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訪高智晟(42):特務系統的絕望(多圖)
 
2006-8-1
 


7月9日,高智晟被矮胖特務毆打後拿出相機追拍特務,
特務掩面四逃。唯有這名特務挑釁的迎著高智晟的鏡
頭,他是30日毆打高智晟最兇的特務。


【人民報消息】(大紀元記者趙子法8月1日報導)在中共投入大批特務,對北京的維權律師高智晟進行的24小時監控進入到第八個月的2006年7月,高智晟在自家樓下遭到特務的兩次毆打,在30日的毆打中,特務三次重擊高智晟,高智晟表示這三擊中的任何一擊被擊中的話,那不是重傷就是要命。特務的舉動為什麼突然間顯得格外升級呢?高智晟認為這是特務系統的絕望表現。

高家長期被當局掐斷電話和電腦聯網

截至到目前,高智晟家裡的座機依然被當局掐斷不能使用,他長期使用的小靈通電話(010-81990759)依然是所有的國外電話都打不進來,他使用了多年的手機(13910000145)費用在陜北之行中莫名其妙的飛漲到四千多元後,高智晟因為自己絕對不可能打過這麼多二一直拒絕付費,但高智晟的朋友悄悄的向電話局付清了這筆費用(高智晟遺憾朋友沒有向電話局索取通話記錄),耿和在向電話局確認該手機不能使用的原因是因為「欠費停機」後,於8月1日到銀行交了 60元錢,電話依然不通,再度電詢又被告知不是「欠費停機」而是另外有因,所以,高智晟的這個手機到現在仍然不能使用。

高智晟的電話一直被騷擾的非常厲害,通話頻繁中斷,他的小靈通電話(010-81990759)時常接不通、「故障」,有時候,在特務停來某個車後,其它的電話也幾乎就接不通,相當多的人已經深有體會。

但也有例外的,高智晟說:象前些日子,電話干擾的非常厲害,但許琳(希望之聲記者)她每次打過來就順順當當的,她給我講,沒事!你放心,咱們不承認這種干擾,只要你和我通話,保證就能採訪完。每次都能順順當當的採訪完。

高智晟表示,水電還沒有斷,我們還能活著。

高家樓下的特務們不斷換人 「那些最惡劣的,都留下了」

在高家樓下監控的特務們來來往往的不斷換人,特務撤換的鐵則是「劣勝優汰」。

高智晟:那些離得遠的監視的、不肯打擾我的特務都不斷的被淘汰,那些最惡劣的,比如最開始跟蹤我女兒並大鬧聯合國特使諾瓦克飯堂的、罵我的、踩我腳後跟的都留下了。

留下的車輛也都是撞過高智晟、近距離跟蹤高智晟的那些。高智晟在6月記下了從「五一」之後跟蹤過他的所有車牌:所有的中國人,只要看到這個車牌,就會知道這些是中共特務的車。京A34863、京GT5696、京E92673、鄂A39710、京H39710、京C12696、京G24758、京A11161、京 FE6234、津AX6865、京EJ8520、京EP0030、京E09288、京FE3064、津AU3651,另外有三輛沒有牌照的車。

6月30日,高智晟出外學習聖經,他在下樓打開車燈時,發現有些特務在車中睡著了,「一下子我的心中就有一點點酸……,唉!這些生命多可憐,年紀輕輕的就耗在這樣的過程中,這七八個小時他就得守在那兒啊。我一上車開走(他們跟著),他們只是挪個地方而已。」

對特務為什麼選擇了這個行業,高智晟說:「中共營造了很緊張的就業氛圍,而所有的就業機會等於都被它掌握著,等於它把整個民族都綁架了。」

近幾個月來,為了減少和樓下特務們的衝突,高智晟平時深居簡出,輕易足不出戶,他每天忙於接待訪客、看書、寫文章。他譴責中共當局的文筆越來越犀利和毫不留情,有人喜也有人憂,有的中共官員暗下表示,很多地方官吏都提心吊膽,擔心他什麼時候也會寫到他們的頭上,9日打他的矮胖特務也擔心他又要寫文章「罵」 誰;憂喜摻半的大量國內維權人士和文人在各種壓力下疏遠了高智晟,更有名人撰文說他激進、不平和,甚至還有人說他將特務數目從兩三人誇張到巨大;而他文中提到的當事人、眾多長期上訪的訪民、堅定的憎惡並認準中共是邪惡的人、中共體制內眾多暗暗聲援他的官員則感到高興,認為民族有了這樣不畏暴政敢講真話的人是「民族有望」……。

有人孤立排斥高智晟 也有人敬佩高智晟

在陳光誠被捕後,在北京有100多法學界人士、維權人士和人權人士等人參加的會議上,有人公開提出排除高智晟參與陳光誠案。

在國內外長期參與民主活動和維權活動的人士中,有多人譏笑「高智晟在國內沒有人理他」,還有人排斥高智晟前行臨沂參與陳光誠案……。

高智晟在7月14日對記者說道:雖然有人極力的排除我,我還是拚命的以我的方式(寫文章等)發出了對陳光誠案件的呼籲。

在中共體系內,高智晟得到許多人士的敬佩。在記者的採訪中,一些任重要官職的中共官員表示他們都很關注高智晟。而且在記者採訪高智晟時,就有中共官員介紹的人打電話給高智晟希望得到咨詢和幫助。高智晟表示中共官員暗暗指點訪民或在法律上走投無路的人去找他,其中就包括「黨的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簡稱中紀委)的官員。

為什麼要孤立排斥高智晟?

排斥高智晟的理由大致是「他為法輪功呼籲」、「搞政治」、「步調不一致」等。

高智晟:到現在為止,還不斷的有人勸說我要和法輪功保持距離。和大家步調一致,不要老是讓人感到你總是為法輪功說話。

最近,像孤立法輪功一樣的孤立我,不但不准我參與,還不准西安的張鑒康參與,眼下之意就是誰替法輪功說話,就在中國不能給他任何空間,這和中共的惡劣心態是一模一樣的。而事實上,他們哪來的這樣的權利呢?這還是一些維權人士呢!他們有時碰到我時還說,你和焦國標在國內的空間是很小的。我從來不和他們爭。

包括美國和加拿大的朋友都聽到這樣的傳聞,說我在國內是很孤獨的,國內很多知識分子都沒有人理他。我們感到悲哀的是一些人把我的孤獨當做快樂,嚴格的意義上講,高智晟的孤獨恰恰是今天的中國知識分子的悲哀和恥辱。

為什麼不能為法輪功呼籲?中共體制下維權的心照不宣的底線

高智晟:是因為中共在排斥法輪功,中共從肉體上、精神上在消滅法輪功。由於中共這麼多年來的歇斯底里不但沒有做到這一點,反而帶來了讓它精神深處恐怖的結果,導致它在對待法輪功上的一種賭徒的心態,它對象鄭恩寵這樣出獄的人的第一句話就是「出去了絕不允許跟法輪功說話」,它對國內很多專家學者軟禁的時候,無一例外的都要提到這一點,就是 「在法輪功問題上我們絕不做出任何讓步,就是絕不允許你們提出法輪功問題。」

如果你鎮壓法輪功是正當的、是合法的,你有什麼必要做這樣的強調?就是今天的排斥法輪功,排斥高智晟,他仍然是一種向中共獻諂媚的技術。今天整個民族的精神墮落以及許許多多人(包括法輪功學員)的苦難過程不是這樣心態和這樣精神的結果嗎?他們今天忍受的恐懼和不能挺起腰桿做人,不是這樣的心態和這樣的獻媚的結果嗎。不是因為他們了解法輪功,更不是因為法輪功實行了什麼行為,而使它們排斥法輪功,從來都是因為中共排斥法輪功。

對眼前利益的計算,是中國人自視聰明的一種狀態,他們仍然看到中共今天的張牙舞爪,感覺到中共仍然是不可一世。我們應當強調清楚,我並不是因為了解了法輪功本身如何去關注他們的,我們從來都是關注的作為一個中國人的群體,他受到了法律和道義上的不公正待遇,我們採取關注的。至於說我們後來對法輪功的一些精神狀態的肯定和讚譽,那是因為我們在這樣的關注過程中了解了他們,而不是因為我了解了他們才去關注他們。不論是中國知識分子遭到了打壓,還是上訪的人遭到了打壓,我都會毫不猶豫的站到他們的一邊,這是我的做人。

現在的一些人他巧妙的給你扣了一個帽子說「他替法輪功說話」,我就對他們說,你不要管他替誰說話,要看他說的話對不對,是否符合人類的道德,符合人性的一般常識,一般良心。你就用人類普世的判斷標準看看我說的對不對。

還有一些國內文人根據他們對常情的理解,說跟蹤我的兩三個人被我擴大到很多人。其實很多人都目睹過跟蹤我的特務車輛。比如去年參加和北京獨立筆會人士的會面時,大家都看到9輛特務車的跟蹤,我每次去方舟教會時的跟蹤車輛也都不少於5輛。

8月1日到高家來訪的北京律師就看到樓下有10名特務,三名在樓下,7名在西頭70米外坐著。1日中午,高智晟和法律界朋友在附近飯店吃飯時,特務時不時的到窗口前窺探一下室內。

高智晟辟「組織大型山東法會」的謠傳

7月26日,高智晟:一些大法弟子打電話問我說,他們山東沂南有流傳,問我是不是準備要在他們那裏組織一個大型的法會。哎呀,我就感覺到這些造謠的人永遠比我們能想像的還卑劣。

我有什麼資格組織法會?我尚且不是法輪功的修煉者!這非常的荒唐,這又是中共特務造的謠。而且說要舉行一個大型法會,還說要在會上公開的鼓動法輪功學員出來和共產黨斗。

今天的法輪功弟子還需要你鼓動他出來和共產黨斗嗎?共產黨的野蠻和行為不是已經徹底教育提醒他們了嗎。而且我在多種場合都講過,中共對這個群體7年來的打壓證實,在中共歷史上從來就沒有這麼一個打不垮、而且不為利益所動的一個群體,還需要有人去動員他們嗎?基本的邏輯常識都沒有。

說到這裏,高智晟笑了起來:包括臺灣的大法弟子都聽到這個消息也打電話問我,我覺得中共是煞費心機啊,我這種身份一組織法會,中共特務去一群。我說除非我已經和中共取得了默契,讓他們再大規模的抓捕大法弟子,默契的配合他們,要不然我舉行這樣荒唐的法會幹什麼?

走過特務各種騷擾和暗害

高智晟曾撰文寫道:特務說,最近這種跟蹤和騷擾方式是高層召集醫學、心理學、生理學等各類專家,在對高律師的個性、健康狀況等綜合情況精心研究的基礎上制定出的方案。專家們說,如果這套跟蹤方案能夠得到認真的執行,不出半年,就能讓高律師得上一種致命的病,也可以讓他的全家精神崩潰。

在特務騷擾進行到第八個月後,高智晟仍然沒有任何病狀和精神不正常,他仍不斷的大量撰文發表,甚至還奔赴沂南聲援陳光誠案。高智晟健康而活躍!

21日凌晨,他從陳光誠的家鄉返回北京住居後,繼續寫文章並接受各地的世界媒體採訪。

但從7月24起,高智晟、夫人等三人同時呈現了「重感冒」症狀,「我也不知道怎麼了,身子象麵條一樣,一天睡十幾個小時的覺也困的不行。」高智晟在24日說:「我任何藥也沒有吃,渾身乏力,痛得不得了。經常給我們打匿名電話的那位老兄啊打電話給耿和說,他說,『有人在你們家周圍按了一種東西,它這種東西時間長了,能讓你們全家人都渾身乏力,就像重感冒一樣,一點勁兒都沒有。我不太相信這些事情。不過,像羅幹這些貨色他要是背著幹,你也沒有辦法。」

如同證實般「這種東西」的應用,患重感冒的三人住的是特務車輛停留側的房間,而他們睡在特務車輛相反方向房間的女兒卻沒有患上重感冒。

手機的電磁波輻射可以干擾飛機、醫院的電子系統,可以讓心臟起搏器不能正常工作,已是眾所周知的現象,還有研究表明,這種輻射即使是微量的,但仍可以導致不孕、心臟機能減退等。

而如果這種電磁波大到一定程度,對人體的傷害又能到何種程度呢?最近,前公安線人陳沅森在大紀元系列發表的《一個原中共線人的懺悔》中談及中共的「非致命電磁波空間武器」可以導致「頭痛頭暈,心慌耳鳴,食欲不振,肌肉痙攣,手足發麻,皮膚受襲部位出現密密麻麻的紅色疹子……長期受電磁波襲擊,可能導致皮膚癌、血癌……」,在海外的陳沅森訴說自己長期遭到中共海外特務的「非致命電磁波空間武器」的襲擊,他們「乘目標人不備、暗中對其發射某種無線傳輸的有害電磁波」。

另外,也有人撰文揭露過中共從事這方面電磁波輻射對人體傷害的研究並使用這方面的技術。

在我的採訪當中,碰到十多位堅持訴說他們遭過截訪和地方政府官員的下毒、煤氣毒殺、電磁波干擾的追殺,如大連訪民關春榮訴說經常遭到煤氣熏殺,一次,當維權人士孫小弟攙扶關春榮走出房間時,他和其他訪民也感到了頭暈、目眩、噁心、四肢無力等症狀;一位民間女醫生說當地官員給她下毒;一位逃亡到香港的人曾透露他長期遭到到電磁波的攻擊,思維被控制等。

這些人的經歷聽起來令人匪夷所思,許多人認為他們是否有精神病,陳沅森也表示自己被說成「精神病」。

但「沒有它們做不到的邪惡,只有我們想不到的邪惡」為對象抗爭的高智晟表示,自己已是全身心的信神、將一切托付給了神,神在看護著一切,「心中充滿了勇氣」。

信神的高智晟家的「重感冒」症狀在7月29日消失了,7月30日,發生了五六名特務毆打高智晟、而且險些致命的案件。

7月30日 特務致命的毆打擊殺

30日,五六名特務群毆抗議騷擾居民的高智晟,高智晟一直沒有還手。毆打中,特務狠下毒手,其中的一次重踢、兩次砸地磚都幾乎可以致命。

特務踢向高智晟襠部的飛腳被他的鑰匙擋住,高智晟說:「他們一腳踢得非常嚴重,結果一下子踢到我的鑰匙上,那麼厚的鑰匙都給踢彎了,我侄子來說,這一腳要是沒有鑰匙給你擋住的話,腿都給你踢斷。」除去遍體鱗傷外,他的腿上腫起了個饅頭大的包。

特務的兩次地磚襲擊,一次被高智晟側身躲過,肘上的肉被削去了一塊,「如果我被擊中,胳膊就是粉碎性的骨折,肋骨被打斷。」另一次是夫人耿和用身體擋住特務對著高智晟的頭舉起的地磚。

在神助天佑的冥冥中,高智晟再次躲過了中共的又一次毒手。

慰問聲援電話和探望絡繹不絕

7 月31日以來,從世界各地給高智晟打來了許多慰問和支持的電話。31日,充了一夜電的手機在中午過後不久被用光了電。8月1日,在記者上午採訪時,也不時的有電話打進來。北大老師、農業大學和科技大學都有大學生打來電話聲援高智晟。許多海外朋友通過中國的朋友轉來他們的問候,因為高律師公開的小靈通電話(010-81990759)他們打不進來。

高智晟表示近日來他接到的電話特別多,創下了新紀錄。在8月1日當天,有11位北京有名的律師到高家來訪,此外,還有兩名大學老師、朋友、訪民等人來訪。高律師向大家表示感謝,他對記者說:我們盛情難卻,你說不讓來吧,大多是到了我們家樓下才給我打電話。

8月1日,北京法律界的朋友對高智晟表示:前些日子大家瞻前顧後,但你在家裡寫你的東西你就寫。可是他們打你就是越過了一個底線,就是高律師即便作為我們的一個朋友,你這樣打也是我們不能容忍的,所以我們就要來看看。

不危險嗎?高智晟:因為我們選擇了和世界上最殘暴的群體在進行抗爭

8月1日,高智晟說:我覺得這樣的過程在(夫人)耿和的眼前發生感到心裡有些難受,其它的是根本沒有什麼,因為這就是我的工作嗎?因為我們選擇了和世界上最殘暴的群體在進行抗爭,我們選擇了在世界上根本不通人性、不講道理的集團去講道理,這肯定是有個過程。

中共它可以製造大量的軟體動物、沒有脊梁骨的來心悅誠服的跟從它,它這樣對待我,用這樣的方法企圖征服人,人類歷史上證明從來沒有成功過。

毫不疑問,這也是它一種絕望的表現。它作為一種體系、系統的任務要摧毀我全家和生存的狀況,八個月之後呢,他們發現這方面他們沒有取得任何進展。比如說這次山東官員問我的經濟狀況,我跟他們開了個玩笑說,我看《三國演義》記得最清楚的一句話就是張飛在桃園三結義的時候,拍著胸脯說「俺頗有家資」,我說我現在仍然可以跟你拍著胸脯說「俺頗有家資」,餓不死。那個官員說如果長期這樣下去怎麼辦?我說你說的前提不存在,因為中共不會長期存在下去。我說得他楞了一下。

我把這看做是神對我們的試煉,需要我們承受苦難,喚醒更多的人。

通知:高智晟律師預定將在8月4日攜帶女兒到姐姐家探親,屆時他將不能使用北京的小靈通電話。



7月9日,高智晟被矮胖特務毆打後拿出相機追拍特務,特務們掩面四逃。



7月9日,高智晟被矮胖特務毆打後拿出相機追拍特務,特務們掩面四逃。



7月9日,高智晟被矮胖特務毆打後拿出相機追拍特務,特務們掩面四逃。



停在高律師家樓下的特務車。

(圖片由高智晟拍攝和提供)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