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訪高智晟 (43)──呼籲周永康停止獸行
 
大紀元記者趙子法
 
2006-8-11
 
【人民報消息】7月30日,高智晟在北京遭到長期跟蹤的便衣們毆打後,右腕傷口曾一度發炎化膿後好轉,肘上的血痂也將要掉落,曾體無完膚的身體正在逐漸恢復。

8月初,高智晟到山東姐姐家探望病危的姐夫和照顧哀傷至不思飲食的姐姐。雖然高智晟沒有對外公布山東姐姐家的電話號碼,行動只限於病房、親戚間,但依然遭到當局包括警車在內的車隊跟蹤和多種方式的迫害。高智晟呼籲公安部部長周永康停止遠離人性的「株連九族」的禽獸行徑。

* 北京把監控任務交給山東 特務自稱是高智晟的「保鏢」

跟蹤高智晟到山東的兩輛北京車和8名便衣在第二天以後便不再露面,北京把跟蹤任務交給了山東,跟蹤車隊變成了掛著山東牌照的五輛車(少時四輛)和二三十名當地便衣。公安還脅迫當地民間的采油公司派出「魯E78082」的車參與到跟蹤隊伍裡來,該輛車裡也坐著四名便衣。

高智晟白天到病房照顧姐夫時,剃光了頭髮的光頂便衣們就聚集在病房的走廊裡;晚間,高智晟回到姐姐家就寢,便衣們就在走廊裡排成一排,坐在小板凳上繼續監控;高智晟到了外甥女家,便衣們跟上去看到高智晟進了門後就下樓等在外面。

高智晟所行之處的「聲勢浩大」和眾多形跡可疑的便衣,引起很多人的好奇或者恐懼。周圍很多人不明白北京來的律師為什麼有這麼大的「派頭」。

鄰居大娘詢問跟蹤便衣他們在幹什麼,便衣解釋說他們是高智晟的保鏢,大娘就好奇的又詢問高智晟:「你給這些保鏢發了多少錢啊?他們一晚上拿著小板凳坐得那麼整整齊齊的?」

高智晟到外甥女工作單位的時候,看到大量車輛和不明身份的20多名壯漢們在門前晃蕩,單位領導嚇得趕快請高智晟一行離開。

高智晟的外甥女表示,在看到這麼多人、這麼久的跟蹤舅舅後,我今後再也不會有不相信(共產黨能幹出)的事情了。

* 山東便衣的「先知先覺」和侗嚇

山東的便衣們似有「先知先覺」手段,他們對高智晟的計劃竟然了如指掌。高智晟要帶孩子到海邊去看海,一輛「魯O00426」的高級警車就一言不發的一路前行,把高智晟的「車隊「領到了高速公路入口;高智晟在電話中談好要到外甥女家去後,警車就又前面帶路到外甥女家去……。

跟蹤車隊並不友善,他們對高智晟還進行了可能奪命的侗嚇。高智晟說:「前天我從外甥家回來的時候,一輛車號是「魯BZ0243」的奧迪車在我們車速跑到 120公里、130公里的時候,他們跟我們的距離始終保持著兩米,那是非常危險的。我想他們是故意挑了一輛性能相當好的奧迪,可能開車技術也是相當好的一個人來完成嚇唬我們的任務。」

* 在山東遭遇斷電、斷電話、斷煤氣 不能做飯

8月6日,高智晟姐姐家的電話被斷了一天;8日,高智晟到外甥家後,外甥家斷電、斷電話,斷煤氣。

高智晟說:「我們一進門就斷電,電話也斷掉了,當天晚上他們把整幢樓的煤氣都斷掉了,整個樓都不能做飯了。斷電是斷我外甥一家的電。上一次到我外甥家就斷過一次煤氣,我保持低調沒有透露,媒體沒有報導。據居民講,他們那裏從來沒有發生過斷煤氣這樣的事情。」

* 在北京賣菜的兩個侄子遭驅趕

高智晟在家附近的市場上買下了兩個攤位,幫助兩個侄子在北京以賣菜為生。7月29日,高智晟在「重感冒」的後期,曾帶著孩子到攤位前看望侄子,當時攤位被眾多跟蹤便衣所包圍。

8月10日,該市場的管理業主通知高智晟的侄子說:公安部來人了,不允許你們在這裏賣菜,你們趕快走。市場業主還透露,穿著制服、自稱是公安部的人來到市場後,就威脅他們必須趕走這兩個賣菜的。

高智晟:「市場業主他們讓我侄子趕快搬,趕快走,他們也忘掉了基本的規則,你把攤位賣給我,買下的這兩個攤位的收據還在我們手上,你說走就讓我們走嗎?損失誰來承擔?」

* 高智晟呼籲周永康停止「株連九族」這種遠離人性的禽獸行徑

「這是何等低下、令人不齒的手段!」高智晟認為公安部長周永康應對公安部布置的驅趕他侄子的「株連九族」迫害行為負責:「為什麼開始沒有?因為我最近寫了批判北京府右街派出所針對人民犯罪的文章,寫了揭露周永康使得中國警察徹底黑社會化的文章。

自今年以來,我們把活動限定在自己的家裡面,房間裡面,即使我們再忍讓,也沒有改變他們時時處處想要我們性命的卑劣行徑。

高智晟表示在「舊社會」也只是犯罪當事人承受罪責,到了現代,中共竟然還公開使用卑劣下流的「株連九族」手段,他對此從心底感到噁心。高智晟呼籲周永康停止遠離人性的禽獸行徑,他說:「我的家人是沒有罪的,我本人也沒有罪。有罪,你們就按法律程序來。不要使用這種卑鄙小人的惡劣做法。你們自己說自己是一個政權,你們就堂堂正正,該抓我入獄抓我入獄,該判我刑就判我刑,不要用這種下流的做法,赤裸裸的踐踏你們自己的法律。」

高智晟表示不會聽從市場的驅趕,「在這樣的邪惡勢力逼迫下,針對中共絕對要置人於死地的這種心態,我們為什麼要讓步呢?我們不會輕易就這樣『溜』出市場。要強行趕出去的話,不讓我們活了,不行的情況下,我就到新華門去絕食。」

* 中共的行徑成就了推垮中共的力量

在中國,罪及親族的政策歷來都出現在暴政時代,如秦朝的「株連七族」,隋煬帝的「株連九族」,尤以中共當局在對 「地主」、「資本家」、「知識分子」、「反革命」的鎮壓中積累的豐富的「株連九族」的經驗為甚,其方式方法多樣令人想不勝想、防不勝防。高智晟曾多次撰文感嘆只有人們想像不到的下流,沒有中共做不出來的下流。

高智晟說:低級動物之間才會用這樣的低劣下流處理方式,這卻是中共內部反動勢力最終不得不選擇的方式,這表明,這個群體的骯髒和人性變態的扭曲,他們企圖用這樣的方式去整垮別人,但是,正是這樣一個一個的企圖整垮別人的惡劣行徑,使得中共今天成了過街老鼠,使得中共在不久的未來,死無葬身之地。

高智晟對郭飛雄在前往北京的火車上遭到列車警察們的毆打受阻事件表示憤怒,他認為中共暴政又添加了一項血腥的犯罪紀錄。

高智晟還認為,雖然郭飛雄的行動一直相當低調,但對這個沒有理智的政權來講,刻意避開其鋒芒的做法也可能是錯誤的。

高智晟說:我們是和整個人類史上最為邪惡的團體打交道,不要抱有任何天真和幻想。這個沒有人性的團體在最後必定會使用最絕望的方式。在前行的路上,我們要有流血和失去生命的準備。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