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崩溃前胡温面临严峻抉择(2)(图)
 
2007-11-14
 
【人民报消息】11月7日,就安徽政协常委汪兆钧以及安徽省嘉禾食品有限公司董事长郑存柱近期连续发表的给胡锦涛和温家宝的两封公开信,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记者许琳专访了著名法学家袁红冰教授。

据许琳报导,袁教授针对这两封公开信,从中国目前摆在人们面前的经济危机,环境危机,社会危机以及政治危机等几个层面阐述了大危机爆发前的状态。他认为,《九评》是为了解体中共,而公开信则促使胡温面临严峻抉择。并强调人民给他们的时间不多了。

记者:汪兆钧和郑存柱在公开信中都同时提到了要停止迫害法轮功。尤其郑存柱认为法轮功受迫害这个问题,已经是阻碍政治体制改革的三大死结之一。您认为法轮功受迫害这个问题和目前中国的政治和经济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吗?

袁红冰:“这个不仅是有必然的联系,这个联系是太深刻了。现在关键的是,在整个人类社会都在追求自由、民主、人权的过程中,在中国却发生着一个当代世界上最大的人权灾难,那就是从上个世纪末一直持续到今天的对法轮功精神修炼者的政治大迫害。

由于中共暴政的这个铁幕统治,我们现在还没有办法真实的揭露出、彻底的揭露出对法轮功精神修炼者的迫害到底造成了多少人间悲剧。但是至少我们现在知道已经有3千以上的法轮功学员在酷刑的迫害下死去了。

我们至少知道今天还有几十万的法轮功精神修炼者被关押在各种各样的监所里,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如此用国家恐怖主义性质的暴力来剥夺,恐怖的剥夺人们的一种精神信仰的权利,这是人类现在的理性和良知绝对不能允许的。

所以对法轮功精神修炼者的政治迫害恰恰表现出了中共暴政的反动性,它的反人民性、它的反人类性。所以判断中共暴政有没有可能主动的进行政治体制改革的标志,那就是它能不能停止对法轮功精神修炼者的政治迫害。并且,把那些发起并直接执行对法轮功精神修炼者进行政治大迫害的罪魁祸首们绳之以法,如果不能做到这一点,中共暴政就不可能主动的进行政治体制的改革,那么等待它们的只有是在人民整体反抗的大起义的过程中被历史所淘汰。”

记者:汪兆钧还提出对当时决定镇压的决策者追究刑事责任。他同时还获得了中共退休高官李普响应和支持。(李普曾任中共新华社总社副社长、北京新华社分社社长、北京大学政治系主任)您认为这个事态将如何发展?

袁红冰:“首先,我们必须对汪兆钧先生以及李普先生表示崇高的敬意,他们在江泽民这个反人类罪行的罪犯,现在仍然通过他的代理人,象周永康之流掌握着一定国家权力的情况下,他敢于在虎穴狼窝之中提出要追究江泽民的刑事责任;而李普先生支持这种诉求,这样的勇气,这样追求真理的勇气,是值得我们每一个人钦佩的。

另外,他之所以敢这样作,也说明在中共党内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仁人志士意识到了,对法轮功的迫害是一种反人类的罪行。所以我相信汪兆钧先生以及李普先生对于江泽民的这种刑事追诉的正义,一定会在中共的党内产生重大的影响。”

记者:汪兆钧说,人民创造叶利钦。就目前海外声援国内的退党大潮,以及《大纪元》发表的《九评》社论。您认为中国人民会不会和平理性的创造出叶利钦呢?

袁红冰:“汪兆钧先生说,人民创造出叶利钦,这说明了汪兆钧这个人的思想的层次是相当高的。因为我们看到很多人都在谈论叶利钦现象,无论是中国的国内还是海外。

那么有一些人,一谈到叶利钦就完全把希望寄托在中共内部的权力斗争上,以为叶利钦就是这种中共权力斗争的产物,但是他们恰恰是错的,而汪兆钧先生是对的。

叶利钦现象到底是怎么产生的呢?我们回顾一下历史就可以看到,没有莫斯科人的全民起义,没有整个苏联人民整体的反抗,就不会有叶利钦。叶利钦现象,只是在莫斯科人民大起义的过程中涌现出来的一个英雄。

从一个角度讲,莫斯科人民的大起义,反抗专制政治的大起义,才是叶利钦现象之母,所以我们现在不能够舍本求末,我想我们必须按照历史的逻辑,把我们的希望寄托于民间,寄托于人民的对专制政治的全民的起义和总体的反抗,只有在这种的背景之下,才会出现了叶利钦现象。

至于,每年中国出现的几万起维权抗暴运动,那是我们中国也出现类似于前苏联那样的全民总体的反抗,出现类似于莫斯科那样的人民大起义的一个先导,我相信中国的全民总体反抗,那一天到来的时候不会太久了,因此中国的叶利钦现象出现的那一天也不会太久了。”

记者:汪兆钧在公开信中还提出蓝色革命,您如何看待这个问题?您认为如何才能使中国和平转型?

袁红冰:“汪兆钧先生提出蓝色革命问题,我觉得提的很好,相信大家都不会忘记,2006年中国出现了一个维权抗暴英雄,那就是高智晟先生。几乎是由高智晟先生个人的勇敢精神,激发起了一场早已酝酿已久的全球华人维权抗暴运动,而那次维权抗暴运动它的标志就是蓝丝带,记得当时还为蓝丝带写过一篇文章。

汪兆钧先生今天又提出蓝色革命问题这样一个观念,我们认为这是极其具有象征意义的。我想蓝色本身就代表了和平,代表了一种天空一样广阔的胸怀,但是这里我们也必须得意识到,中国未来的政治变革到底是和平的?还是非和平的?主要不取决于人民,而取决于中共暴政。

如果中共暴政愿意和平的放弃它们的特权,那么中国当然能够和平的转型。但是如果中共暴政仍然企图像上次邓小平那样,动用国家的暴力,把人民淹没在血泊之中,那么我们必须得强调一点,人民是拥有反抗暴政的权利的。”

记者:那么您对胡锦涛、温家宝有什么进言呢?

袁红冰:胡温现在确实是面临着一个严峻的选择。他们现在最应该做的事情之一,就是首先停止对法轮功精神修炼者的镇压,将反人类罪的罪犯江泽民绳之以法。



********************************************************

购票从速!新唐人“圣诞奇观”晚会尽显东方神韵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