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太子黨談新唐人晚會觀感
 
一位太子黨
 
2007-2-18
 
【人民報消息】咱在北京看什麼節目都是票送到家。到了美國,凡是國內來演出的文藝團體也是一樣。

張藝謀導演的《秦始皇》我去看過了,雖然說是票價昂貴,但沒花一分錢。既然求咱去捧場,又是名導、名作曲家、名歌唱家上陣,那就去吧。演的怎麼樣,美國的專家都評論過了。我旁邊的那位外國大胖子呼嚕了好幾次,旁邊人倒挺安靜的,但眼皮都朝下耷拉著,我也小酣了一會兒,不知酣聲如雷沒有。

新唐人華人新年晚會在紐約Radio City從2月14日到17日共連演七場。在此之前,我一直關注著這方面的報導,看到國安不惜一切代價破壞新唐人的演出,感到他們有病,吃飽了撐的沒事幹,明顯的這已經超出了文藝界「不服氣」、「別苗子」、「比高低」的範疇。

終於,我下決心破例自己花錢買票看紐約新唐人華人新年的演出。讓我動心去看的是,報導說很多觀眾感動的流下了眼淚,我想去看看什麼節目會達到這種效果,為何會達到這種效果。

還別說,大幕拉開,第一個節目《創世》非常震撼、非常美,所有觀眾包括我在內都不由自主發出了讚嘆,而且不知為什麼,我竟然有點想哭。

我這個人有個多年養成的臭毛病,就是一流水平的演出看多了,不夠檔次的演出到我嘴裡就慘不忍睹。比如,蒙古族盅碗舞最漂亮的是抖背,要是群舞中有一個人抖不起來,我就會把這個節目給否定了,說「業餘」。

那天,每個節目我都看的很仔細,直到大幕閉上。我不能不承認,這是一場世界一流水平的演出,我這僅僅是從技巧方面說的。

從內容來說,這場演出有幾個節目還真讓我流下了眼淚,而且居然流的稀裡嘩啦的,由於壓抑著不致嚎啕大哭,我渾身都顫抖起來。一生看了很多世界級水平的演出,這是我唯一的一次「失態」。還好,沒有和別人搭伴來。

直到今天,我也說不清到底為了什麼,只覺的非常非常的感動和超脫,平日裡看重的「名利」似乎霎那間變的不屑一顧,自以為傲的「顯赫家庭地位」變的不值一提,甚至讓我有些羞愧……。

一股巨大的能量籠罩著我,讓我思考「我是誰」,又似乎讓我明白「我是誰」……。

回到家裡,回憶起看演出的情景,我明白了為何共產黨如此害怕新唐人華人晚會。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