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時候那張照片才能被珍藏起來?(圖)
 
2006-5-3
 



周雪菲:什麼時候那張照片片才能被珍藏起來?

【人民報消息】我在美國的法輪功學員和全世界正義人士的大力營救下,獲得了自由。在我出來後,看到過黃萬青寫的文章,他提到我先生呂朝暉在國際的努力下營救我的事,現在那張印著我頭像的照片PLEASE RESCUE MY WIFE(請幫助營救我的妻子)已被我當作世界的禮物珍藏起來,什麼時候黃萬青才能把他的那張(營救弟弟的照片)珍藏起來呢?──周雪菲

2006年4月30日,曾在中共勞教所遭受酷刑的法輪功學員周雪菲女士參加了在阿拉巴馬州舉行的聲援一千萬退黨集會,她在集會上揭露中共迫害法輪功真相,並呼籲營救仍處在危難中的大陸法輪功學員。

周雪菲在發言中說,她覺的在白宮喊話的王文怡非常幸運,“相對中國大陸邪惡的勞教所而言,她真的是非常幸運。”周雪菲在廣東被非法勞教期間,操場上她們集合的時候,有位法輪功學員已經絕食很多天了,她被警察支使普教(普通勞教,與法輪功學員區分開)拖下樓去,逼著她要出操,那位學員已經沒有力氣了,就坐在地上。當這個隊伍集會的時候,她一下就用了全身力氣站起來喊:“還法輪大法清白!還我師父清白!還我自由!”就在這樣的喊聲中,這位學員被捂上嘴,又被拖上樓去,掙扎中,地上她的拖鞋一隻在前面,一隻在後面。

周雪菲說:“因為勞教所嚴密的封鎖,我至今不知她的名字,這樣的學員很多。2002年 11月-12月,我在105房間吧,就在一樓樓梯口,突然聽見掙扎聲,接著就聽見一聲聲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我聽見這位我連面也沒見過的學員被捂上嘴,當時有不少被非法勞教的法輪功學員已經所謂到期了,因為不“配合”、不“轉化”,又給它們劫持走,推測當時的情況就是到期了又被610劫持。 ”

周雪菲還談到同在現場的黃萬青博士失蹤已經好幾年的弟弟,她說:“我在美國的法輪功學員和全世界正義人士的大力營救下,獲得了自由。在我出來後,看到過黃萬青寫的文章,他提到我先生呂朝暉在國際的努力下營救我的事,現在那張印著我頭像的照片PLEASE RESCUE MY WIFE(請幫助營救我的妻子)已被我當作世界的禮物珍藏起來,什麼時候黃萬青才能把他的那張(營救弟弟的照片)珍藏起來呢?”

周雪菲在發言的最後表示:“去年10月,我們在田納西州聲援了500萬退黨,嗯,現在是4月份吧,半年時間,才6個月吧,一千萬退黨,明眼人都知道咋回事,不得人心的東西是不能長久的。 ”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