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事科學家研究到死也研究不出來
 
張景安
 
2007-2-14
 
【人民報消息】盲人失去了視覺之後,聽覺、觸覺往往比明眼人更為敏銳。但是有一個能夠拋棄盲杖、不靠導盲犬的盲人,不只能夠在街頭溜滑板,能閃避人車,甚至還能夠打電玩、玩籃球、跳街舞,幾乎不像是個看不見東西的瞎子。而他今年只有14歲,名字叫做Ben Underwood(班.安德伍)。

班出生在美國加州,3歲時因為視網膜癌而完全失明。當手術後,班哭著說他看不見了,他的媽媽高登(Aquanetta Gordon)雖然心疼,把班的小手拉到自己的臉上說:「寶貝,你看得見的!你可以用你的手、你的鼻子、你的耳朵來看呀!」也常常告訴他說:「你的名字叫做班.安德伍。你是任何事情都可以做得到的。」家中的二哥一姊也把班當成正常人,要求他會找出自己的衣服,收到定位。小時上學也是直接到普通小學去就讀,學著和明眼的人相處。

班在小時就顯露出超常的感覺了。他的盲文啟蒙老師海瑟(Barbara Haase)說,有一次她把光碟片從桌上弄掉落在地,她才要彎腰去撿,班已經循聲辨位,撿到手中了。老師帶他到戶外教學,說停在街道上第三輛的才是她開來的,當他們一起走過去看時,班居然能邊走過邊說出路邊停的第一輛是卡車、第二輛是休旅車……。

6歲時,班就決定不再依賴盲杖探知路面坑洞的深淺,他像一個探險者,置身危險而不慌亂,他不怕黑暗、不怕迷路,甚至還有帶人走出迷途的紀錄。

班確實也有些本事:他可以和朋友打籃球、和女生跳街舞,騎馬、溜滑板也都行。他甚至可以記住PS/2電玩中的角色與動作對應的聲響,背對著螢幕和朋友對打電玩。難道真象佛教說的,人有第三只眼睛?!

班說的最讓人感到驚訝的話是:「我可以聽到你身後的墻、還有放在那裏的收音機、風扇說話。」這些東西怎麼會說話呢?

班還說,在他生命中的每一件物品都會和他對話,而那種對話方式卻是其他人聽不見、也無法了解的。這實在太不可思議了。

不過對於我來說,還好,還不感到太驚訝,因為我的一位好朋友說,她的6歲小女兒走出家門,石頭和墻都和她打招呼,鮮花更不用說了。我非常好奇,一次碰到這個小姑娘,特意問她本人,她平平常常的答道:是啊!它們都和我說話打招呼。她的反應好象是問這種話很多餘。 也許我不問,她還以為每個人都是這樣呢。

這種神奇的事情讓科學家用現代科學的方法去研究去證實,研究到死也證實不出來。但是事實證明,不管你研究的出來還是研究不出來,它就在那裏。班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

(人民報首發)

聽我的,看新唐人晚會,你將得到意想不到的收獲!

新唐人全球華人新年晚會精彩簡介及全球30城市售票
新唐人2007年全球華人新年晚會主場紐約場售票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