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菊的生命即將畫上句號(圖)
 
門禮瞰
 
2007-2-22
 

生命沒有了,有什麼也沒有用!

【人民報消息】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常務副總理、江澤民的馬前卒黃菊的四季發情終於開花結果,和發情有關的生殖系統病症一樣沒少,都攤上了:前列腺癌、尿毒症、腎癌、愛滋病。

被病魔折磨的奄奄一息的黃菊,最近經常流淚,生命的旅途就是走完了,自己得到了什麼?

回頭看看,自己玩兒別人老婆,自己老婆被別人搞,自己不但沒沾到便宜,而且生命即將畫上句號時,別人老婆還是歸別人,自己老婆也還是歸別人,而自己剩下的只是病危通知,和致死都不知道是哪個女人送來的愛滋巨大遺產。

翻翻一年多前的高層動態,黃菊召集四省市領導,要求他們和總理溫家寶的宏觀調控對著幹。而陳良宇在政治局會議上大叫讓溫家寶立軍令狀,要求溫宏觀調控失敗就下臺。曾幾何時,恍如隔日,陳良宇下臺受審,黃菊要蓋上中共大血旗,去見馬克思。

為了避免走漏病情,黃菊沒住在高幹定點治療的華東醫院,而是住在上海空軍醫院五號樓。

二月三日下午五時,中央醫療組就黃菊的病情,發出病危通知。

據動向雜誌2月刊透露,中央領導人溫家寶、吳邦國、曾慶紅等,均先後專程到上海探望。胡錦濤出訪非洲前夕,也委託中辦主任王剛和胡辦秘書去上海探望。

去年十二月初,黃菊的癌症出現擴散、轉移的趨勢,醫療組已發出通知:黃菊病情趨惡化,藥物已無效,只能熬一天是一天了。當然對黃菊家屬說話不能像對老農兒子說話一樣直不楞登:「沒幾天了,回家想吃什麼就給他做點什麼」,而是很婉轉的告知:「只能靠自身免疫力來維持生存時間了」。自身還有免疫力,要你醫院幹麼?其實意思就是醫院沒招兒了,黃菊只能幹挺著等死。

黃菊和昔日的江澤民人馬、中央書記處書記賀國強、中辦主任王剛、副總理曾培炎等,作了幾次較長時間的交談,其中包羅萬象,既有工作交待,還有黨內、社會問題、上海陳良宇事件,等等。

面對吳邦國,黃菊哭了。

2002年十六大前,黃菊被中紀委審查下結論不合格,必須從上海市委書記位子上「體面」退休的。可是江澤民為了和胡溫斗,硬把黃菊塞進中共最高權力機構。當年黃菊說:自己什麼都不會,還好,有邦國兄,遇到困難可以幫助。

治理國家黃菊確實什麼都不會,只會緊跟江澤民幹壞事,把腳居然都伸到美國去了。他以為做什麼都沒有報應,結果一屆常委都沒任滿,生命就要結束,而且是在死去活來的病痛折磨中慢慢消耗而死。黃菊是個非常好的例子──人做了什麼都有報應的。

看到吳邦國來看他,經常默默流淚的黃菊,眼裡一下又充滿了淚水,哽咽的說:常在反思上海的問題、自身建設問題,我是很沉痛的,已經沒有時間留給我來補過了。


(人民報首發)

聽我的,看新唐人晚會,你將得到意想不到的收獲!

新唐人全球華人新年晚會精彩簡介及全球30城市售票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