大学教授。

多少年来被聘为北大教授的人不少,但没有一个在毕业典礼上出疯头的,但李肇星不同,他体现的是江曾与中共绞拧在一起的一股黑势力,所以这个丑角不跳还是不行的。

典礼上,北大校长许智宏为李肇星颁发聘书。接过聘书时,李肇星当场拥抱了他,说,能够受聘北大教授,感觉很骄傲,以后会尽力为母校作奉献。其实李肇星自己也知道是江为了政治需要把自己拱进去的。

和主子江泽民一样,李肇星走到哪里丑出到哪里,北大毕业典礼是个出丑的极佳机会,李肇星的发言具极共产经典性。

李肇星谈起自己在北大上学时挨饿的经历,说是一种精神财富。他说,挨饿的经历,使得他更加懂得人权的意义,和国外的人辩论时,人权话题屡屡出现,他便说 :「我挨过饿,我知道什么是人权,你挨过饿吗?」

中共统治下的十几亿人民在三年大饥荒有人没挨过饿吗?李肇星敢对那寥寥无几的没挨过饿的人这样说话吗?现在上访的人越来越多,是谁制造的?这些访民哪个要讨回基本生存权,不受到毒打、罚款、扒房、坐牢等等折磨呢?

李肇星对民主国家的人说,「没挨过饿的人在挨过饿的人面前没有资格说人权的事」,这话故意混淆了谈话对像和社会制度,这句话应该对着中共的贪官污吏们说(其中包括李肇星),而不是民主制度下生活的人。

李肇星给毕业学生的签名非常奇怪,姓和名的第二个字小的得用放大镜看,而名的第一个字肇事的「肇」字画的大大的。这暗含一个意思:李肇星活着就是来肇事的,否则江泽民怎么能拿他当个宝呢?


李肇星给学生题词都那些邪!
李肇星给学生题词,「新闻是没有国界的,记者是有祖国的。」这意思很明确,新闻没有国界,怎么编怎么“肇”都行,新闻的手可以到处伸,到处干涉、威胁、利诱,但是党喉舌记者们是被党管着的,凡是指责中共的,都被认为不爱国。

理到了李肇星嘴里,全给拧邪了。

一位网友写道:在听完李教授讲解人权之后,我还想继续学习。我想听有过被强奸经历的教授讲讲女权的意义。因为没有被强奸经历的人恐怕不懂女权的意义。我想听有过被阉割经历的教授讲讲男权的意义。因为没有被阉割经历的人恐怕不懂男权的意义。

李肇星说,想起那段挨饿的日子,「很羡慕现在的北大同学,可以衣食无忧」,说白点儿就是他们没挨过饿,没资格讨论人权。

北大是个不同凡响的大学,在很多历史时期都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八九民运也当仁不让。中共建政后,北大在争取人权方面表现也很活跃。原来江把李肇星强塞进北大当「教授」是为了游说和压制学生们举行集会、争取人权的!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