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晤士時報:三峽大壩沖走古老中國 (圖)
 
2006-5-23
 
【人民報消息】在三峽大壩的設計和建築過程中,無論從被迫遷移的人們傳來如何悲痛的哭聲, 環境保護者如何嚴重警告,以及經濟學家們如何質疑,但中共當局仍然一意孤行,建築大壩直到竣工,並且在長江上游還將建築更多的水壩。

當5月20日下午2時簡單地慶祝完成三峽大壩工程的最後部分時,當局向1000多名“犧牲”在修造三峽大壩中的無名工作者表示敬意,這是官方媒體第一次公開承認該工程工作者的意外死亡。

當局昨天的報告也承認,130萬人失去祖先的家園,當他們親眼目睹爆破隊催毀建築物,許多人陷入在悲憤的絕望中。隨著水位上升,江水淹沒了他們的家園,人們只有選擇離開家鄉。

在三峽大壩的建造過程中,沿水路的每座棧橋都有官方腐敗的故事,其中當局拒絕補償,強占物產,暴徒搗毀房屋,虛假承諾安置新家,甚至於準備好保安部隊的警棒和子彈以防人們抗議。

最後的一次抗議似乎爆發在大約六個星期前,在長江和大寧(Daning)江的匯合處,30萬人口的巫山市(Wushan),數百農民集合在一個大廣場。一位目擊者說:“我們被騙了”, 這裏隱去她的姓名以免遭到報復。她說:“在被迫離開土地後,我們設法建立新企業。但必須在三年中移動10次,當局的補償不夠安置一個家”。

隨著街道上的人們的憤怒爆發,當局立即採取行動。三位證人說,數百個警察團團圍住農民,使用警棒和槍把攻擊他們, 嚴重傷害了許多人。其他一些人逃脫了。

次日地方當局派來重慶的“調查組”。他們立刻命令每條船停留在港口, 強迫檢查任何來到巫山的人們的身份。結束了這次抗議。

船員說,“沒有人是愉快的”, “但他們能做什麼?”無論遷移者傳來怎樣悲痛的哭聲, 環境保護者如何嚴重警告, 以及經濟學家如何懷疑, 但事實在於水壩已經建成。

人們現在看到的最大“好處”是,當局通過這個水壩產生了不少的“成功者”,他們能輕易的壓制來自農民、漁民和老人們的強烈反對。

根據官方新華社報導,這個項目已花費了至少140億英鎊。但外國專家估計,實際花費要高於這個數字四倍多。

除了龐大的人口“拆遷”計劃外, 至少8,000個古老城鎮永遠的被淹沒在400英哩的水庫裏。

而且, 如今1610家工廠泄漏的毒物、污染物和碎物進入水中。被淹沒的工廠可能改變了河流的生態: 漁民絕望的放棄捕魚,轉為當煤炭搬運工。

因為水位在今後幾星期無情的上升, 它將標記著位於巫山附近南林(Nanling) 村莊已有450年的龔氏(Gong)家園的毀滅。

77歲的龔完清(音,Gong Wanqing)和他的75歲的妻子激動的顫栗著, 當他們看到泥濘的棕色河流漸漸通過他們的田野邊緣。老人說,“我們的新房已準備好”,但“我們不想去”。

一位在拆毀的混凝土建築物外幹活的工人解釋說:“我們中的一半人現在搬到那裏”, 他指向所謂新的達昌, 在懸崖峭壁上閃爍在陽光下的白色住宅區,“剩下的人去了全國各地”。

在大寧江上的一條支流邊上, 人們正經歷著達昌(Dachang)的毀滅過程, 由於中共當局法令,一個古老城鎮將變為廢墟, 今年夏天將被淹沒在水下。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