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紀元特稿:莫給中共可以肆意犯罪的暗示 (圖)
 
2006-5-18
 
【人民報消息】五月十八日,大紀元記者王文怡將在美國首都華盛頓聯邦法庭出庭,就有關「恐嚇、脅迫、驚嚇或騷擾外國官員」的起訴案是否成立進行法律辯論,作為王文怡當時所代表的新聞媒體,大紀元認為有必要公開表明我們對這一事件的態度。

雖然,王文怡四月二十日上午在美國白宮南花園的行動和喊話內容是她的個人行為。但是,我們認為,王文怡事件的發生,有其深刻的背景。在過去接近七年以來,中國共產黨政府對法輪功群體的鎮壓,以及近年來中國共產黨政府對其他弱勢群體和異議群體的暴力行為,特別是最近報導出來的關於中共各省市勞教所發生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是白宮喊話事件發生的重要背景和原因。

同時,國際社會七年來還沒有形成對中共大規模迫害法輪功學員罪惡的嚴厲制裁的環境,甚至出現回避中國勞教所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罪惡的現象,這是白宮喊話發生的另一因素。

王文怡女士在白宮喊話前夕,有一段特別經歷。

她負責報導和分析中國各大勞教所發生的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並接觸到大量關於中國存在法輪功學員活體器官庫的舉報和電話錄音。曾經是病理醫生的她,清楚意識到要突破中共對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罪惡的掩蓋,必需讓國際知道真相,才能有效阻止這場人類歷史上發生的對善良民眾的最大規模的滅絕。

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犯罪正挑戰國際社會的道德底線和人類的基本尊嚴。

基於這樣的觀點,我們認為,美國政府若對王文怡女士施以恐嚇、脅迫、驚嚇或騷擾外國官員罪名的起訴並不恰當。這正如被施暴者深夜高聲求救以至高聲呵斥施暴者,並不能構成擾亂社會秩序罪一樣。這種清楚而且顯而易見的道理,從四月二十日以來,眾多的西方和中國的有識之士,包括法律專家和媒體工作者都已經作了充分的表達。

我們理解美國政府在處理複雜國家事務的時候,需要平衡多方面的因素,我們也理解,或許在美國政府所面對的急務中,中國的人權狀況並非首要項目。但我們認為,再重要的國家事務,也不應該基於破壞自由、民主和人權等基本的美國價值的基礎之上,同樣的,美國和國際社會也不應該因為短期的經濟、政治目標,而讓世界上的獨裁者和專制政府們, 得到可以在自己權力範圍內肆意橫行的暗示。

我們認為應該撤銷對王文怡的起訴。這是對美國精神的維護,也是對人類尊嚴的捍衛。

和美國一樣,中國是一個大國,中華民族是一個偉大的民族,理應而且必定會在這個地球上扮演重要的角色。由於大紀元大部分工作人員是華人和在海外的華僑,我們衷心希望中國所扮演的角色,是健康、寬容、理性和促進世界和平進步的角色,而不是逆世界潮流、倒行逆施,侵害人類基本尊嚴和價值的角色。這是大紀元一直以來努力不懈,全力支持中國各個異議團體和弱勢群體的原因。

中共不代表中國,更不等於中國。

我們認為,中共邪惡集團必定而且已經正在退出中國的歷史舞臺。中國政府的各級領導人,以及所有的中國人,都應該認真反省上個世紀以來共產主義運動在中國造成的慘烈悲劇,進而拋棄那個既不符合中國傳統,同時也違背世界潮流的反人類的專制集權,真正實現中國社會的社會和解,使中國為人類的文明進步作出正面的貢獻。

大紀元新聞集團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