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法輪功事件的再度思考
 
——──寫在法輪大法傳世十四周年
 
作者:章天亮
 
2006-5-13
 
【人民報消息】2006年5月13日是法輪功傳世十四周年的紀念日。這十四年的歷程可以分為兩個階段,即1992年5月13日至1999年4月25日這七年的洪傳階段,和之後的七年迫害與反迫害階段。無論一個人對法輪功持何種態度,有一點可以肯定:法輪功已經對世界產生了重大而深遠的影響。這種影響正越來越清晰地展現在世人面前。

2004年3月,我曾經應伍凡先生的邀請參加了一個有關法輪功問題的辯論會,當時的發言整理成了“對法輪功事件的一點反思”系列文章。如今又過去兩年,法輪功弟子的反迫害也有了許多新的進展和現象,這裏再提出一點淺見,供拋磚引玉之用。

一、反迫害重在結果,但更重在過程

自被迫害開始,法輪功學員們就開始了以各種方式反迫害的過程。我們在大陸可以看到的有請願、打橫幅、撒傳單和光盤、法律訴訟、面對面講真象、絕食、電視插播等,海外的學員則辦網站、報紙、電臺、電視臺、文藝演出,打電話、發傳真、發郵件、郵寄真相資料到大陸,開發突破網絡封鎖的軟件,舉辦研討會、集會、遊行,聯絡媒體、政要,起訴首惡分子等等。

儘管反迫害的方式多種多樣,但卻有一個共同的特點——用非暴力的方式去“講真象 ”。

法輪功在海外多年的努力是希望把中共的罪行曝光於天下,其中最走捷徑的辦法莫過於媒體的報導與關注。對於中國大陸的媒體我們無法報任何希望,因其僅僅是中共惡黨的喉舌而已。而對於海外這些自由社會的自由媒體來說,一旦曝光中共罪惡,則中共將立即面臨國際上的全面圍堵與制裁,這種力度會遠遠超過當年“六四”後的制裁力度。

遺憾的是,海外許多大媒體在法輪功的問題上似乎商量好了一樣的“自律”。儘管迫害的情況偶爾見諸報端,但對於迫害程度的挖掘則流於極淺的泛泛而談。其殘酷性仍然不為民眾所知。這種現象的原因與Google, Yahoo, Cisco和Microsoft等公司的屈膝取悅中共差相彷彿。

然而與各大公司不同的是,媒體必須對突發事件做出報導和反應。因此製造突發事件實為吸引媒體關注的捷徑。在國內,數千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也沒有放棄信仰,足以說明他們看信仰重於生命;在海外,如果法輪功學員採取大規模輕微違法(如故意阻塞交通)的方式,則無疑會令他們的名字與經歷迅速經媒體傳播而家喻戶曉。事實上,一些並不修煉的朋友曾多次向法輪功提出過類似的建議。

我們毫不懷疑法輪功學員捍衛自己信仰的決心,一件事情再苦再難,只要能夠對結束迫害有所幫助,他們都會去做。然而在另一方面,我卻認為法輪功方面絕無接受上述建議的可能,其原因在於法輪功不但在意迫害是否結束,而且更在意迫害是如何結束的。

二、結束迫害的其它方法

結束迫害的方式不止一種。事實上,中共在鎮壓難以為繼的窮途末路中曾經多次討論過給法輪功“平反”的問題,江澤民本人也提出這次“平反”應該仿照文革的處理方式走──殺一批警察來平息民憤。在2004年9月至11月間,這種討論似乎很快就要付諸行動了。法輪大法最重要的網站“明慧網”至今仍然保留著當時法輪功學員之間的一些討論文章。從中我讀到的信息是:“平反”本身是一件好事,但是這場功德只能歸於主持平反者個人,而非共產黨。具體內容請參見2004年 11月4日的明慧評論“放下常人心不受常人社會形勢變動影響”。

如果法輪功以結束迫害為唯一目的,那麼接受中共“平反”目的即可達到。然而我們看到的是,2004年11月18日,有法輪功學員參與主辦的平面媒體“大紀元時報” 開始刊發《九評共產黨》系列社論,系統揭露中共的邪教本質。

《九評之九》提到“也許有一天,中共會給‘六四’平反,會給‘法輪功’平反。但是,這些都只是中共在走投無路時茍延殘喘的流氓手段而已,它不會有反思自己、清算自己罪行的勇氣。”而《九評之七》是這樣結尾的“時至今日,中共由於血債累累,已無善解的出路,而又依靠高壓與專制維持到它生存的最後一刻。即使有時採用‘ 殺人,平反’的模式來迷惑一下,但其嗜血的本質從來沒有變過,將來就更不可能改變。”

《九評》系列成了中共的判決書,並引發了“退黨退團退隊”的“三退”運動,迄今累計超過一千萬人成為“三退”的先行者。

《九評》發表後,“平反”的傳聞就立刻銷聲匿跡了。

現今,無論在中國大陸還是海外,法輪功修煉者是傳播“九評”推動“三退”的一支極為重要的力量。在今年2月洛杉磯召開的法輪功心得交流會上,創始人李洪志大師表示,傳播九評,也是要揭露和結束中共惡黨對法輪功的迫害,而且迫害不停止,這方面就要一直做下去,直到中共解體。(見大紀元時報2月26日報導“法輪功洛城交流李洪志先生蒞臨講法”)

由此可以看出,法輪功雖然努力制止迫害,但卻決不意味著為了這個目的可以不擇手段。他們要選擇的是一條堂堂正正的路。故此明慧的評論文章中說:“制止迫害並不是我們反迫害、講真象的最終目地;對‘平反’來說,既要制止迫害,又要歸正人間這層理——善惡有報,法辦一切兇手;揚善抑惡,鼓勵世人正面認識真善忍和法輪功 ——‘平反’才有實際意義。”

三、法輪功這麼做帶給了我們什麼

世界上從來沒有一個政權如中共這般殘暴和偽善。它可以把最好聽的話說盡,又同時把最邪惡的事做絕。在這個自由被窒息的社會中,面臨著最殘忍的酷刑折磨,面對著自由社會杯水車薪的關注,面對著中共各種分化瓦解和利誘,面對著中共在經濟上的全面圍堵,面對著整個高度協調的國家機器的鎮壓,從物質力量的對比上,法輪功看似弱到極處;而在精神領域的對比,中共從不敢與法輪功論辯、從不敢公開回應《九評》、高官們從不敢應對法輪功的法律訴訟,中共也心虛到了極處。

因此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與法輪功的反迫害形成了一個絕對不對稱的較量。法輪功一旦反迫害成功(我們毫不懷疑這一天的到來僅僅是個時間問題),則將證明:面對物質力量占盡優勢的邪惡,道義的一方不但將獲得最終的勝利,而且可以走出一條沒有妥協、沒有詭詐、沒有權謀,光明磊落、正氣浩然的完美的和平抗暴之路。而支持法輪功走完這條道路的只有信仰的力量、真理的力量。

僅從一個很淺的層次上講,這條道路的完美之處還在於:社會公義得以沒有任何折扣的申張,行善者贏得光明的未來;作惡者面對正義的審判。也正因為結果的公平性和正義性,無論是行善者還是作惡者,都將心服口服。

歷史的這一頁翻過去,沒有留下任何缺憾。

我深信未來不會有比中共更加邪惡的政權,也不會有團體比法輪功當初的處境更加嚴峻,因此法輪功的道路就值得千秋萬代的人傳頌和效仿。無論發生什麼,只要人能夠堅守真理並堅定的走法輪功開創的道路,就會有雲開月明的時候。這條和平之路將我們引領至真正的公平與正義,山川重秀,天地再清。

法輪功選擇的路是艱難的,但卻是一條最正的路。他帶給我們民族乃至人類的將遠遠不止是其結果——即中共邪惡集團的解體,中華民族籍信仰、道德和文化的重建而走向新生;更重要的是他給我們開創的道路將永載史冊,萬古傳揚。

 
分享:
 
文章二維碼: