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峽變成鬼峽 大壩封頂 移民自殺(多圖)
 
2006-5-22
 

衛星拍攝的三峽大壩。(Getty Images)
【人民報消息】(人民報記者張毅荃5月22日報導)有工程,貪官才可以發財,三峽大壩投入了天文數字的資金,養肥了許許多多貪官,卻害苦了140萬老百姓,對生態環境造成巨大的破壞無法估計。無論移民們怎樣悲痛的哭聲,世界各國環境保護者的嚴重警告,以及經濟學家如何提出質疑,中共充耳不聞,經過11年多的施工後,在5月20日下午2時灌注最後一倉混凝土後正式封頂,標誌著這個世界上最高的大壩正式建成。但是在中共獨裁政權強壓下、掩蓋了15年的諸多問題,包括水污染、淤積堵塞、流行傳染病的傳播、移民生存等,隨整體工程完成而爆發出來。專家預言這類問題會愈來愈多,因此,三峽大壩被英國稱之為「有毒的定時炸彈」,在德國被虐為鬼峽。

三峽大壩建工11年,中共公布的投入資金至少140億英鎊。但外國專家估計,實際花費要高於這個數字四倍多。巨大的工程資金和移民資金,導致大量腐敗貪污事件,養肥了無數貪官,害苦了失去了肥沃的耕田和家園的移民。大部分移民連合理補償也沒有得到。

中共除了宣傳三峽大壩是全世界最大的水利工程外,三峽工程創造的最大的移民紀錄,也在黨喉舌媒體上廣為宣傳。中共承認三峽大壩使140萬當地居民離鄉背井,失去祖先流傳下來的家園和耕田。但中共仍然把百萬人口的離鄉背井當作政績宣傳,2002年,中央電視臺評選「感動中國」年度人物,百萬三峽移民獲得特別大獎,表揚移民為黨的利益犧牲個人利益。然而,140萬移民不能只憑空洞無物的口頭表揚就可以不用吃飯也能活。事實上,三峽移民的溫飽和生存,中共根本就沒有在意過。有三峽移民向外界反映他們當中有人被貧困生活所逼上吊自殺。


重慶萬州的一對夫妻,居住在175米的移民線
以下,面對背井離鄉的生活不知路在何方。
(Getty Images)
當移民們親眼看著祖祖輩輩生養不息的土地在爆破聲中摧毀,江水慢慢上升淹沒家園,許多人陷入在悲憤的絕望中,流著淚,掩著臉,一步一回頭,被迫離開家鄉。至少有8,000個古老城鎮永遠的被淹沒在400英哩的水庫裡。更可怕的是1610家工廠泄漏的毒物、污染物、加油站和碎物等進入水中。被淹沒的工廠改變了河流的生態:魚都死絕,漁民絕望的放棄捕魚,轉為當煤炭搬運工。

三峽巨額的移民資金、移民專用款項被挪用,移民的補償款經層層克扣,到移民手中已所剩無幾,使得必須被強制遷移的居民的權益受到嚴重影響,許多人在得不到合理補償卻又無法得知拆遷經費的使用情形的情況下,不滿情緒日益加深。

在三峽大壩的建造過程中,沿水路的每座棧橋都有官方腐敗的故事,其中當局拒絕補償,強占物產,暴徒搗毀房屋,虛假承諾安置新家,甚至於準備好保安部隊的警棒和子彈來對付民眾的抗議。

中共當局只管把老百姓趕走,不管老百姓搬遷後活不活的下去。140萬移民被安置到全國各地,有很大一部分移民甚至被安置在環境污染嚴重的地區,那裏的土地連草都長不出來,水不能喝,喝了人就中毒。而移民的補助費用卻被貪官層層私分,到了移民手裡所剩只有每月50元(不到7美元),更多的移民連這一點點補助都拿不到。許多移民被逼的無路可走,上訪、維權、抗爭連續不斷。

大約在一個半月前,在長江和大寧江的匯合處30萬人口的巫山市,又發生數百農民集合在一個大廣場抗議當局斷絕他們的活路。當局立即採取行動。數百警察團團圍住農民,使用警棒和槍靶攻擊他們,嚴重傷害了許多人。其他一些人逃脫了。次日中共派來重慶的「政治工作隊」立刻命令每條船停留在港口,強迫檢查任何來到巫山的人們的身份。移民們就結束了這次抗議。

一位女移民說:「在被迫離開土地後,我們設法建立新企業。但必須在三年中移動10次,當局的補償不夠安置一個家」。

就在三峽封頂不久前的4月上旬,重慶巫山縣龍江村三峽移民因生活難以維系,到縣政府集體上訪,卻被便衣警察抓到派出所遭毆打,有的村民被打的在地上滾來滾去。共有6人受傷住院,兩人傷重。而官方事後既沒道歉,也沒懲兇,僅承擔了醫藥費和傷者及看護者每天五十元的生活費,同時,將整個巫山縣移民的每月生活費增加了30元。一位村民說,中共喉舌媒體經常報導中共對移民生活無微不至的關懷,實際情況與此大相徑庭。村民說,農民並非想多要錢發財,而是現在實在無法生活了。4月10日(星期一),巫山縣官員向龍江村移民表示,將會調查移民的生活困難;但同時聲稱,因經費不足,無法解決村民急需的公路交通。

5月20日三峽封頂,當地居民得知有外國記者要來大壩區採訪時,他們不約而同對來自各地的媒體舉起了「懲罰腐敗官員」以及「還給我們生存空間」的標語,希望媒體把他們的聲音傳出去,希望他們的聲音能夠引起外界的關注。但是,很快這些村民就被警察逮捕,監禁數個小時,標語橫幅被撕得粉碎。

移民黎小姐對亞洲自由電臺說:「我們自己該得到的全部沒有得到。房子沒得住,現在都是自己租的;田也沒有了,打工沒人要,這裏沒有工廠企業。以前地保50塊錢,鬧過了加了30,一個月80塊錢怎麼生活。我們飯都沒的吃,學生上學全部要貸款。」

記者:「是所有人這樣,還是一部份人?」

移民黎小姐:「基本上所有人都是這樣的。想請你們幫幫我們,老百姓真得很慘的,沒飯吃,有些餓死了,有的沒飯吃用鐵絲把自己吊死了。有苦沒地方說!沒地方去講!」

在三峽庫區,目前還有一些人還不願意搬走,因為中共當局根本沒有安置和賠償。

一位三峽大壩移民說:「在具體生活上現在還沒法解決,農民只要生活一解決就行了呀!現在還有些沒搬,沒補他的房子,政府的安置房還沒蓋起來呢;也沒補他的錢,不補他就不搬呀!」

十多年來,已經被迫搬遷到十多個省份的三峽移民通過各種辦法向上反映貪官私吞移民資金,但問題並沒有得到解決,揭露黑暗的移民還遭到無情報復。一些移民於是想盡辦法偷跑到北京上訪,結果不但沒有任何作用,反而引來更加血腥的暴力迫害。三峽移民們除了傷心,就是絕望,對中共流氓政權不再抱有希望。

高智晟說:「越來越多、越來越隨心所欲的血腥暴力,表明中共內部反文明勢力對自己未來的徹底絕望、對自己今日的毫無自信!越來越多、越來越隨心所欲的血腥暴力,只能帶來施暴者的迅速滅亡!而不是它們所期望的東西。」

中共所幹的,就是在迅速走向滅亡。


「樹有根,根在泥巴裡頭;人也有根,根在心窩裡面。保存著老家的
門牌號,帶上蔬菜種子、石磨,百萬移民帶著悲傷離開了故土。(RMB)



峽江滔滔,青山隱隱,離開肥沃的土地,新家在瘠薄的山梁臺地
上;帶著家鄉的泥土、山峽石,遠赴十幾個省市。祖祖輩輩居住
的家園,魂縈夢牽的船歌帆影,這是怎樣的一種離別!(RMB)



依依不捨,回過頭,讓我再看一眼越來越遠的家園。(RMB)



重慶大昌古鎮年老的居民守著拆毀的家園。(Getty Images)



重慶大昌古鎮蹲在毀壞家園土堆上的男子。(Getty Images)



重慶大昌古鎮坐在岸邊等待船只搬家的女孩。(Getty Images)



重慶大昌古鎮,家被毀了卻得不到補償,老人不肯離開家園。這是
他在毀壞的住宅旁曬農作物。(Getty Images)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