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準備舉辦奧運?北京打錯了主意!(圖)
 
2006-6-17
 
【人民報消息】《約克夏郡郵報》6月13日刊登了英國約克夏和亨伯地區的保守黨議員、歐盟議會副主席愛德華-麥克蘭-斯考特(Edward McMillan-Scott)發表的一封公開信,信中呼籲世人關注中共政權的陰暗暴行。以下是公開信的全文:

世界杯足球賽正在德國如火如荼地進行,而遠在千里之外的北京也在準備著2008年的奧運會。但是,如果最近幾位曾被中共監禁的受迫害者告訴我的是真實的,文明世界必須擯棄中共!

在窗簾低垂的賓館房間中,與我見面的兩個人告訴了我,中共當局對他們信仰法輪功的殘酷鎮壓,更令人毛骨悚然的是,出售活體器官來牟取暴利.

這兩人,還有陪同的翻譯,隨後都被迅速逮捕,監禁並詢問與我會面時的「犯罪情況」。其中一名法輪功學員仍然失蹤,他恐怕正受著酷刑折磨。

在天安門屠殺十七周年的前幾天,我訪問了北京,調查一項恐怖事件的最新進展:「活體摘取器官」的報告。來自囚犯身上的器官在市場上出售,而現在等待移植的時間僅需幾天。

中國近400家醫院參與了迅速增長的器官移植交易,他們在網上所做的廣告中稱移植一腎臟價格為六萬美元。醫院的工作人員告訴詢問者,:「是法輪功的,所以很質量」。

作為歐盟民主和人權合作組織的創始人,我希望了解為什麼1949年起,中共獨裁會一直控制著這個世界最大的國家。就在昨天它還為輸出軍火問題被國際大赦組織批評,它現在已墮落成了群體滅絕的犯罪集團。

1992年,法輪功,一項新興的佛家氣功,開始在中國廣泛傳播。我在1996年首次訪問北京時,在室外隨處可見法輪功學員們練習這套緩慢的功法並打坐。至1999年在全國已有了一億法輪功練習者。

由於它叫人嚴格自律以及增進健康,法輪功學員們不抽煙、飲酒,並有著嚴格的道德準則,當時的政府是鼓勵人們修煉的。

然而到了1999年,當局擔心法輪功會對政權產生威脅,就開始進行了殘酷的鎮壓,組織者成立以決定鎮壓日期(1999年6月10日)命名的臭名昭著的「610」辦公室。

我已經聽說法輪功學員們被殘酷折磨,在獄中甚至鼓勵其他囚犯對他們進行虐待,但是報告中所說的活體摘除器官,因他們健康的身體帶來的恐怖後果,使我來到了中國。

在賓館中坐在我面前的是52歲的牛金平和他兩歲大的女兒。牛曾被判刑兩年,他的妻子仍在監獄中。

他最後一次見他妻子是今年一月。她身上因長期受虐打而布滿淤傷,他們逼迫她放棄法輪功信仰:現在她的耳朵聾了。牛已經絕望了:他的妻子有時被持續虐打20小時。他告訴我在他呆過的監獄中有30名學員被虐待致死。

當鎮壓開始時,牛丟掉了工作,只能賣了房子求生。他為中國新富豪們看車,每月賺約90美元。

那麼法輪功對政府有任何危害或威脅嗎?牛淒涼地說,不。

法輪功沒有組織,也不收費。

作為對鎮壓的反抗,法輪功學員們開始了和平的「真相」傳播,目前已使超過一千萬人退出了共產黨及其附屬組織。志願者們成立了全球性的大紀元時報,以及一家電視臺和廣播電臺。

最近在胡錦濤訪問白宮時,一名大紀元時報的記者向他大聲呼籲。據我所遇到的很多外交官、記者和另一些觀察家稱,不僅是法輪功,還有一些佛教組織,特別是西藏,以及基督教徒和回教徒都受著迫害。。

但我感到悲哀的是,中國的經濟增長(今晚開始BBC2臺主要新聞系列的題目),使這些外交官和訪問者對成千上萬被「行政拘留」的人採取了視而不見的態度。

一位人權律師卻勇敢地發出了聲音,他叫高智晟。他在北京的律師辦公室一直受理著瀕臨絕境的人們的案件,直到今年二月政府對他實施軟禁:他曾為牛金平提供諮詢。

高是一名基督徒,他告訴我,我是七年之中唯一一位接見法輪功學員的政治人物,他同時批評西方政府對整個事件漠不關心。

我會見的另一位學員是36歲的曹東,他與另外七名學員因上天安門抗議而被抓,他告訴了我同樣的故事。他含著眼淚說,他看見了朋友(也是一名法輪功學員)的屍體,上面留著器官摘除後的窟窿。

我剛聽說了秘密警察用萬能鑰匙打開了他的住所,抄走了電腦資料和私人文件。

他們已經持續五天審問了他的室友。這名室友最後只能躲起來。而曹東在這次會見後就失蹤了。

我已經提出要求盡快會晤中共駐歐盟的大使。如果北京認為這是他們準備舉辦奧運會的方法,他們打錯了主意!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